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

    若水月一醒来便没了夏侯夜修的身影,倒是‘冷夜’早早的就是大殿内等她了。

    目光深邃的盯着‘冷夜’看了半晌,若水月才一脸淡漠的开口向他问了一句。“这么早的,你怎么就来了?”

    夏侯夜修浅浅一笑。“这不是夜修让我早些来的嘛!对了,是要出发了吗?”

    “急什么,博轩都还没过来!再说了,你不是还没有用早膳吗?”

    “你怎么知道?”神色微微一变,夏侯夜修疑惑的问道。她不会是对自己的这个身份发现什么了吧?

    眸光一闪,若水月微微笑道。“这么早的,猜你便没有用。不过正巧,我也还没有用膳那!一起吧!”说完,若水月转过头就冲身后的清月吩咐了声。“将早膳备上吧!”

    “是!”

    很快早膳就被端上了桌。

    看着满桌几乎都是自己喜欢的早膳时,夏侯夜修不禁有些怀疑的朝若水月看了眼。

    接触到‘冷夜’的目光,若水月莞尔一笑。“这些都是夜修平时爱吃的,不过今儿他应该有什么事儿走了,所以可便宜你了。”

    闻言,夏侯夜修是暗暗的吐了口气。看样子是他多心了!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转开视线的瞬间,若水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顿时是流光溢彩。

    原本是很随意的一顿早膳,可一餐下来,两人都没用多少。夏侯夜修是因为若水月那时不时投来的光芒,太过温柔,太过勾人魂魄。。。若非因为清楚她的为人,夏侯夜修还真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对他这个‘冷夜’的身份动心了?至于若水月,当然是因为她太过于关注这‘冷夜’的动作姿态了。

    用完膳不久,夏侯博轩也到了。“皇嫂,都准备好了!”

    若水月点点头。“行,那出发吧!”

    “那我就不跟着去了,我就留下来保护我那两个皇侄。”看了眼‘冷夜’,夏侯博轩嬉笑道。

    原本若水月已安排了清月和冷峻留在宫里看护孩子,不过有夏侯博轩在,她也就更放心了。“那行!那两个孩子就麻烦你了。”说完,带着白月就率先上了夏侯博轩已准备好的马车,从而她没有看到那一刻夏侯博轩和‘冷夜’的眼色交流。

    一路上若水月都以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冷夜’,看的他是浑身直发麻。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不知过了多久,夏侯夜修终于忍不住的冲她开口问道。

    闻言,若水月妖媚一笑,随即挪身坐到他的身边。“也没什么,只是在想,像冷夜你这样长的如此俊美的男子,为什么倒现在都还未成亲那?”说着若水月不顾‘冷夜’错愕的神色,伸手就温柔的抚摸上了他那俊美的脸颊。

    也正是因为若水月的这个动作,就连跟了她多年的白月都看得是目瞪口呆。主子她这是想要做什么那?她难道就不怕皇上发怒吗?

    急忙躲开若水月的手,夏侯夜修很是牵强的扯了扯嘴角笑道。“也,也没什么,只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姑娘。”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错以为你有龙阳之癖那!”说着若水月又朝‘冷夜’坐近了几分。

    若水月的举动让夏侯夜修的心里一时间是说不出的滋味。这女人,她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那?

    不动声色的朝一旁挪了挪,夏侯夜修赔笑道。“龙阳之癖?怎么会!我喜欢的可是姑娘。”

    “哦?那你能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吗?要是我以后遇到了,就介绍给你。”说着,若水月几乎整个人都朝‘冷夜’身上靠了去。

    看了眼自己此时和若水月的距离,夏侯夜修是一脸的苦闷。想要躲开,又怕她摔了,可若是不躲吧!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她如此靠着似乎又有些不妥吧!尤其是现在还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的情况之下。

    “在想什么那?赶紧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见‘冷夜’一脸苦闷的发呆,若水月不禁用手臂轻轻的推了推他。

    回过神,夏侯夜修急忙摇摇头。“没,没想什么。”

