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两人刚在凉亭内坐下身,妙雪就亲自端着上好的茶水送了上来。

    看了眼面前的茶水,又看了眼妙雪后,姬申决眉头微微一紧,有些坐不住的冲冷訾君浩问道。“不知道北辟太子有何要事要相商?”

    用茶盖轻轻的抚了抚茶水,冷訾君浩淡然的笑了笑。“倒也不是相商,而是本宫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请教摄政王。”

    “北辟太子还请直言。”

    “本宫想问,摄政王手中是否还有一枚南拓国的龙符?”说话间,冷訾君浩终于抬眸朝姬申决看了眼。

    在听到龙符的瞬间,姬申决的眉头是明显的一紧。“不知道北辟太子何出此言?”

    “若本宫没记错的话,摄政王手中原本有南拓两枚龙符,被夏侯夜修拿去一枚后,摄政王你的手中应该还有一枚不是?”其实这个问题他很早就想要问了,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当然其实现在也并非什么合适的时机。不过他担心若现在不问,到时候就没那个机会了。毕竟以现在的情况看,既然夏侯夜修已动手,那他定已决定和姬申决撕破脸了。而若他们一旦动起手来,夏侯夜修是绝对不会放过龙符的。

    闻言,原本还一脸紧绷的姬申决顿时笑了起来。“实不相瞒,那枚龙符早没在本王手中了。”

    冷訾君浩顿时大惊。“什么?那那枚龙符现在的下落?”

    “若本王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若水月的手中。”一想到此事,姬申决眼中就明显的闪过失策。

    “什么?在若水月的手中?”一时间就应为姬申决的这句话,冷訾君浩全身的血脉都在澎湃起来。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闪烁的光彩,姬申决面具下的脸上随之布满了讽刺。可他还是点点头应道。“对,应该是在若水月的手中没错。”

    “摄政王肯定吗?”对此,冷訾君浩还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姬申决点点头。“应该可以肯定吧!毕竟当初本王将这枚龙符教给了本王的小儿子,并让他以养病为由远远的离开了拓都。而龙符当时一直都在他身上,直到他遇上了若水月后,他身上的龙符就不见了。”一说到此时,姬申决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懊悔。若在知道那小子如此没用,当初自己就不该将如此珍贵的龙符藏在他的身上。毕竟现在龙符到了若水月的手中,想要让她将其交出来,可说是比登天还难啊!

    闻言,冷訾君浩心中更是大喜。毕竟对他来说,若水月得到了龙符,那就意味着他得到了龙符。他相信只要他开口,若水月是绝对会心甘情愿的为他献上龙符的。

    冷訾君浩此时的神色,姬申决是尽收眼底,眸光流转间,姬申决突然笑道。“若北辟太子得到了若水月手中那枚龙符,那你手中可就有两枚龙符了,也就是说你得到了南拓的四十万铁骑。再加上北辟原本的军团,那北辟国可说是战无不胜了啊!”

    闻言,冷訾君浩突然很是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见状,姬申决又开口道。“到时候,南拓国还是不是北辟国的囊中之物?”

    冷訾君浩扬扬眉,一脸好不得意的点点头。“那倒也是。”不光南拓,就连东弥,乃至于你西泠一样将会是我北辟国的囊中之物。当然后面的话,冷訾君浩并没有说出来。

    “不知道北辟太子决定何时向南拓出兵那?”眸光一转,姬申决又开口问道。要是他们真打了起来,无论最后胜的那方是谁,他都有信心成为真正的赢家。毕竟他手中还有一枚龙符!

    “此事不急,本宫另有打算。”冷眼看了眼姬申决,冷訾君浩敷衍的回了一句。姬申决的想法他又怎么会猜不到那?就算他真要对南拓出兵,那他也一定会让他姬申决的西泠军队帮他打头阵的。

    闻言,姬申决面具下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该死的,看样子冷訾君浩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啊!

    “若北辟太子没有别事,那本王就先行告辞了。”片刻的沉默后,姬申决终于是坐不住了。

    抬眸看了眼姬申决,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在冷訾君浩嘴角慢慢勾起。“那摄政王,本宫就不相送了!”

    姬申决不语,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冷訾君浩便起身离开了。

    待姬申决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中,冷訾君浩这才缓缓抬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朝妙雪吩咐了句。“去,将初月给本宫叫来。”

    清冷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妙雪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很快,便见她带着一身装扮艳丽,且暴露的初月走了回来。

    “爷。。。”一见到冷訾君浩,初月发嗲的唤了声,就直接朝冷訾君浩的腿上坐了去。

    见状,冷訾君浩倒也没有将她推开,反而一脸邪魅的挑起她的下颚,声音淡漠,却又及其性感的冲初月问道。“本宫有事问你。”

    眨了眨眼睛,初月一脸妩媚的笑道。“爷你问就是了。只要臣妾知道的,定如实相告!”

    抽回手,冷訾君浩满意的点点头。“告诉本宫,若水月手中可有龙符?”

    “龙符?”头微微一歪,初月轻念了声后,便作回忆的摸样。

    见状,冷訾君浩不由的开口提醒道。“对,龙符,有这么大一块,是金色,龙纹形状。”

    听到冷訾君浩的提醒,初月是猛的记起了什么,于是开口冲他问道。“是不是底下还有朱砂印?”

    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大惊。“对,对。怎么?这么说你真的在若水月哪儿见过?”

    初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记得我好像是在她那里见过几枚。”

    “几枚?”因为初月的一句话,冷訾君浩顿时两眼一睁,是一脸的惊喜。若若水月的手中真的有好几枚龙符,那他还在这儿挣扎做什么?直接从若水月手中得到龙符,再拿着南拓国的百万雄师铁骑,将南拓国踏为平地便是。

    初月点点头。“嗯,具体几枚我记不得了,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上月将龙符交给她的。怎么了吗?”

    冷訾君浩摇摇头。“没事。行了,本宫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说着冷訾君浩就一副欲要将初月给推下去的摸样。

    初月眉头一紧,有些不满的撒娇道。“爷。。。”

    “行了,乖,听话!晚上本宫再去陪你。”冷訾君浩是连哄带骗的将初月从他腿上赶了下去。

    “爷。。。”又轻唤了声,初月这才一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初月前脚一走,冷訾君浩后脚就一脸若有所思的冲妙雪和不远处的江龙吩咐道。“你们下去准备些上好的珠宝首饰给月儿送去。”

    “主子,好端端的你为什么???”

    江龙心中的疑惑还未问完,就被冷訾君浩一副你是白痴的摸样给打断了。“你笨啊!没听见初月说在若水月哪儿见到过好几枚龙符吗?”

    “可这和主子送珠宝首饰有什么关系吗?”

    “本宫不送些珠宝首饰,又怎么好从她手中骗到龙符那?”

    “可她会稀罕吗?毕竟她现在可是南拓的皇后啊!还会真的缺这些东西吗?再说了,既然她手中有好几枚龙符,想必她也应该知道龙符的用处,你说她真的会给你吗?”以现在的若水月来看,江龙对此可说是深表怀疑。

    对此,冷訾君浩倒不以为然。“她为什么不给?别忘了,本宫可是她深爱的男人!更是她孩子的爹啊!”直到此时,他都依旧坚信若水月对他的感情。

    扬扬眉,江龙有些无奈的说。“但愿事情最后真如主子你想的那样。”

    “那是必须的!龙符本宫势在必得。”对此,冷訾君浩依旧信心满满。“行了,你们赶紧下去为她准备些上好的珠宝首饰送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