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就在若水月狠绝的手掌即将打在姬申梦脑灵盖的时候,冷訾君浩却以极快的速度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旁,拦下了她那要命的一击。“你这样会打死她的。”

    冰冷的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眉头一挑,扯着嘴角就邪恶的笑了起来。“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今儿,我不光要取了她的狗命,更要将她这个贱人给碎尸万段。”话一落,若水月以左手猛的推开冷訾君浩,右手再次朝姬申梦脑灵盖攻击而去。

    见状,冷訾君浩心猛然一绷,不敢有片刻的迟疑,再次出手将若水月的攻击给拦了回去。“不行,你不能杀了她。”

    眉头一紧,若水月语气冰冷而又坚决的问道。“如果今儿,我一定要杀了她那?”

    闻言,冷訾君浩并没有回答,只是蹙紧了眉头,一脸不悦却又很是坚持的直盯着若水月。姬申梦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太子妃,而若水月此时的身份是南拓的皇后,若姬申梦真被她给杀了,那要他冷訾君浩的脸以后往哪儿放啊!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是他北辟怕了他南拓那!而且重点还是姬申梦可是他当年。。。

    思绪在这时被若水月突然给打断。“这么说你一定是要护着这个贱人了是吗?”目光狠绝而又冰冷的怒视着冷訾君浩,若水月是咬牙切齿的冲他质问道。

    一声重叹之后,冷訾君浩终于被迫无奈的开口道。“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我的太子妃。我。。。”

    他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太子妃?她还是你的太子妃?呵呵,这么说当初你说要为我休了她是骗我的了??”

    那一刻,冷訾君浩清晰的在她嘴角看到一抹苦涩,心顿时就不由的因她而紧绷了起来。

    就因为若水月嘴角那明显的苦涩,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但很快便又松了回去。唉!不得不承认,月儿这演戏的技术还真是炉火纯青了!若不是知道她心里恨冷訾君浩恨的入股,光凭她脸上的神色,他还真会错以为她还真的爱着冷訾君浩那个混蛋那!

    对于若水月的话和神色,冷訾君浩的其他家眷无一不沉了脸。毕竟光凭这些,就可以证明这南拓皇后和殿下是果真有私情了!

    至于姬申梦,虽然浑身疼痛,接近昏厥,但若水月的话她还是听的是一清二楚。虽然恨,可此时的她却根本无力还击。

    顿了顿,冷訾君浩是急忙开口解释道。“不是的,月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眉头一挑,若水月反问道。“那请你告诉我,事情究竟是那样的?而她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是你的太子妃?”

    “这个。。。”面对若水月的质问,冷訾君浩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毕竟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见冷訾君浩吞吞吐吐的样子,若水月是彻底的没了耐心。“你该知道,我若水月此生最恨的就是被欺骗。所以。。。”

    “没有所以,绝对没有所以。。。”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突然着急的给打断了。她的所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所以,就意味着他不但会失去她,还会失去两个孩子,甚至是南拓国不久后的大权。而那也是他绝对绝对不能失去的。

    看着殿下因为眼前的那个女人的一句话,而惊慌失措的摸样,众女眷无不惊愕且嫉妒。毕竟从这儿就可以看出殿下会是多么的‘在乎’她。当然,其中那正一脸阴狠的怒视着若水月的初月除外。

    眸光一闪,若水月冷冷的说。“有没有所以,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

    “月儿,你别这样,我。。。”

    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被打断了。“叫我别这样也可以,除非你给我休了姬申梦这个贱人,否则,没得商量。”若水月此时的语气是坚决万分。之所以没再坚持杀姬申梦,而是让冷訾君浩休了她,并非是因为她真的想要放过她,而是她不想要因为姬申梦,现在就冷訾君浩闹僵了关系。再说了,只要姬申梦不再是他的太子妃,她想要对付她,那可说是更加的容易。

    休了太子妃姬申梦?因为这句话,让原本嫉妒哀怨怒视着若水月的众女眷们,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这对她们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毕竟只有殿下休了姬申梦,她们这才会有机会坐上太子妃的宝座!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初月。

    蹙了蹙眉,冷訾君浩是一脸为难的看着若水月。“可是,可是废太子妃不是件小事,必须要有我父王的诏书,而现在我们又是在南拓,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完成的事儿。”

    “行,那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够你给你父王传信了吧?”

