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之前以冷夜的身份,我的确不希望。不过现在嘛!求之不得!”说着,夏侯夜修嬉皮笑脸的又朝若水月坐近了几分。

    若水月不语,只是蹙着眉,冷冷的盯着他。

    见状,一声叹息后,夏侯夜修闷闷的启唇解释道。“因为之前我不知道你已经知晓了我和冷夜是同一个人,所以你那么对我,我一点儿都不开心,反而还有些生气。不过现在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肯定就不一样了!”若早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那他还不直接将其按翻,吃干抹净?

    微蹙着眉,斜视着夏侯夜修,若水月冷冷道。“反正都是同一个人,这有差吗?”

    “当然有差了!”闻言,夏侯夜修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你想,若我背着你去勾引水倾城,甚至还想要强了她,你会开心吗?尽管你和她是同一个人,可在什么都没有挑明的情况下,你会愿意吗?”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是一阵哑然。算是默认了他的话有理。

    见状,夏侯夜修又继续解释道。“那种情况下,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上了冷夜。虽然冷夜还是我,可那毕竟不是我的真正身份,所以我很不开心,而为了让你对冷夜死了那条心,所以我这才故意说以后要娶好多女人。可那知道你却。。。”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和冷夜是同一个人?”蹙了蹙眉,若水月还是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要听实话?”夏侯夜修有些不大愿意的冲她问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是直接一个白眼甩在他的脸上。“废话,不然我问你做什么?”

    一声哀叹后,夏侯夜修这才开口道。“其实之所以不愿意告诉你,那是因为若,若在我们有什么误会,或者你不想要见我的时候,我能以冷夜的身份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就好比上次七夕节,你误会我和倪倩儿的时候。当然,还有就是,你要去哪儿,又不方便带上我的时候,就如这次。”说完,夏侯夜修是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若水月。

    “你倒是挺聪明的哈!”说着,若水月又是一个白眼扔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但比起前一刻,她的脸色却明显的缓和了不少。不得不承认,他的解释算对她来说还是很实用的。

    夏侯夜修嘻嘻一笑,又朝若水月凑近了几分,讨好的说。“嘿嘿,还是夫人你教导有方。”

    “贫嘴,你少。。。呀,你做什么那?”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突然的动作惊的大叫了起来。

    边脱着若水月的衣裙,夏侯夜修边坏笑道。“帮夫人你把之前未完成的事情完成了。”

    随着身上的衣物减少,若水月再次大惊的叫了起来。“想的美你,呀!夏侯夜修,你给我。。。唔!”然而,夏侯夜修也不再给她废话的机会,直接以唇封嘴。这招可是他刚从她那学会的。

    一时间两人便在马车之上上演了一出色图。

    与此同时西泠驿站

    因为昨晚一事,姬申决夫妇接近黎明这才上床休息,然而两人刚躺下不久,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闻声,两人也不敢耽搁,是急忙起身,开门。“什么情况?”看着门口的侍卫,姬申决淡漠的质问道。

    “回爷的话,门外有人送来两个精致的礼盒,扬言要爷和娘娘亲自收礼。”看了眼姬申决夫妻两人,侍卫是一脸恭敬的回答道。

    眉头一紧,姬申决和姬申罗艳对视了眼后,这才点点头。“行了!本王知道了!这就过去。”

    客堂内,是两名长相美艳的男子。他们一黑一白,一个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四周的坏境,一个却目光悠远又空洞的盯着天际发呆。

    来到客堂,目光淡漠的在两人脸上扫射一圈后,姬申决这才上前开口道。“两位是???”

    闻言,两名男子这才缓缓的回过视线。

    在看到相伴而来的姬申决夫妻俩,白衣男子的目光在瞬间明显的冷了几分。

    “我们是奉我家主子之名给摄政王送礼物来的。”看了白衣男子,黑衣男子这才轻笑着开口道。说着还不忘轻轻的拍了拍身边那两个精美的锦盒。

    看了眼他手边的锦盒,姬申决并没急着上前,反而疑惑的问道。“不知你家主子是???”

    “我家主子说,你见了礼物就知道他是何人了!”

    “哦?”闻言,姬申决夫妇对视了眼,却依旧没有急着上前查看礼物,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盯着眼前的两人。

    “既然礼物我们已经亲手送到了摄政王的手中,那我们也该告退了。”说完,黑衣男子很是有礼的从姬申决弯了弯腰,转身就同白衣男子快速的消失在了姬申决的眼前。

    “你说这里面会是什么?”看了眼锦盒,姬申决依旧没有急着打开,反而一脸疑惑的冲姬申罗艳问道。

    姬申罗艳摇摇头。“看了才知道。”说罢,姬申罗艳伸手就欲开启锦盒。

    然而姬申罗艳的手刚触碰到锦盒,就被姬申决给拉了回去。“急什么,万一里面装的是毒药那?”

    闻言,姬申罗艳震惊的看了眼姬申决一眼,随即是急忙将手缩了回去。“来人啊!”

    随即便见两名侍卫急忙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王妃!”

    “将那两个锦盒打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看了眼两人,姬申罗艳也不浪费时间,是直接开口吩咐道。

    闻言,两名侍卫也不敢有片刻的怠慢,是急忙上前打开了锦盒。“是一盒首饰,和一副画卷。”

    见两名侍卫并没有什么不适,姬申决夫妇俩这才缓缓上前。

    姬申罗艳微热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过那如雪般洁白且光滑的首饰,有些满意的点点头。“这套首饰倒不错,不光样式新颖,就连这做工都极度完美。”

    只是淡漠的看了眼她手中的那盒首饰,姬申决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的打开了画卷。

    “啊!”在看清画卷内容的瞬间,姬申决是大叫一声,随即受惊的将手中的画卷一把甩了出去。

    看着姬申决瞬间惨白的脸色,姬申罗艳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说着,放下手中的首饰,上前就将姬申决扔了的那副画卷捡了起来。

    “啊!不。。。”在看清画卷内容的瞬间,姬申罗艳两眼一睁,大喊一声后,是无法接受的直接晕了过去。还好这时一旁的两个侍卫是急忙扶住了她。

    画卷上没有别物,只有两个孩童的画像,其实正确的来说是面像,不同的是,那是以人皮精心制作的面相。可说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受惊中,姬申决好半天才回过神,似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于是又急忙上前从姬申罗艳手中抽出那副画卷,打开,再次确认。

    再三确认后,姬申决最终是无法接受的瘫坐了下去。“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是他的一双儿女啊!他们还那般的年幼,还。。。一时间,姬申决只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活活的砍了数刀,痛的难以呼吸。

    就在这时,原本已离去的两名男子再次出现在了姬申决的视线之中。

    看着姬申决那一脸痛不欲生的摸样,白衣男子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邪恶而又残忍的笑容。“怎么样?这感觉疼吗?”

    闻言,姬申决是猛的回过神,睁大着双眼,恶狠狠的冲白衣男子问道。“谁?你的主子究竟是谁?”

    白衣男子冷冷一笑。“昨晚你们不是还在妄想杀了我的少主子吗?怎么会猜不出我家主子是谁?”

    姬申决猛然一惊。“少主子?这么说是夏侯夜修干的?”话一说完,姬申决又猛的想到了什么,于是又开口道。“还是说,是冷訾君浩干的?”

    “你就慢慢猜吧!不过,我家主子让我带话给你,敢动他的女人和孩子,这白骨首饰,和人皮画卷只是对你们的一个小小的惩罚。”

    闻言,姬申决一时间不再说话,只是一脸嗜血的直盯着白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