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站在悬崖之巅,望着若水恒远去的身影,若水月原本明亮的眸光顿时暗了下去,随后又亮了起来,反复几次后,她绝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

    山下马车里

    若水月刚上马车,原本已在软榻上睡着的夏侯夜修,顿时就被她惊醒了过来。待看清眼前的女人时,他的目光这才又温柔了下去。“聊完了?”

    “嗯!”若水月点点头,随即便一头扑入了夏侯夜修的怀中。

    她突然的举动让夏侯夜修是不由的一怔。“怎么了?”伸手温柔的抚摸过她那头柔顺的青丝,夏侯夜修轻轻的问了声。

    有些撒娇的在他怀中摩擦了好一会儿,若水月才缓缓的抬起了头,很是感动的说。“夜修谢谢你。”

    “额?”面对她突然的感谢,刚睡醒的夏侯夜修明显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谢谢你,谢谢你没有伤害恒儿,也谢谢你将他锻炼的如此的成熟。”若水恒还活着的事实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让她震惊了。当然,也让她太感动了。毕竟那个时候夜修明明就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也知道她靠近他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可他不但没有揭穿她,伤害她,甚至还因为她放过了她的弟弟姑姑,最后还将他锻炼的如此的成熟稳重。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猛的反应过来。随之轻然笑道。“傻瓜,他既然是你弟弟,当然也就是我弟弟了。我照顾他,锻炼他也是应该的不是?”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真的要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对于他所赋予的感动,从为像此时此刻便强烈。

    微凉的手,温柔的抚摸过若水月那精致的轮廓,夏侯夜修深情而又温柔的轻笑道。“只要你能开心幸福,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顷刻间,若水月明亮的眸子中就多了一沉雾气。“夜修,谢谢,真的谢谢你。”似乎此时若水月除了谢谢二字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了。

    唉!又来了!

    身子微微一斜,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突然一脸似笑非笑的冲她问道。“你真的想要谢我?”

    闻言,若水月是不假思索的猛点点头。“对!”

    扬眉间,夏侯夜修突然邪魅的笑了起来。“那就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光说不练有什么意思。”

    “额?”很明显,若水月没料到夏侯夜修会这么说,顿时人就傻在原处,好半天才回过神。“那,那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闻言,夏侯夜修原本懒散的搭在车壁上的脚随之就放了下来,坐直了身子,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若水月。“若你真想要谢我的话,那就用你自己谢我吧!”说话间他的脸已不自不觉的朝若水月凑了过去。

    “额?拿我自己?”怔了怔,若水月随之猛的意识到他的意思,两眼一翻,伸手就将夏侯夜修的脸给推了出去。“你个色鬼,成天就知道那事儿!”

    扬扬眉,夏侯夜修此时显的格外的无辜。“又不是我逼你的,是你自己硬要谢我的。”

    若水月的两眼在瞬间睁大了几分。“可我又没说过要用那种方式谢你啊!色鬼!”

    “话是那么说,可你也知道,身为皇帝的我什么都不缺,可偏偏就缺夫人你的那份温柔不是?”说着夏侯夜修又是一脸邪魅的朝若水月凑了上去。

    然而他的脸还未来得及凑近若水月,就再次给她给推了开。“少废话,出去驾马车。我累了,要回去睡觉了!”

    “急什么,等夫人你回报完我,我们再回去也不迟啊!”

    “美得你,赶紧给我出去驾马车去,否则我可自己走回去了哈!”说着,若水月就一副要下马车的架势。

    “怕了你了,我这就去。”见状,夏侯夜修顿时没辙,这才一脸不情愿的朝面前挪去。“你真不打算感谢我了吗?”刚挪动了一步,便见夏侯夜修一副可怜兮兮的回过头冲若水月问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也懒得同他废话,直接一个白眼扔了过去。

    瘪了瘪嘴,夏侯夜修最终还是死了那份心,一脸郁闷的钻到了前面驾马车去了。

    那晚,对若水月来说是绝对的好日子。可对姬申决一家,则是最痛苦的日子。

    抱着那幅人皮画卷和那盒白骨首饰,姬申罗艳哭着晕死过去不下于十次,而姬申决也好不到哪儿去,呆呆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宿。

