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两个时辰后,冷訾君浩命人特别为若水月准备的上好珠宝首饰便已送到了鸾凤殿。

    看着那几大箱上好的珠宝首饰,若水月一时间是笑的合不拢嘴。

    “主子,你说这冷訾君浩怎么突然想到给你送珠宝来了?你看这些珠宝,那一件又不是上上之品啊!”看着那一箱箱装的满满的珠宝,清月一时间是两眼放光。

    闻言,若水月也懒得解释,只是伸手将手中的密信递给了清月。“你看了这个就知道了。”

    那是天月半个时辰前飞鹰传书送来的,上面不但记录了冷訾君浩送礼的目的,就连他今儿和姬申决的对话,都一字不漏的被记录在了上面。

    看完内容,清月边折着字条边冲若水月问道。“那主子你有何对策?”

    见清月还在小心翼翼的折着那张字条,若水月不禁淡漠的甩了一句。“行了,别折了,直接拿去烧了吧!”顿了顿,若水月又开口道。“我还能有什么对策,给他呗!”

    闻言,清月的两眼在瞬间睁大了几分,大惊道。“主子,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那么宝贵的龙符怎么能给他那?”虽然之前对龙符的事情她并不怎么清楚,可后来听冷峻一说,她这才明白这龙符代表着什么。

    见状,若水月轻然一笑。“看你那样!我是要给他龙符,可至于真假,那就得他自己却判断了。”

    听她这么一说,清月是明显的松了口气。“就知道主子是绝对不会轻易便宜他的。”

    “行了,命人将这些珠宝搬去底下密室吧!”往美人榻上一躺,若水月笑眯眯的冲清月吩咐了一句。

    “嗯,我这去。”

    原本若水月还猜想冷訾君浩晚些时候便会前来找她的,可没想到清月刚命人将珠宝搬走,他就按耐不住的前来了。

    在看到冷訾君浩的刹那,一抹浓郁的讽刺意味从若水月嘴角是一闪而过。

    起身,步若莲花的款款上前,若水月轻笑道。“这个时辰你怎么来了?”

    看着眼前的美人,冷訾君浩伸手轻挑起若水月的下颚,邪魅而又暧昧的笑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想我?我看你是想我手中的龙符吧!也不知道你冷訾君浩是太过自负那?还是太过自恋。你真以为你的美男计对我还有用吗?

    一阵讥讽的腹语后,若水月美眸微微一垂,绝美的脸上多了抹羞涩。“讨厌啦!”说着,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自己的下颚。

    眉头一挑,冷訾君浩俊美的脸上顿时堆满了戏谑的笑容。“讨厌?你是在说我吗?那我可回去了?”说着,他便一副转身欲走的摸样。

    tm的,老大不小了,还玩什么风骚?要走赶紧滚,以后老娘真的待见你啊!

    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后,若水月还是伸手拉住了他,嘟着嘴,佯装不满的撒娇道。“你,你欺负我。”

    “哈哈。”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这个反应,冷訾君浩是相当的满意。“傻丫头,我疼你都还来不得,怎么会舍得欺负你那?”说着,冷訾君浩微凉的手,不由的抚摸上了她那头柔顺的青丝。

    见状,若水月顺势就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他的怀里。一脸‘满足’而又‘幸福’道。“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那是!你可是我冷訾君浩最爱,最宝贝的女人了!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那?”搂着怀中的女人,冷訾君浩很是温柔的说道。

    他没有看到,他怀中女人,那一刻脸上的不屑和鄙夷。最爱?最宝贝的女人?呵呵,难怪世人都说,有时令愿相信世界上有鬼,都莫要相信男人的那张嘴!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嘴。

    “对了,我命人送来的东西都收到了吗?”这时冷訾君浩突然松开了怀中的女人,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

    两眼一眨,若水月问。“你指的是那几箱珠宝首饰吗?”

    冷訾君浩点点头。“对,就是那几箱珠宝首饰。怎么样?还是喜欢吗?要是不喜欢,我命人再给你准备些送来。”

    “喜欢,都非常喜欢。只要是君浩你送的,我都喜欢。”说着,若水月嘴角微微一扯,冲冷訾君浩露出一片极度灿烂的阳光。其实正确的来说是,只要是白白送上来的钱财宝物,她若水月就喜欢!

    “你喜欢就好!对了,孩子们那?我好久没见过他们了,怪想他们的。”原本若水月还以为他会提龙符了,可一开口,他提的确是孩子。

    “在屋里那!”

