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正欲开口回绝的时候,便见姬申梦带着嬷嬷丫鬟,姿态雍容华贵的走了上前。随后还有七八名衣着华丽的艳丽女子,其中一人正是不久前被若水月送给冷訾君浩的初月。

    在看到若水月的时候,初月的脸上早已没有了以往的恭敬,反而有些厌恶的朝若水月狠狠的瞪了眼。果不其然,一大早的她就跑来勾引殿下了!真是够不要脸的。

    目光淡漠的在几个女人美艳的脸上扫过,若水月不语,只是突然挑着眉,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直盯着冷訾君浩。

    看了眼缓缓而来的女人们,又看了眼身边的若水月,冷訾君浩的心猛然一紧,随即脸色是说不出的难看。该死的,这个时候她们都跑来做什么?

    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后,夏侯夜修原本还一脸阴沉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意。身子随意的往一旁的树上一靠,很是慵懒的就看起了好戏。嘿嘿!以月儿的性格,就算她不爱冷訾君浩,可这戏,她是绝对还会演足的。

    “哟!本宫当这是谁那!原来是南拓的皇后娘娘啊!”走上前,看了眼冷訾君浩后,姬申梦这才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有些不悦的冲姬申梦训斥道。“你们跑出来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本宫回去!”

    不理会冷訾君浩的气恼,姬申梦一副婉约大方的笑道。“听说南拓皇后娘娘来了,所以臣妾这才带着姐妹们前来迎接。”说着,姬申梦的视线便再次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

    上下将姬申梦打量了一番,若水月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冲她轻蔑的一笑。

    见状,姬申梦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但随着身旁的秦嬷嬷微微一扯她的衣袖,她的脸上这才又挂起了笑容。“不知道南拓皇后娘娘这一大早的前来,有何要事?”

    眨眼间,若水月冷冷笑道。“与你何关?”

    不动声色的瞪了眼若水月,姬申梦再次笑道。“怎么会与本宫无关?南拓皇后娘娘,你似乎忘记了吧!本宫可是这里的女主人!”

    一见情况不对,冷訾君浩再次开口冲姬申梦训斥道。“本宫命令你,带着她们给本宫滚回去。”若再这么下去,以若水月的性格,那受罪的可就只会是他了啊!

    一声怒吼,惊的重女眷们是不由的一颤。可见姬申梦未走,其他女眷们也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直直的盯着那容颜绝美无双的女人。她真是来和他们抢殿下的吗?

    见状,冷訾君浩两眼一眯,是真的生气了。“姬申梦,本宫最后再说一遍,你马上。。。”话还未说完,冷訾君浩就突然被上前的若水月给推了开。

    眼前的状况,让其他女眷的脸色顿时都沉了下去。这皇后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敢对殿下动手!还有殿下,他居然也不生气,还真如此听话的站在她的身后。实在是太可气了!

    脸色阴沉的瞪了眼冷訾君浩后,若水月缓缓上前两步。“女主人?”眉头一挑,若水月随即便邪魅的笑了起来。“太子妃你可真会说笑。你也许不知道吧!当初君浩可是以本宫的名义买下的这座府邸。也就是说,本宫才是这秋府真正的主人!至于你嘛!本宫不过是看在君浩的面上,让你暂时住上一住而已。”

    闻言,姬申梦身后的其他女人们是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若水月的话。殿下居然以她的名下买下的这座府邸?这怎么可能啊!难道真的如太子妃所言的一般,这皇后娘娘真的和殿下有私情?

    “你在胡说些什么,这府邸明明就是。。。”气恼的话还未说完,姬申梦就猛的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过头一脸询问的朝冷訾君浩看去。

    对此冷訾君浩倒也不解释,只是紧蹙着眉,脸色阴暗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见状,若水月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是更加的灿烂起来。“怎么样?本宫说的没错吧!所以既然本宫才是这里的主人,那本宫想什么来,来做什么,你姬申梦管的着吗?”说道最后,若水月是直接挑衅的冲姬申梦挑起了眉头。

    闻言,姬申梦顿时大怒,再也忍不下去了,指着若水月就怒骂了起来。“若水月,你个贱人,你。。。”

    然而,姬申梦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率先给厉声打断了。“你给本宫闭嘴,否则。。。”

    “否则怎么样?难道你还真要为了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打我不成?”瞪着冷訾君浩,姬申梦是一脸的毫无畏惧。

    眼前的状况,让若水月的眉头不由的一紧,随即便是想到了什么似乎,讽刺了笑了起来。她姬申梦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太子妃,可她居然敢和自己的夫君,一个太子作对,这说明什么?而身为男人,身为太子的冷訾君浩却只是对她训斥,怒吼,却偏偏没有对她动手,这又说明了什么?若这些放在现代还好解释,可偏偏是在男权时代的古代啊!看样子对于他们的关系,她是真的忽略了什么。

    “本宫最后,最后再说一次,立刻,马上,给本宫滚回去。”紧蹙着眉,冷訾君浩狠狠的闭了闭眼,压下一股怒气后,是厉声冲姬申梦吼道。这女人,看样子真的是被自己给惯坏了。

    “我不。。。冷訾君浩,你难道忘了吗?我才是你的妻子,你的太子妃!而这个女人,她最多不过就只是你的一个情妇,你为什么要如此的护着她啊!”面对冷訾君浩的怒吼,姬申梦也爆发了,对着他就撕心裂肺的怒喊了起来。

    一时间冷訾君浩是勃然大怒。“姬申梦,你。。。”

    “你有种就再给我说一遍!”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便见若水月突然黑着一张脸走到了姬申梦的面前。

    瞪大着双眼,怒视着若水月,姬申梦一脸挑衅的说。“没错,本宫骂的就是你,若水月你个不知羞耻的贱人,你。。。”

    随着姬申梦的话,冷訾君浩连同一旁的夏侯夜修脸色在瞬间黑了下去。

    冷訾君浩正欲上前阻止她在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若水月这边已经彻底地发飙了。只见她眸光一狠,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了姬申梦的脸上。

    “啊!噗!”随着姬申梦的一声惨叫,一口鲜红的血顿时就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可想而知,若水月的这一巴掌打了有多么的用力。

    突然的状况,让冷訾君浩的其他女眷无一不惊,随之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似乎生怕若水月的那一巴掌就会扇到他们的脸上。

    对此,冷訾君浩明显的有些头疼,可现在这种他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可说是她姬申梦咎由自取。

    “啊!血。。。”突然发现自己吐出的血,姬申梦顿时就大叫了起来,随即猛的转过头,就一副欲将若水月千刀万剐的神色。“贱人,你居然敢打我!”

    眸子慢慢变色的同时,若水月嘴角一扯,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刚好,你们姬申一族欠我的,我就率先从你身上讨回来。今儿老娘就要废了你!”说完,若水月突然双手猛的一张,提起内力就朝姬申梦的身上打去。

    见状,冷訾君浩心中一急,上前就欲阻止她,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啊!”随着姬申梦的一声惨叫,她是直接被若水月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掉到了屋顶后,又滚了下去。

    突然的状况,看的旁人是目瞪口呆。似乎都没有料到身为皇后的若水月,居然真的会对北辟的太子妃动手。

    尽管如此,若水月却依旧没有要善罢甘休的意思,只见她急速的来到她的身边,再次提起内力就又一次的朝她身上打去。此时她的脑海中全是他们姬申一族这一年多来对她的伤害,及其她那三十多名惨死的星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