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翘卷的睫毛微微一颤,若水月轻笑着看向慕容拓灭。“我的个性你应该是知道的。”

    闻言,慕容拓灭不语,只是蹙了蹙眉,冰冷的看了眼倪倩儿便缓缓的转过了身。她的个性他又何止知道那么简单。

    慕容拓灭前脚刚转过身,若水月随之就变了脸。飞起一脚就狠狠的踹向了倪倩儿,顷刻间倪倩儿就被若水月给踹倒在地。

    “啊!”吃疼的呻吟一声后,倪倩儿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向若水月。似乎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她居然敢在慕容拓灭面前真对她动手。

    冲倪倩儿轻蔑一笑后,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意味深长的朝清月和白月看了眼。

    只是一眼,清月和白月顿时就明白了若水月的意思。没有片刻的迟疑,两人上前对着地上的倪倩儿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啊,啊!”一时间倪倩儿凄凉的惨叫声在头顶上空久久盘旋。

    对于此时发生的一切,慕容拓灭完全的当没看见,不知道。而慕容水遥则是一脸淡漠的看着好戏。毕竟以若水月真正的手段来说,这些可都算轻的了。她曾经可亲眼看见过若水月因为别人诬陷她,她便直接斩断了别人的四肢。当时那画面之血腥,之残忍。

    两刻钟后,若水月这才终于喊停。

    看着被打的可说是惨不忍睹的倪倩儿,若水月扬扬眉,轻扯着嘴角邪魅的道。“现在你不光可以向慕容拓灭告状了,就算是你对全世界告状,我若水月都不会否认的。因为我的确命人对你动过手了。”

    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倪倩儿并不理会与她,反而忍着浑身的痛慢慢的爬向了慕容拓灭。“呜呜,呜呜,四殿下,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闻言,慕容拓灭的视线这才缓缓的落在了倪倩儿的脸上。

    见慕容拓灭不语,倪倩儿狠狠的抽搐几声后,又再次开口道。“呜呜呜,四殿下,不管怎么说臣妾也是东弥的三王妃啊!可这女人,她,她居然敢当着四殿下你的面对臣妾对手,这说明她根本就没有将我们东弥国放在眼里啊!还请四殿下你。。。厄!”

    倪倩儿的话还未说完,慕容拓灭就在瞬间变了脸,目光凌厉的狠狠剜了她一眼后,直接一脚就将倪倩儿踹飞在地。顿时鲜红的血就从你倪倩儿的嘴里喷了出来,可见他用力之大。

    冷眼看着脚下狼狈不堪的倪倩儿,若水月嘴角一扯,再次邪魅的笑了起来。倪倩儿啊!倪倩儿,看样子你和倪诺儿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看着地上自己喷出的血,倪倩儿顿时就被慕容拓灭给踹懵了。她不懂,不懂这种情况下慕容拓灭为何不但不帮她,居然还对她下毒手,难道他真的可以不在乎东弥国的颜面吗?

    “你这个贱人,你丢了东弥国的脸不说,居然还敢将东弥国扯出来,简直就是在找死。”怒视着倪倩儿,慕容拓灭狠狠的怒骂了一句。

    愣愣的盯着慕容拓灭,倪倩儿似乎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可已经迟了!

    “来人,传令下去,废去倪倩儿王妃封号,将你贬为贱奴。”嫌恶的看了眼倪倩儿,慕容拓灭转过头就门口的侍卫吩咐道。

    在别国,也许王爷没有权利,甚至于没有资格废除王妃的册封。可偏偏在他们东弥,他慕容拓灭就有这个权利,更有这个本事。

    慕容拓灭的话一落,倪倩儿顿时整个人就难以置信的瘫了下去。贱奴?贱奴?怎么会这样?虽然在东弥国她过的并不好,可正因为王妃的身份起码她的日子还不算太难过。可现在。。。似乎这一刻她已能想象的出,待再次回到东弥后,她的日子将会有多么的凄惨。

    “给本王将她拖下去。”现在慕容拓灭是不愿意再多看她一眼了。

    “属下遵命。”恭敬地应了声,侍卫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不顾倪倩儿此时的身体状况,直接拖着她就退了下去。

    直到倪倩儿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若水月这才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既然人我已经给你送回来了,那我也该走的。”说完,若水月转身就欲离开。

    然而就在她即将与慕容拓灭擦肩而过的时候,慕容拓灭就突然伸手抓住了她。“和我谈谈。”

    看了眼被他抓住的手,又看了看他一脸认真的摸样,若水月冷冷笑着一把甩开他的手。“你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吗?”

