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面对姬申决脸上的杀意,白衣男子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极度妖艳的笑了起来。“哦!对了,你一定不知道吧!是我从西泠将的那两个小畜生抓来的。当然,也是我一点点的活生生的拔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骨。那感觉,你不知道,别提有多痛快了。”

    “你说什么?”顷刻间,姬申决是脸色大变,扶着椅子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说看到你越痛苦,我就越开心。尤其是看到你为了那两个小畜生的死痛苦难过的时候。”一时间白衣男子脸色的笑意是越发的浓郁起来。只是谁也没有看到,他笑容底下,那深藏的苦涩和恨意。

    原本还一脸杀意的姬申决,在对上他这个笑容时,整个人不由的一怔。这笑容,这感觉,为什么那一刻他突然有种看到了若水月的错觉那?

    就在两人对视的时候,原本晕厥的姬申罗艳突然醒了过来。愣愣的盯着那副画卷看了半晌后,她突然悲痛不已的夺过身旁侍卫的剑就不顾一切的朝白衣男子杀了过去。

    原本冷眼旁观的黑衣男子见状,却并没有开口提醒,只是斜靠在门边,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一切。

    随着姬申罗艳的靠近,白衣男子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一个轻盈的转身就躲了过去。冷眼斜视着姬申罗艳,白衣男子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怎么样贱人?你现在是不是很痛不欲生啊?”

    “恶贼,我要杀了你。”瞪大着双眼,姬申罗艳很受刺激的挥剑便再次朝白衣男子杀了过去。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靠近白衣男子,就被突然上前的姬申决给拦了下去。

    见状,姬申罗艳顿时大怒,对着姬申决就是一阵咆哮。“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为我们的孩子们报仇。”

    “给我闭嘴。”制止姬申罗艳的同时,姬申决双眼一斜,很是意味深长的给她提了个醒。

    随着姬申决的这个眼神,姬申罗艳这才安静了下来,可看白衣男子的眼神却恨不得吃其肉,喝其骨。

    “你和我们有仇?”盯着白衣男子那张俊美,又有些熟悉的脸蛋看了片刻后,姬申决这才启唇问道。

    闻言,白衣男子的脸上顿时扯出一抹冷冽的笑意。“仔细算起来,你和我也不算是有仇。”

    “那你为什么会如此的恨我们?”若他没有看错,他看他们的目光里,有些明显且有浓郁的恨意和杀意。

    “正是因为我和你没有仇,才让我如此的恨你,恨不得刨开你的胸膛,挖出你的心。”看看你的心,究竟会长成什么样。当然后面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早已没有了意义。

    “这又是为何?”姬申决此时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长相俊美而又妖娆的男子。为何没仇,反而会恨那?

    一抹似有似无的痛色从白衣男子眼中一闪而过。“会让你知道答案的,但不是现在,而是在你全家死绝的时候,我会亲口告诉你的。哈哈,哈哈。。。”说着,白衣男子随之便一脸狂妄的大笑了起来。

    “你。。。”顿时姬申决是大怒,两眼一瞪,提起内力就欲动手。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黑衣男子突然冷笑了起来。“我劝你现在最好别轻举妄动,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在西泠啊!魉,该回去了。”黑衣男子转身冲白衣男子留下一句话便飞身离开了驿站。

    闻言,白衣男子对姬申决留下一个妖媚而又邪恶的笑容,转身也飞身离开了驿站。

    只是此时恼怒的姬申决丝毫没有注意到,在白衣男子转身的瞬间,他眼中那无法花开的悲伤和恨意。

    晚上子时,月亮从树林边上升起来了,放出清冷的光辉,照在幽静的山崖,越发使人感到寒冷。万点繁星如同撒在天幕上的颗颗夜明珠,闪烁着灿灿银辉。

    若水月一身月色长裙和夏侯夜修一身黑色金边锦袍静静的站在山巅之上。

    一阵风吹过,冷的若水月是不由的朝夏侯夜修怀里靠近了几分。“这大晚上的,你究竟想要我见谁啊?”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还不见一个人影,若水月便有些不耐烦了。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保证见到此人后,你是绝对不会失望的。”伸手搂住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轻然笑道。

    “可是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说那人不会是放你鸽子了吧?”若水月不禁抬头,有些不悦的冲夏侯夜修问了一句。

    “放鸽子?”这是什么?

