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时间慕容拓灭不语,只是紧蹙着眉,一脸复杂的盯着若水月。

    “这要求对你来说,一定是很难做到吧?”久久不见慕容拓灭开口,若水月婉约一笑。

    “你的这个要求,是故意为难我的吧?”看着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慕容拓灭有些难过的问道。

    扬扬眉,若水月轻轻的摇了摇头,认真的回答。“我对每一个要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提出过这个要求。无论是你,还是曾经的冷訾君浩,甚至于现在的夏侯夜修。而一生一世一双人也将是我若水月此时都不会改变的坚持。所以我并非是想要故意为难你。”当然,她之所以敢这么对他说,却正是因为她清楚,他是绝对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垂下眸,慕容拓灭沉闷的问道。“那结果那?他们都同意了吗?”

    “结果?”挑眉间,若水月突然有些讽刺的笑了。“冷訾君浩当然是同意了,可那也只是当着我的面前,然而事实却是他的妻妾非减,反而增加了不少。至于他底下的情人,那就更是不计其数了。所以不提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就光凭他对感情的欺骗,我和他就根本不会有结果。”

    “那夏侯夜修那?他是皇帝,他的女人应该更多吧?三宫六院啊!”这时慕容拓灭再次敛眸问道。

    一提到夏侯夜修,原本还一脸讽刺的若水月,瞬间布满了灿烂的笑容。“他不一样,正因为他是皇帝,所以后宫的那些女人可说都只是他维护朝堂平衡的桥梁。”

    一时间看着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慕容拓灭只觉有些刺眼,于是冷笑着的回了一句。“这有什么区别?无论是我还是冷訾君浩早晚也都将会成为各自国家的皇帝,而我们现在的妻妾,也都可说是将来我们维护朝堂的横梁不是吗?可为什么你对我们却?”

    “这不一样,因为南拓皇宫的那些女人,总有一天会被清空。”这点她已坚信不疑。

    “那我也可以说将来会为你清空后宫。”是啊!将来!待木已成舟后,究竟要不要清空后宫已不是她能说了算的了。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随即似笑似叹的启唇道。“将来?可现在你还不是皇帝不是吗?比起成为皇帝以后为我清空,现在清空不是更容易吗?”

    “这才是你拒绝我的怎么原因是吗?只因为我现在还不是皇帝?呵呵。”说着慕容拓灭有些讽刺的笑了起来。

    有些失望的闭了闭眼,再睁开,若水月笑的很是无奈。“因为你不是皇帝,所以我才要拒绝你?呵呵,看来你慕容拓灭根本就不了解我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慕容拓灭还想要说什么,若水月却冷笑着打断了他。“这已经不重要了。”

    “不重要了?”就因为她这话,慕容拓灭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

    若水月点点头。“你知道我为何会如此坚信夏侯夜修会给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吗?因为尽管他后宫还有众多妃嫔佳丽,可从他决定真正要和我在一起以后,就没再碰过别的女人,对我更是一心一意。所以现在他后宫的女人们对我来说,就如同摆设。至于你们的承诺。。。你凭良心说,你真的能做得到吗?”

    慕容拓灭顿时哑然。若没听她这么说,他还真不知道,夏侯夜修居然真能为她做到这种地步。而他。。。也许比起夏侯夜修,他真的不够爱她吧!

    见他不语,若水月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呼!其实我们之间还是做朋友最合适了。有些晚了,我该回去了,他还在等我。”说完,若水月直接越过慕容拓灭走了出去。

    “你爱他吗?”虽然心底早已有答案,但慕容拓灭还是抱着一丝期望的问道。

    没有回头,可在听到他的话后,若水月绝美的脸上还是在那一刻扬起了一抹名为幸福的笑容。“对,我爱他。”说罢,若水月变离开了东弥驿站。

    望着她离去的方向,慕容拓灭久久才从她那句话中回过神来。随即止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只是他此刻的笑容却是格外的苦涩,格外的忧伤。原来一旦错过,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若水月不知道,就在她不在鸾凤殿的这段时间内,鸾凤殿内却出了惊天大事。

    在确定若水月不在鸾凤殿而是去了西格殿以后,姬申决便带领他十多名武功高强的手下秘密溜进了鸾凤殿。不为别的,只为替他的外孙,姬申欢儿的儿子除去一切障碍。毕竟现在若水月已成了南拓国的皇后,而她的儿子正是嫡长子,可说是皇位继承人的不二人选。所以想要姬申欢儿的儿子成为太子,那若水月的儿子就必须得死。