    “难道我们之间就真的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吗?”紧了紧眉,慕容拓灭反问了一句。

    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若水月冷冷的问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闻言,慕容拓灭并没有急着回答若水月的话,只是意味深长的转过头冲一旁的慕容水遥使了个眼色。

    接到暗示的慕容水遥有些为难的看了眼若水月后,还是赶紧上前冲白月和清月开口道。“两位姐姐,你们也累了吧!走,去我房间喝些茶水用点糕点。”

    “不用了。”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清月,白月没有片刻的迟疑,直接开口决绝道。没有主子的点头,她休想要支走她们。

    “两位姐姐,你们放心,我。。。”

    慕容水遥还想要说什么,然而这时若水月却突然开口打断了她。“你们先去马车上等我吧!”

    恭敬地冲若水月点点头,白月和清月没有二话,直接就退了出去。

    见状,慕容水遥嘿嘿一笑。“我有些困了,就不配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哈!”说完,就一阵风似得没人了。

    一时间整个客堂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慕容拓灭两个人。

    走了两步,若水月直接一屁股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身,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慕容拓灭。“现在没人了,你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看着她那张曾经让他魂牵梦绕的容颜,慕容拓灭迟疑片刻后终于还是开口问道。“我,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问这话的时候,慕容拓灭的声音明显的有些紧张。

    眉头一挑,若水月反问道。“你认为那?”

    “我认为我们之间还有可能。”慕容拓灭很是坚定的回答道。

    若水月婉约一笑。“你倒是挺有自信的!”

    “不是我有自信,而是我相信命运的安排。若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那为什么我们分开这么多年后,上天还要让我再次遇到你那?”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慕容拓灭一脸深情的说道。

    眉头微微一紧,若水月一时间显的有些无奈。“那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可那并不能说明什么。毕竟这世间分开后再重逢的人不计其数,可最终他们也不一定就会在一起。因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无论是人,还是事。”就好比现在的她。曾经,她遇到他的时候,她还年轻,虽然经历两世,可在感情方面她还很天真,很懵懂,错将喜欢当做了爱。而现在,在经历过仇恨的冲刷,感情的欺骗和利用后,她早已变了。

    “可也有在一起的啊!”慕容拓灭有些固执的反驳道。

    闻言,若水月是更显无奈。一声叹息后,她再次开口道。“那好,我问你。现在在东弥你可有妻妾?”

    “这个。。。”顿了顿,慕容拓灭这才点点头。“一位王妃,三位侧妃,还有七位侍妾。”虽然知道也许她会不开心,可他还是如实说道。

    眸光一闪,若水月点点头又问道。“那我说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哈!如果你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前提是休掉她们所有的人,你会同意吗?”

    “额?”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突然提出的前提,慕容拓灭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如果我说我不但要你休了她们所有的人,而且从今以后除了我之外不能再有别的女人,你能做到吗?”见慕容拓灭不语,若水月又开口问道。

    眉头一紧,看着若水月,慕容拓灭有些为难的说。“可是,可是她们都并没有犯什么错啊!对我都可说是一心一意的,我似乎没有理由要休了她们吧!”而且身为侧妃的池琳不但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更重要的是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虽然他的妻妾们不少,可他对她们每一个人也都是有感情的。所以要他休了她们,这真的很困难。

    “如果我坚持要你休了她们那?”若水月又问道。

    “月儿,你这么做会不会有些蛮不讲理了?”慕容拓灭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有些高兴。因为从他的话里,她便可以清楚的知道,他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她而休了他的妻妾们的。当然,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毕竟她自己现在的心意,她比谁都清楚。而且她也是真的不想要在感情上伤害到他。“也许对你来说,我是有些蛮不讲理,可如果这就是我给你的前提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