    闻言,若水月立刻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那个人不会是失约了吧?”

    夏侯夜修摇摇头。“我相信那个人是不会的,尤其还是和你见面。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说着,夏侯夜修不禁眯着眼,朝远处看去。“这不,他来了。”

    顺着夏侯夜修的视线,若水月看到,在夜色之中,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

    随着男子的脚步,在看清他容颜的瞬间,若水月的两眼在顷刻间放大了数倍,惊愕又难以置信的直盯着对方。“他???”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夜修不禁问道。“怎么样?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没有回答夏侯夜修的话,惊愕中的若水月是不敢相信的反问了一句。“他?是我眼花了吗?”

    “你说那?”

    眨眼间,白衣男子已走近。看着若水月的眼中是一阵起伏。是喜,是忧,却也带着点点的恐。

    一时间若水月和白衣男子都不说话,就那么目不转睛,且又神色惊喜的直盯着对方。

    “你们聊,我在山下等你们。”说罢,夏侯夜修转身就飞入了夜色之中。想必这个时候,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聊的。

    随着夏侯夜修的离开,若水月这才回过了神。“恒,恒儿,是你吗?”说话间,泪已无声的蔓延过了眼眶。

    比起若水月的紧张,若水恒是明显的淡定了许多。“姐,是我。我。。。”

    若水恒的话还未说完,就因为他的那声姐,就让若水月压制不住心中喜悦,上前就一把抱住了若水恒。“我不是在做梦吧?你居然还活着,真的还活着。”这样的惊,这样的喜,是她之前不敢想象的。

    “是的,是我,我活着,一定都还活着。”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一抹无法言喻的痛从若水恒眼中一闪而过。其实没人知道,比起这么痛苦的活着,他令愿当时夏侯夜修没有留下他。

    好一会儿,若水月这才终于松开了若水恒。“来,让姐仔细的看看你。”看着那眉宇间与自己奇迹相似的恒儿,若水月心中的喜悦之情是难以的形容。“嗯,你长高了,也成熟了,就是更瘦了。”说道最后时,若水月的眉是微微蹙了起来。

    见状,若水恒扯了扯嘴角,有些淡漠的笑了笑。“不是更瘦了,只是更结实了而已。倒是姐姐你,你才是真的瘦了不少。”

    “那里,姐姐我那是。。。对了,姑姑那?”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猛的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开口问了一句。

    闻言,若水恒的眉头在瞬间是明显的一紧,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挣扎后,他这才有些悲哀的开口道。“去世了。”

    顷刻间,若水月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怎么去世的?还有,当时你不是被夏侯夜修给折磨至死了吗?怎么现在却又?而且既然你一直都还活着,你为什么却直到现在才来见我?”似乎直到这时,若水月才想到这个重大的疑惑。

    嘴角牵强的扯了扯。“她是病死的。至于我为什么还活着,其实这都是托了姐姐你的福。若非因为主子爱上了你,怕真的杀了我后,你会恨他。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在临刑前将我们和别人掉包的。”

    闻言,若水月更是大惊。“掉包?主子?你说的主子是指夏侯夜修吗?”

    若水恒点点头。“对,被他掉包后,为了以后不万事都依附姐姐,能真正长大,所以我恳求他将我收于他的门下。”

    “那这么久了,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见我?”

    眸光一转,若水恒轻然笑道。“这不是为了将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姐姐你的面前吗?”

    尽管很是内力很是激动,很是欢喜,可若水恒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还是被若水月给抓住了。可她却并没有对此说什么,只是点点,将若水恒上下打量了一番。“嗯。的确没有让姐姐失望。”

    那晚,若水月姐弟俩聊了很多,很多,直到寅时这才挥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