    “我去看看他们。”说着,不等若水月开口,冷訾君浩便率先走了进去。

    清月和几名星使刚从若水月床下密室出来,准备出去就遇到了冷訾君浩。

    在见到清月等人的瞬间,冷訾君浩的脸色是不由的一沉。“你们这么多人在月儿房里做什么?”

    “我们,我们。。。”被冷訾君浩突然这么一问,清月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然而就在这时,若水月走了进来。“是我命她们在我房里呆着的。”

    眉头一紧,冷訾君浩有些不解的看着若水月问道。“你这是为什么?居然让这么多人在你房里呆着!”

    扬扬眉,看了眼清月等人,若水月一脸淡漠的解释道。“还能为什么,让她们保护孩子啊!自从发生那事以后,孩子们的安全我不得不防。”

    “可你也不用安排七八个人啊!”看着那站了一排的女人,冷訾君浩是一脸的不悦。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没好气的冲他抱怨的。“七八人怎么了?若可以的话,我还想要再增添七八十人那!那天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足足安排了三十多人都被他们给杀害了。那头若我回来再迟点,我们的孩子就被他们给。。。对,孩子不是你十月怀胎生的,所以你根本就一点都不关心他们。我不过就安排些人保护他们了,你就看不惯了?”

    冷訾君浩顿时只觉一阵头疼。“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你何必发这么大的火那?”

    白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也懒得再和他废话,只是对清月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们先出去。

    待清月她们出去后,冷訾君浩这才一脸讨好的凑上前,对若水月安慰道。“好了,算我错了行了吧?你就别再生气了嘛!”

    “我也不想啊!可每每我一想到那时的场面,我就忍不住的。。。”其实若水月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要借冷訾君浩的手除去姬申决一家。毕竟现在他为了得到龙符,是绝对百分百的想要讨好她。

    “你放心,我的人昨天就以快马加鞭的出发前往西泠了,最多半个月,你就能听到西泠帝姬神麟惨死的消息。”

    眸光一闪,若水月还是一脸的不甘心。“可是想要杀害我们皇儿的姬申决夫妇啊!”她的言下之意是只有姬申决夫妇俩死了她才能真正的放心。

    “我知道,但姬神麟可是姬申决夫妇俩现在唯一的儿子了,只要姬神麟一死,你说他们能不痛不欲生吗?到时候,我再借机除去他们,不就更容易了吗?”

    更容易?哼!小心适得其反,逼的他们狗急跳墙啊!当然这番话,若水月才不会说出来。毕竟若冷訾君浩真的命人杀了姬神麟,那到时候姬申决和他的关系还不如同水火?只要他们斗了起来,那坐收渔利的还不是她?尽管如此,可比起坐收渔利,其实她还是更希望看到冷訾君浩现在就替她除去了姬申决夫妇。

    冷訾君浩看了会儿孩子,又何她东拉西扯了半天,这才终于将话题转移到了龙符的身上。“对了,月儿!听说你手中有好几枚龙符是吗?”

    眸光一闪,若水月点点头。“其实我也没有多少枚,就只有三枚而已!”

    “三枚?”闻言,冷訾君浩的两眼在瞬间放射出溢彩的光芒。

    “是啊!怎么了吗?”眸光一转,若水月一脸疑惑的冲他问了一句。

    压住心中的那阵激动,冷訾君浩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后,才摇摇头。“没什么,只是问问而已!对了,月儿,你这三枚龙符是怎么得到的?”

    “一枚是我从我弟弟若水恒那儿得到的,一枚是我从顾海那儿盗来的。。。”

    “什么顾海?”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一脸惊愕的打断了。

    淡漠的看了眼他,若水月点点头。“是啊!原本我也没想过盗他的,可谁叫他仗着自己手握龙符,居然妄想借顾书雪一事除去我。所以了,我干脆给他盗了!”

    冷訾君浩不语,只是复杂的朝若水月看了眼。难怪顾海之前明明答应了会将手中的那枚龙符交给他,可最后却一直借雪儿未醒一事迟迟不愿交出。原来是这龙符早就被盗了啊!

    注意到冷訾君浩的神色,若水月轻笑一声后又开口道。“还有一枚是夏侯夜修给我的。”

    “这么说夏侯夜修手中还有一枚?”这样加起来就刚好五枚了!

    若水月摇摇头。“不,夏侯夜修手中没有了。因为当初我爹给他的那枚是假的。”

    “假的?”闻言,冷訾君浩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她这儿三枚,加上他手中的一枚,也才四枚啊!若当初若文荣给夏侯夜修的那枚是假的话,那最后一枚龙符就在姬申决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