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是半天回不了神。口中是她强行进入丁香舌,那是他迷恋,深爱的味道。

    面对‘冷夜’此时的反应,若水月脸上的笑意一时间是更加浓郁起来。随即柔软的小手,带着某种魔力般温柔的从他健硕的胸膛上扶过。

    顷刻间,夏侯夜修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喉头一紧,而小腹间一团火焰也随之燃烧了起来。有种冲动,想要。。。

    可一出手,他却并没有将眼前的女人给直接扑倒,而是赶紧转开自己的头,急切的要将推开她。毕竟现在他的身份可是冷夜,所以他说什么也都不会和她那什么的。

    似乎早料到了他会有这么一招,就在他想要推开她的时候,若水月却在瞬间化身为了八爪蛇,是死死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放开我。”看着几乎整个人都以挂在了自己身上的女人,夏侯夜修有些气恼的吼了一句。

    若水月扬扬眉,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我偏不!我劝你也别再挣扎了,直接从了我得了。”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直接是一片铁青。“你这样对得起夏侯夜修吗?”

    “夏侯夜修?”眨了眨眼,若水月是一脸的无辜。“怎么对不起他了?”说话间,若水月总算是松开了他,但人却依旧还坐在他的腿上。

    “你,你这样可是在给夏侯夜修带绿帽子啊!”看她那一脸无辜的摸样,夏侯夜修是终于按捺不住的冲她吼了起来。真的!他真的快要被她给气死了。

    对此若水月也并不恼,只是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绿帽子?这算是在给他带绿帽子吗?”

    “这难道还不算吗?还是说你真的不怕让夏侯夜修知道你想对我。。。”

    “你想说强上了你是吗?”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接了过去。

    恼怒的瞪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不语,算是对她的一种默认。

    “那我实话告诉你,这事儿啊!我还真就不怕给夏侯夜修给知道了!”脑袋朝‘冷夜’凑近了几分,若水月扬扬眉一脸肆意的笑了起来。

    铁青着一张脸,夏侯夜修冷冷的问道。“为什么?”难道说她不在乎自己了吗?

    “因为。”顿了顿,若水月随之挑眉坏笑道。“我不告诉你。”

    “你。。。”

    “我?谢谢!我很好,非常的好!而且马上会更好!因为。。。”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坏笑着开始擦拳磨掌起来。“因为我决定,马上就要将你给吃干抹净。”

    闻言,夏侯夜修眉头一紧,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将她给推开。然而最终还是输给了若水月,因为就在他正准备将若水月推开的时候,若水月的唇已封住了他的嘴。

    刚封住他的唇,还未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白月的声音。“主子,秋府到了!”

    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后,若水月这才一脸不情愿的松开冷夜,站起身。“该死的,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比起若水月的不满,夏侯夜修在这时却是明显的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得救了。要是真再那么继续下去,后果可能会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啊!

    看着夏侯夜修一副如释重负摸样,若水月眉头很是不爽的蹙了起来。“我不碰你,就真让你如此的高兴吗?”

    “废话!而且你那只是碰一碰那么简单吗?你那可是想要强我啊!”夏侯夜修是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对此,若水月也不恼,只是轻笑着扬了扬眉,对着车外的白月就吩咐了一句。“将尸首都给我抬进去,等冷訾君浩出来后,你再来叫我。”说完,转过头,若水月就一脸色相的冲‘冷夜’挑了挑眉。

    面对若水月色狼般的眼神,夏侯夜修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这女人不会是想在这儿就对他下手吧?

    出乎意料,这次若水月并没有再他身上下工夫了,而是一脸妩媚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一点点的褪下,露出圆润白皙的肩头,紧紧包裹着丰满的裹胸,曼妙的腰肢,薄纱下若隐若现的长腿。。。

    顷刻间看的夏侯夜修是热血沸腾,而某处也在瞬间不受控制的立了起来。通常在面对女人方面他都很有自制能力的,可偏偏在面对她的时候,他却。。。尤其还是在她故意勾引他的情况下,他是真的快要忍不住了。但理智还在说话,他现在的身份还是冷夜,所以他不能,绝对不能。

    一时间夏侯夜修的心里是一阵挣扎。

    斜眼看着他那高高立起的某个部位,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是越发的肆意,邪魅。“看吧!还是你的身体更加诚实。”

    郁闷的朝自己的某处看了眼后,夏侯夜修是急忙拉过外袍将那里盖上。没好气的回了若水月一句。“那是你眼花,看错了。”

    眉头一扬。“是吗?那我摸摸看。”说着若水月伸手就朝他某处摸去。

    见状,夏侯夜修心中一急,是赶紧挪身躲了过去。“你怎么能这样?你可是个有夫之妇,怎么可以碰我那里?”

