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西格殿

    姬申罗艳一脸着急的在大殿中来回的走动着,且时不时的朝外面望一眼,期盼着姬申决赶紧带着好消息回来。

    “母后你别着急,想必父王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吧!”见状,姬申欢儿上前安慰道。

    “母后怎么能不着急,你父王他们可都去了好几个时辰了。而且若水月那个贱人刚不是也回去了吗?你说他们会不会撞个正着啊?”紧蹙着眉头,姬申罗艳一脸不安的问道。

    轻轻的拍了拍姬申罗艳的手臂,姬申欢儿又安慰道。“母后你别胡思乱想了,父王带去的都是我西泠一等一的高手,就算真撞个正着,若水月双手不敌四拳,也是父王他们的对手啊!”

    “话是这么说,可你别忘了,若水月那女人真正厉害的不是武功,而是用毒。他们这么久还未回来,不会是真出什么事儿了吧?”越想姬申罗艳就越是担忧着急。

    “看母后你说的,父王他。。。父王?”安慰的话还说完,便见姬申欢儿突然盯着殿外的一个黑影大喊了一声。

    顺着姬申欢儿的视线,这是姬申罗艳也注意到了正脚步蹒跚跑回来的姬申决。随之母女俩就急急忙忙的朝姬申决跑去。

    看着一脸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姬申决,姬申罗艳心猛然一惊,急忙冲他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看了眼姬申罗艳,姬申决并没有急着回答她,只是虚弱的说了一句。“先扶我进去。”

    闻言,姬申罗艳母女俩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是急忙将姬申决扶了进去。

    偏殿的房间里。

    看着没有半点血色的姬申决,姬申罗艳母女俩的眉头早已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你怎么样?没事吧?”给姬申决服下一枚药丸后,姬申罗艳是一脸担忧的问道。

    姬申决摇摇头。“还死不了,就是受了点内伤。”

    闻言,姬申罗艳不禁有些疑惑起来。“内伤?怎么会受内伤的那?难道你们真和若水月撞个正着了吗?”以姬申决的武功,这南拓皇宫里能将他打成内伤的,可没几人啊!可他却???

    “不,我今晚根本就没有见过若水月。”姬申决吃力的摇了摇头。

    “那你的伤?究竟是谁伤的你?”

    “夏侯夜修,是夏侯夜修伤的。只是我真没想到,夏侯夜修的武功居然倒了那般出神入化的地步。只是随意的一招边将我们前去的人。。。呼!最后若非我机警,将身边的人推了出去,想必我已经回不来了。”紧紧地蹙了蹙眉,姬申决一脸虚弱的说道。

    闻言,姬申罗艳大惊。“居然有这等事儿?只是奇怪,那个时辰夏侯夜修怎么会在哪儿?”

    姬申决摇摇头。“这我也不知道,之前也没有听探子提到夏侯夜修。”

    “那若水月的那两个孽种那?除掉了吗?”顿了顿,姬申罗艳又一脸期待的冲姬申决问道。

    一听到此时,姬申决原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是更加难看。“差点就得手了的,可没想到关键时刻夏侯夜修却突然冲了进来。”

    眉头一挑,姬申罗艳脸色难看的甩出一句。“这么说你们不但没有得手,还打草惊蛇了?”又是这样!无论是让他除掉若水月,还是她的孩子,都没一次成功的。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因为姬申罗艳的语气,姬申决也有些生气了。“你以为我愿意发生这种事?”

    见状,姬申罗艳心中虽然不满,可也不好再发作的,只是狠狠的瞪了眼姬申决。

    看着自己的父母,一旁的姬申欢儿显的格外的无奈。“父王,你没什么大碍吧!要不要我命人给你将御医请来?”

    闻言,姬申罗艳是急忙阻止道。“别,这个时候请御医过来,反而会暴露你父王。而且以我和你父王的身份,这个时辰是不该还出现在皇宫中的。”

    看了眼姬申罗艳,姬申决突然冷冷一笑。“就算不请御医,夏侯夜修他也未必不知道今晚闯入鸾凤殿想要杀他儿子的是我们。”

    姬申罗艳脸色一沉。“这么说夏侯夜修看到你的脸了?”

    “这道没有,不过我感觉他应该已猜到了我。”

    “就是,就算夏侯夜修没有猜到,我想若水月也能猜到是我们做的。”姬申决话刚落,姬申欢儿就附合的点点头。

    姬申决疑惑的看着姬申欢儿。“欢儿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是吗?今儿若水月来的时候,和母后吵了起来。当时母后就威胁她,让她小心点。尤其是她的孩子,因为此时她最大的弱点就是她的孩子了。若换做我是若水月的话,出了这种事,第一时间就会怀疑到母后。”姬申欢儿若有所思的回答道。而这时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姬申罗艳朝投去了一道责怪的目光。

    “有这种事?”冷眼朝姬申罗艳看去,姬申决没好气的质问道。

    郁闷的看了眼自己那多嘴的女儿,姬申罗艳这才扯了扯嘴角回答道。“我那时候不是以为此事必定万无一失的嘛!可谁曾想到结果却是。。。”

    没好气的瞪了眼姬申罗艳,姬申决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说。“照这情况看,我们得做些准备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姬申罗艳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意思?你以为经过此事后,以若水月的性格她会善罢甘休吗?她一定会反击的。”姬申决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以她的性格?是啊!我怎么给忘了,她也是你的种,你当然了解她的性格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姬申罗艳突然阴阳怪气的讽刺了一句。

    闻言,原本就心情不怎么好的姬申决顿时大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就算她真要对付,也只会对付我们母女几人,至于你,若她知道你就是她的亲爹若文荣的话,她还会狠心对你下的了手吗?”说着姬申罗艳便一脸讽刺的看着姬申决。

    原本以为他听了这番话后会生气,可出乎意料,他并没有生气,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一处。

    见状,姬申罗艳的脸色是更差了。“怎么?你不会真的打算去告诉她,你就是他爹若文荣吧?”

    “其实这倒不失于是一个好主意。”紧紧眉,姬申决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闻言,姬申罗艳是真的生气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还真这么打算的?”

    对于姬申罗艳的生气,姬申决并不理会,只是反问道。“你说,若我真的以若文荣的身份出现在若水月的面前,她会怎么对我?然后我再借机挑拨她和夏侯夜修的关系,待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如同水火的时候,我们再给他们两人重重的一击。那个时候。。。”

    “你想都别想。首先我就不同意!”姬申决的计划还未说完,姬申罗艳就厉声的否决了他。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固执?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

    姬申罗艳冷冷一笑。“大好的机会?哼!那只对你而已吧!再说了,你以为夏侯夜修真是吃素了吗?你就是若文荣一事,他会真不知道?哼!别到时候你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

    “还有,就算若水月知道真相后念及父女之情下不了手,可你以后她真会让你好过吗?别忘了,之前你不光多次想要杀她,甚至这次还想要杀她的孩子。父亲和孩子之间,你认为对她来说,她更在乎谁?”姬申决正欲开口,便再次给姬申罗艳给打断了。

    面对姬申罗艳前后矛盾的话,姬申决虽然不满,可仔细一想后,便也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毕竟在经历那么多事情后,就算她真知道自己就是若文荣后,也未必会原谅自己。

    “还是计划计划怎么防备和对付他们吧!”见姬申决不语,姬申罗艳很是沉闷的吐了一句。

    当晚,姬申决一家计划到很迟这才散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