    衡量再三后,冷訾君浩终于无奈的妥协了。“那好吧!”

    “还有,虽然我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但,从今儿起,你不能再给她太子妃的待遇了,否则。。。”话还说完,若水月就一脸威胁的直盯着冷訾君浩。

    沉闷的朝姬申梦撇了眼,冷訾君浩无奈的点点头。“行,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照办。”

    “你最好不要再妄想骗我了,若你再骗我一次,我和你就真的完了。”见状,若水月又是一脸‘不放心’的威胁了一句。

    又重重的点了点头,冷訾君浩一时间显的更加无奈。“你就放心吧!”

    “既然如此,今儿我就看在你的面上,暂时饶她一条狗命。”说罢,若水月似乎还不解气的朝地上的姬申梦又是狠狠的一脚。

    “嗯!”随之而来的是姬申梦吃疼的呻吟。虽然此时浑身疼痛难忍,可他们的对话,她还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原本就恨毒了若水月的她,此时更是恨不得将若水月给挫骨扬灰。今日的耻辱,她姬申梦是绝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若水月,你给我等着!

    虽然对此虽然有些不悦,可冷訾君浩最终还是什么也都没说。只是蹙了蹙眉,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也正是因此,其他女眷随之得出了一个结论。得罪谁都万万不能得罪了这个南拓皇后啊!因为她的一句话,不光能夺去别人的光环,更能夺取别人的性命。

    注意到众女眷们眼中闪过的光芒,原本还一脸狠绝怒视着若水月的初月,突然眸光一闪,一脸恭敬的望着若水月款款上前,欠身唤道。“主子。”

    闻声,若水月的视线这才缓缓的转了过来。“啊!是初月啊!怎么样?在这儿过的还好吗?”

    点点头,初月微微笑道。“托主子的福,殿下对我很好。”

    看着她一脸的恭敬,一抹讽刺的笑意在若水月嘴角是一闪而过。刚不是还一副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摸样吗?怎么现在又?罢了!无论她想要做什么都随她吧!反正她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挑眉间,若水月点点头。“那就好!行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说着,若水月又一副意味深长的朝冷訾君浩看了眼。

    而这次,对于她要离开,冷訾君浩倒也没有挽留,只是点点头一脸若有所思的说。“你一路小心。”

    “知道了!”冲他淡漠的笑了笑,若水月转身就走了出去。

    那一刻,冷訾君浩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狠绝。

    见若水月离开,夏侯夜修也不再多呆,转身就急忙跟了上去。

    一上马车就见夏侯夜修跟了上来,若水月立马脸色一沉,没好气的冲其吼道。“你上来做什么?给我下去。”

    “我不。”说着夏侯夜修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是紧紧地贴着若水月坐了下去。

    见状,若水月也不客气,伸手就直接将他从身边推了开。“走开,找你的那三宫六院,三千佳丽去。”

    闻言,夏侯夜修脸上的笑容顿时不复存在,有些郁闷,又有些委屈的开口道。“你明知道我不会真有其他女人的,你为什么还。。。”

    “我知道什么?抱歉,我什么都不知道。”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一脸没好气的给打断了。

    “可是。。。”

    “可是什么?你要有三宫六院,三千佳丽,这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那么说,还不是被你给逼的。”憋了瘪嘴,夏侯夜修闷闷的回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什么?我逼的?你。。。”随之马车里秋府越来越远,若水月的分贝也越来越高。

    一见若水月有火山爆发的征兆,夏侯夜修是急忙开口道。“事实嘛!若非你一副要强了我的摸样,我会那么说吗?”

    两眼一眯。“怎么?你就如此的不希望我强了你?还是说我强你,别要你的命,还让你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