    “那又怎么样?谁叫你长的如此的俊美诱人那!”扬扬眉,若水月一脸的坏笑。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大怒。“难道凡是长的俊美的男人,你都要去碰吗?”今儿她可真是让他打开眼界了啊!

    若水月美妙的眼界一眨,一挑。“那倒也不是,因为你对我来说不一样。再说了,之前你不是还说只要我对你有意思,你就让夏侯夜修将我松给你吗?怎么现在我对你有意思了,你反倒害怕了?”

    “那一样吗?那时候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夏侯夜修厉色回答道。

    “开玩笑?若真是开玩笑,那你为什么为了救我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终于,若水月收起了坏笑,一本正经的冲他问道。

    怔了怔,夏侯夜修这才急忙解释道。“那,那是因为我答应了夏侯夜修要保护你,我不能失信与他。”

    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这么说,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没错,我不喜欢,我只是当你是我的朋友而已。”闻言,夏侯夜修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是急忙点点头回答道。虽然对她真正的感情何止是喜欢,爱那么简单,可这种时候若说实话,还不非被她给那什么了。

    “这么说你‘冷夜’还会娶别的女人?”顿了顿,若水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一脸试探的问了一句。

    迟疑几秒后,夏侯夜修是赶紧点头。“没错,而且我不止会娶一个女人,还会娶很多很多。绝对不会比夏侯夜修的三千佳丽少,比他差的。”只要让她知道‘冷夜’不是个会一心一意的女人的话,那她应该就不会对‘冷夜’有什么想法了吧?

    眉头一紧,若水月此时的脸上早已不复之前那灿烂的笑容,而是冷冷的问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夏侯夜修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应道。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不再说话,只是冷着一张脸,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直盯着他。他还会娶很多很多的女人,这么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隐瞒他这个身份的原因?难怪,难怪他会答应自己很多男人都无法做到的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要求。原来是因为。。。呵呵!原本因为他隐瞒‘冷夜’这个身份,所以她只是想要借此戏弄戏弄他的,可没想到却意外得到如此消息。呵呵!还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反应,夏侯夜修的眉头不由的微微蹙了起来。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反差如此之大?不会真的是因为他说要娶很多别的女人,所以她生气了吧?

    “那个,月儿,你没事吧?”说着,夏侯夜修的手不由的朝她肩上搭了去。

    然而他的手刚触碰到她,就被她反应激励的用手臂撞了开,厉声吼道。“别碰我。”说完,若水月更是一脸怒色的将自己刚才戏弄他时脱下的衣服穿了上去。

    见状,夏侯夜修这时敢肯定,她是真的因为他说还要娶很多女人而生气了。“月儿,毕竟你现在已经是夏侯夜修的妻子了,而我是夏侯夜修的朋友,所以我和你之间也是原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

    “所以?夏侯夜修,你就真当我是如此的好骗你吗?”夏侯夜修劝阻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一脸怒气勃然的给打断了。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就傻在原地。她叫自己什么?夏侯夜修?这么说她一早就知道了自己和冷夜是同一个人?那她之前之所以那么就只是在戏弄他?逗着他好玩?

    “不得不承认,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啊!一边以夏侯夜修的身份在这儿跟我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一边却以冷夜的身份在哪儿另建一个三千佳丽?呵呵,夏侯夜修,我算是彻底地看清你。”见夏侯夜修没开口,若水月又一脸怒色的讽刺道。

    愣了愣,夏侯夜修这才意识到她真正生气的原因,于是急忙开口解释道。“不是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月儿你误会我了。我。。。”

    “误会?那可是你刚亲口说的。”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厉声打断了。一想到他刚说的话,若水月心中的怒火就是一阵一阵的。

    “没错,刚的确是我亲口说,可我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你。。。”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谁干的?”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解释完,车外就突然传来了冷訾君浩气急败坏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只是失望又冰冷的瞪了眼夏侯夜修,转身就跳下了马车。

    愣愣的盯着若水月下车的地方,脑海中是今儿发生的一幕幕,夏侯夜修是牢牢的一拳打在车壁上。一时间可说是肠子都悔青了!要是早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那他还废那么大的劲儿拒绝什么?白白的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不说,还害的自己强忍了那么久,外加一肚子的怒火。最重要的还是让她误会了他!可恶,可恶,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