    “那你赶紧告诉我,像你这样优秀,又如此俊美的男子究竟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那?”妖媚的一笑,若水月美妙的双眼微微一眯,放电似得直盯着‘冷夜’。而她那芊芊玉手更是再次爬上了‘冷夜’的俊脸。在上面不停地来回的抚摸着,轻捏着。

    “喜欢像你一样的姑娘。”闪躲中,夏侯夜修是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可一说完就立马后悔了,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

    果然,听‘冷夜’这么一说,若水月整个人都几乎贴在了‘冷夜’的身上。而两手更是紧紧地搂着了他的脖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

    “那个主子,我看我还是骑马去好了。”夏侯夜修正欲开口,一旁的白月便红着一张脸,受不了的开口打断了他。虽然知道主子这么做一定有什么目的,可这样的状况她还是避一避的好。

    朝白月看了眼,若水月嫣然一笑。“行。”

    闻言,白月不再有片刻的停顿,转身就飞出了马车。

    一时间整个马车里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冷夜’两个人。

    随着白月的离开,若水月脸上的笑容是更加邪魅诱人,可看的夏侯夜修却不由得浑身一颤。怎么,怎么会有一种将要被她吃了的感觉那?

    “你还没告诉我那?你真的喜欢像我这样的姑娘吗?”搂着‘冷夜’的脖子,若水月身子一挪,一撑,顿时整个人就坐上了他的大腿。

    顷刻间,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气。“喜,喜欢是喜欢。只是,只是月儿,我们现在这样似乎不妥吧!”天!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真的看上了‘冷夜’?从而在勾引他?

    无邪的眨了眨眼,若水月妖媚的一笑。“有什么不妥的?之前你不是也还抱过我,亲过我吗?”

    “不是,我是说,你现在,你现在不管怎么说都已经是夏侯夜修的皇后了,而我,而我是他的朋友。我们这样,这样要是被他知道了,他会,会生气的。”

    “那时我不还是夏侯夜修的皇妃?你不照样对我。。。你就放心吧!我相信他是绝对不会生气的。”说着,若水月的手‘温柔’的又在‘冷夜’的脸上抚摸,揉捏起来。

    夏侯夜修一怔,随即问道。“额?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你就不用管了!不过冷夜,你知道吗?我可是直到现在都在怀念我们当时在崖底的那段时光。”额头突然往‘冷夜’额头上一靠,若水月一脸沉迷的笑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却在那一刻明显的暗了几分。移开自己的额头,蹙着眉,有些不悦的问道。“你说什么?你一直都在怀念我们当时在崖底的那段时光?”这么说,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冷夜?虽然冷夜也是他,可这样的事实还是让夏侯夜修有些接受不了。

    “没错,还有你当时的那个吻,是那么的温柔,温柔中又带着那份狂野,时常让我魂牵梦绕!”说着,若水月洁白的贝齿在她那充满诱惑的红唇上轻轻一咬。

    面对如此诱惑,若是平常,夏侯夜修定早已按捺不住的吻了上去,狠狠的要她几回。可现在。。。

    见他不语,若水月挑眉间再次妖艳的开口道。“当然,让我魂牵梦绕的不光是你的吻,还有你那健硕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唉!现在想想真后悔!你说当时我为什么就不狠心直接扑倒你,要了你那?”温热的手带着某种诱惑的魔力般,在‘冷夜’的胸膛上不停的摩擦着。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在这一刻已完全的黑成了一片。扑倒他?还要了他?

    一时间一股无法言语的怒火在夏侯夜修的胸膛中凶猛的燃烧了起来。

    媚眼泛着春光。“不过也没关系,现在不正是个大好的机会吗?”说着,若水月趁他没回过神,急速的解开他的腰带,脱他的衣服。

    待上半身完全的暴露在外了,夏侯夜修这才猛的回过神,急忙阻止她接下来的动作。“你不要这样。”很明显,这一刻夏侯夜修的语气是几度的不善。

    看了眼他身上的伤痕,若水月再次邪魅的笑道。“你确定不要我再继续下去了吗?”

    没有一刻的犹豫,夏侯夜修点点头。“对,我确。。。唔!”定字还未出口,他就被若水月直接以唇封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