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快步上前走进秋府,若水月一脸怒色的瞪着冷訾君浩。“是我干的。”

    “你?”看着突然出现的若水月,冷訾君浩眉头一紧,但很快就松了回去。“这一大早的你这是为了什么啊?”

    “为了什么?”若水月冷冷一笑,很是讽刺的说。“冷訾君浩,你这个爹做的也太轻松了吧?你还真是只管播种不管生长啊!”

    脸色有些难堪的朝一旁的众人家丁侍卫看了眼,冷訾君浩凑上前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你都在说些什么啊!”

    “我在说些什么?冷訾君浩,你知道不知道,昨晚你儿子女儿差点就被人给杀了。”原本因为夏侯夜修就心情不怎么好的若水月,说道最后是彻底的怒了,对着冷訾君浩就是一阵咆哮。

    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大惊。“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看到了没有,哪儿,那些尸首,那些全是我鸾凤殿的人,几个时辰之内全被杀了。”指着一旁星使们的尸首,若水月气急败坏的吼道。

    看了眼那排了长长一排的尸首,冷訾君浩的脸色一时间是说不出的难看。“谁干的?”

    “你认为会是谁干的?”冷眼盯着冷訾君浩,若水月没好气的反问道。

    脸色一沉,冷訾君浩那漆黑的眼中顿时结上厚厚的一层寒冰。“是姬申决他们是吗?”

    “除了他们还会有谁?人家姬申罗艳可说了,我们皇儿活着一天就挡了他们孙儿一天的路。所以人家要为他们的孙儿铲除一切阻碍。”顿了顿,若水月又是一脸怒气冲冲的开口道。“你知不知道,要是昨儿我回去再迟一点,你现在就该准备为你的儿女们收尸了。当然,也包括我的,因为若是孩子们真出什么事儿,我也活不下去了。”之所以不说夏侯夜修,是因为若水月清楚,以他冷訾君浩的性格,要是知道夏侯夜修也参与了此事的话,那他很有可能会将报仇的事情推到夏侯夜修身上去。毕竟他相信,夏侯夜修这个‘便宜’老爹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闻言,冷訾君浩也大怒了。“该死的,老虎不发威,他们就都当我冷訾君浩死了是吗?居然连我的儿子女儿都敢动。”说着冷訾君浩回过头又冲若水月安慰道。“月儿你放心,此事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眉头一挑,若水月冷冷的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眸光一暗,冷訾君浩恶狠狠的说。“既然他们认为我冷訾君浩的儿子挡了他们孙子的路,那行!那我就直接除了他们的孙子。”

    “不行!”闻言,若水月是直接反对道。

    眉头一紧,冷訾君浩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理由很简单,无论是姬申欢儿,还是她的儿子,你现在都还不能动,因为我留着她们还有用!”

    “什么用?”冷訾君浩一脸疑惑的看着若水月问道。

    “到时候你就是知道。不过在姬申决他们这边,你一定要做点什么,否则他们会真认为我们畏惧他们了。”眸光一闪,若水月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冷訾君浩沉默片刻后,终于点点头。“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哦?那你的计划是什么?”眉头一挑,若水月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既然他们在前院放火,那我就在后院杀人。”眸光流转间,冷訾君浩狠毒的笑了起来。

    顿了顿,若水月眉头微微一紧,有些试探的问。“你的意思不会是指姬神麟吧?”

    冷訾君浩一脸邪气的点点头。“没错,既然他们敢派人杀我儿子,那我又有什么道理要放过他们的儿子那!”

    “可姬神麟不管怎么说现在也是西泠的皇帝,你这么做会不会冒险了些?”目光闪烁间,若水月有些‘担忧’的问道。

    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形,冷訾君浩邪魅而又自信的说。“这世界上还没有我冷訾君浩不敢冒的险那!再说了,以凭姬神麟那三脚猫的武功,想要杀他对我来说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说完,冷訾君浩转身就冲身后的海龙低声吩咐了一句。

    见状,若水月点点头。“具体要怎么做,我不管。但在这件事上你一定要给我和孩子们一个交代。”

    看着一脸依旧余气未消的若水月,冷訾君浩没有丝毫的顾忌,伸手就直接拥上了她的肩。“月儿,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但愿如此。。。行了!我就先回去了。”说罢,若水月不动声色的躲过冷訾君浩的手,转身就欲离开。她此时前来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利用冷訾君浩动手,既然目的到达了,她还留在这儿做什么!等着被吃吗?