    次日,天刚刚亮,一夜未免的姬申决,一把夺过姬申罗艳怀中的人皮画卷和那盒白骨首饰,就直接朝冷訾君浩的秋府赶了过去。

    然而他前脚刚出门,姬申罗艳后脚就跟了上去。

    “你怎么也跟来了?”看着还依旧一脸狼狈的姬申罗艳,姬申决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

    不复当晚那痛不欲生,伤心欲绝的摸样,姬申罗艳漆黑的眸子尽是狠绝。“作为孩子的母亲,我一定要知道残忍杀害我孩儿的凶手究竟是谁。”

    “你。。。知道了!”姬申决还想要说什么,可当注意她眼中的坚决时,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没有带着下人,姬申决夫妇俩以轻功极快的出现在了冷訾君浩的秋府之内。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闯秋府。”夫妻俩刚落地,耳边就突然响起了侍卫高亢的声音。

    “带我去见冷訾君浩。”冷冷的看着对方,姬申决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和他废话,直接开口找冷訾君浩。

    “我家殿下也是尔等想见就能见的吗?”侍卫不清楚姬申决等人的身份,很是不屑的回了一句。

    “找死。”闻言,原本就心情低沉的姬申决顿时大怒,提起内力挥掌就朝该侍卫攻击而去。

    然而就在姬申决即将击中该侍卫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挡回了姬申决那要命的一招。

    一见到冷訾君浩,该侍卫就急着汇报情况。“殿下,这两人。。。”然而他的话还说完,就被冷訾君浩的一个眼色逼的退了回去。

    冷訾君浩目光清冷而又淡漠的落在姬申决脸上的面具上。“不知道摄政王这一大早的前来,找本宫有何要事?”难道是因为昨儿姬申梦被月儿怒打的事情?

    闻言,姬申决也不同他废话,直接打开手中的锦盒和画卷。“你告诉本王,这事儿究竟和你有没有关系?”

    眉头微微一蹙,对于姬申决的质问,冷訾君浩是明显的不悦。“这是什么?”

    “你仔细看了就知道了。”

    疑惑的看了眼神色不佳的姬申决夫妻俩,冷訾君浩还是低头朝他手中的东西看去。当看清他手中的东西时,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大变。“这是,这是???”

    没有急着回答冷訾君浩的问题,姬申决夫妇俩只是目光复杂的直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丝毫的蛛丝马迹。

    注意到姬申决夫妇俩的眼中的神色,冷訾君浩脸色顿时一沉,有些不悦的冲他们质问道。“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闻言,姬申决这才一脸痛心道。“这是以我们一双儿女的人皮制作的画像,而这幅首饰,则是以他们的白骨所制。”

    “居然有这等事?”对于姬申决儿女的遭遇,冷訾君浩倒没有丝毫的惋惜与同情。他只是很好奇,这究竟是会出于谁之手?手段居然会这般的残忍。

    “等等,你们拿着这东西来找本宫的目的???怎么你们不会怀疑此事是本宫所为吧?”未等姬申决夫妇回答,冷訾君浩就猛的意识到什么,随之脸色再次一沉。

    “我们也不愿如此冒昧的前来,可送这两样东西前来的人说。。。”姬申决的话还未说完,他便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止住了。照冷訾君浩现在的态度来看,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刺杀那两个孽种一事,要是他真知道了此事,那他身为那两个孽种的生父,又怎么会如此的淡漠那?不过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更不能让他知道了,否则定还会生出其他的事端。只是照这么看,若此事不是冷訾君浩做的,那便定是夏侯夜修做的了!

    “他们说了什么?”眉头一挑,冷訾君浩一脸邪气的问道。

    “他们说,此事不是你,就是夏侯夜修做的。当然,本王也相信此事绝非你做的,所以这才前来向你确认,确认。”眸光一闪,姬申决很是淡定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冷眼看了眼姬申决,冷訾君浩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夏侯夜修做的?难怪手段会这般的残忍。不过也是,若手段不残忍,那也就不是他夏侯夜修了。

    “既然事情我们已得到了答案,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告辞。”虽然和冷訾君浩目前是合作关系,可姬申决也太清楚他绝非善类。所以此事上,他还是少和他多言才是。

    “等等。”姬申决夫妇还未来得及离开,就被猛然回过神的冷訾君浩给叫住了。

    回过头,姬申决夫妇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有件事本宫想要和摄政王你单独谈谈。还请摄政王你移步说话。”

    朝姬申罗艳使了个眼色后,姬申决这才随冷訾君浩朝一旁的凉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