    因为清楚鸾凤殿的‘宫女’‘太监’都是若水月的星使,有武功,所以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只是暗暗将他们逐一除去。

    待整个鸾凤殿的‘宫女’‘太监’都被他们处理掉了以后,他们这才有恃无恐的来到两个孩子所居住的房间。

    没有任何的顾忌,姬申决直接一脚就踹开了房门。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大批黑衣人,两名奶娘顿时黯然失色,随即便惊恐的尖叫了起来。“啊!!!”

    姬申决他们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两名奶娘的尖叫,惊醒了他们心中那个比若水月更难搞定的人。

    比起两名奶娘,最靠近孩子的两名嬷嬷却显得格外的镇定。“你们究竟谁?居然敢夜闯鸾凤殿。”其中一名嬷嬷迅速的翻下床厉声冲姬申决等人质问道。

    看了眼屋里的四名女人,又看了眼摇床中依旧沉睡两个孩子,姬申决冷冷的说。“不想死的,就赶紧将那两个孩子给我。”

    闻言,两名嬷嬷顿时便意识到了什么,对视一眼后,两人急速上前,一人将一个孩子紧搂在怀中。

    “这里可是鸾凤殿,我劝你们最好别乱来。”紧抱着怀中的孩子,一名嬷嬷又厉声威胁道。

    顷刻间,姬申决的漆黑的眸子上染上一沉寒冰。不再理会那几个女人,他是直接下令道。“将屋里的人给我全杀了。”

    “是。”随着姬申决的一声令下,四名黑衣人手持利剑率先走了进来。

    见状,两嬷嬷心中一紧,不敢有丝毫的迟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猛的拔出藏在床下的利剑,就同那四名黑衣人对持了起来。

    眉头一紧,姬申决是阴冷笑了起来。“你们俩居然会武功?呵呵!真没想到,夏侯夜修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啊!不过没关系,无论你们有多厉害,你们今晚都会死在这里。动手!”

    顷刻间,四名黑衣人和两名嬷嬷就打成了一片。

    因为抱着孩子,又要护着他们的周全,没一会儿工夫,两名嬷嬷就败下了阵。

    没有一丝的手软,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利剑直直朝一嬷嬷怀中的孩子砍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穿越众黑衣人,直直的挡在了孩子的前面,以左手硬生生的拦下了黑衣人手中的利剑。顷刻间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整只左手。

    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在场众黑衣人眼中无不充满了惊色,而姬申决更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对方。夏侯夜修?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目光殷红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黑衣人,夏侯夜修眸光一狠,提起内力挥动手掌,就是狠狠的一掌打在了该黑衣人胸透。而该黑衣人还来不及做出丝毫的反应,就倒了下去。

    “恭喜你,终于成功的惹怒了朕!”垂着眸,夏侯夜修此时的声音如同地狱传来一般。

    虽然夏侯夜修没有再看他,可在听到夏侯夜修的话,姬申决的心在瞬间还是不由得一紧。

    没有话说,姬申决只是冰冷的朝身后的黑衣人看了眼,随即便见黑衣人们手握利剑不顾一切的朝夏侯夜修杀了过去。

    “你们往后退。”冷冷的冲身后的嬷嬷们吩咐了声,夏侯夜修决绝的拔出腰间的软剑就狠狠的朝前方砍去。

    顷刻间,众人恍惚看到一条黑色的巨龙从夏侯夜修手中的剑中飞出。还来不及靠近夏侯夜修,那条黑龙就如同活了办,发疯似得穿过了众人的身体。就连姬申决也在那一刻狠狠的中了一击。

    一时间除了内功深厚些的黑衣人,其他黑衣人是纷纷吐血身亡。而十多名黑衣人,眨眼间便就只剩下了三人。

    尽管如此,夏侯夜修去依旧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嗜血的盯着三人,他手中的利刃也再次挥了起来。

    见此情况,姬申决心中一惊,顾不得其他,将两旁的手下往前一推,转身就不顾一切的逃了出去。若是被夏侯夜修发现今晚想要除去他孩子的人是他的话,那不光自己性命不保,甚至于还会引起两国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