    果然,她还未来得及迈出脚步,就被冷訾君浩给一把拉入了怀中。“急什么,你难得过来,陪我再多呆会儿吧!”看着若水月那白皙的脖子,冷訾君浩意有所指的冲她笑道。

    门口处,在马上里懊悔了半天的夏侯夜修,一下马车就看到如此一幕,脸色在瞬间就沉了下去。而拳头更是在那一刻紧紧握成了一团。

    “不了,俩孩子还在宫里,经过昨晚那事儿以后,我实在是不大放心他们。”说着若水月不动声色的就欲再次挣开冷訾君浩。

    “我说你就放心吧!以姬申决的个性,他不会在刚吃了亏后,又有什么动作的。所以孩子们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至于你。。。”说着冷訾君浩突然俯身在若水月的耳边低语道。“自从一年多前,我们成亲那晚以后,有多久没有那什么了?”说话间,冷訾君浩的手,以不由自主的搂上了若水月的腰肢。

    闻言,一抹冰冷而又讽刺的笑意在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一闪而过。成亲那晚?呵呵,冷訾君浩,你居然还有脸和我提那晚的事情。那晚,那被血染红的那晚!冷訾君浩你知道不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你那晚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你怎么也来了?”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回答,耳边就突然传来了冷訾君浩不悦的声音。

    转过头朝冷訾君浩的视线看去,在看到来人时,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很明显,若水月还在和他生气。

    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转过头就目光冰冷的盯着冷訾君浩。“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眉头一挑,冷訾君浩随即便讽刺的笑了起来。“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可是我的府邸。”

    “你也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南拓,而非你的北辟。你说若是让夏侯夜修知道,你如此不顾身份的搂着他的皇后,你认为这个府邸还可能会存在吗?”冷眼盯着冷訾君浩,夏侯夜修一脸邪气的反问道。

    “你,你敢。”说着冷訾君浩不但不松开若水月,反而挑衅的将她搂的更紧了。

    一时间气的夏侯夜修的额头上只冒青筋。没人知道,这一刻他真想不顾若水月计划的冲上前,狠狠的将他那紧搂在若水月腰上的手给砍掉。

    “你最好不要逼我。”怒视着冷訾君浩,夏侯夜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逼你了又怎么样?”对此,冷訾君浩却是一脸的不在乎。他看的出来,这个冷夜一定是对若水月有意思,否则他绝对不会是这副神色的。当然,正是因为他对若水月有意思,那他更是敢确定,他是绝对不会忍心将若水月推向绝境的。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反应,虽然还在和他生气,可若水月也不想要真的惹火了他。毕竟她清楚,若他真的发起火来,这后果一定难以收拾。

    “行了,你还是赶紧放开我。要是真的激怒了他,他真的会将我们的事告知夏侯夜修的,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完了。”劝说的同时,若水月是赶紧将冷訾君浩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推了开。

    对于若水月的这个反应,冷訾君浩很是不满。“你怕他做什么?”

    白了眼他,若水月没好气的说。“我不是怕他,而是。。。”

    “是什么?”见若水月一副吞吞吐吐的摸样,冷訾君浩便有些不开心了。

    这时,夏侯夜修也不语,只是微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是担心他吃醋难过吗?

    眸光一转,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没好气的就纠正道。“对啦,对啦,我是怕他,怕他将我们的事儿告诉夏侯夜修。”

    “你放心吧!我相信他是绝对不会将我们的事儿告知夏侯夜修的。”见若水月这么一说,冷訾君浩也没生疑,只是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的扬了扬眉。

    “你怎么这么肯定?“眉头一挑,若水月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闷闷的看了眼一旁的‘冷夜’冷訾君浩突然凑到若水月的耳边,低声道。“因为他喜欢你。所以我想他是不会出卖你的。”

    见状,夏侯夜修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很是不爽的瞪着两人。该死的,有什么不能当着他说的?

    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有些惊愕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吗?

    冷訾君浩又凑到她耳边低语道。“身为男人,我看的出来。他之所以讨厌我,就是因为他在嫉妒我,在吃醋。”

    “是吗?”虽然还在和夏侯夜修生气,可听冷訾君浩这么一说,若水月的心情却莫名的好了不少。

    看了眼‘冷夜’冷訾君浩点点头。“所以,我们不用管他,走跟我去房里。”

    闻言,若水月刚缓和不少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我靠!看样子,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