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眸光流转间,若水月轻笑着问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起我龙符一事?”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题,冷訾君浩反问道。“既然月儿手中有三枚龙符,那月儿定知道龙符的用处吧?”

    扬扬眉,若水月点点头。“知道。怎么了吗?”

    “那月儿,你现在是否还如当初一般,誓杀夏侯夜修报仇?”眸光一闪,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问道。

    眨了眨眼,若水月嫣然一笑。“那还用问吗?若不是为了杀夏侯夜修报仇,我现在早已离开这破皇宫了!只是君浩,你为何突然如此问?”

    “若我告诉你,现在我有个主意,不光可以杀夏侯夜修为你若氏一族报仇,还可以灭了整个南拓,你愿意一试吗?”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故作淡漠的问道。

    顿了顿,若水月却并没有急着回答,反而冲他问道。“什么主意?说出来听听。”话是这么说,可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她若水月又怎么会不清楚那!

    迟疑片刻后,冷訾君浩这才缓缓开口道。“若我让你将你手中的龙符交于我,然后我再聚集我北辟的兵马,一同向南拓出兵。到时候你光可以为你若氏一族报仇杀了夏侯夜修,更可以掌握整个南拓。”

    掌握整个南拓?呵呵,冷訾君浩你还真当我若水月是好骗的吗?我看到时候掌握整个南拓的不是我,而是你吧!再说了,我真正想要掌握南拓,根本就不需费一兵一卒。

    “然后那?”戏,她还是的继续演下去。

    “额?”没料到若水月还会这么问,冷訾君浩顿时不禁愣住了。

    “我说灭了南拓以后那?”眸光一转,若水月淡然的问道。

    “那个时候你当然就得回我身边了!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看着若水月,冷訾君浩信誓旦旦的说道。

    扬眉间,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这倒不错!”

    闻言,冷訾君浩心中一喜。“那这么说,你是答应将你手中的龙符给我了?”

    若水月点点头。“对,我答应将手中的龙符交给你。”

    “那你还愣这做什么?还不赶紧拿出来给我?”顿时冷訾君浩心里是说不出的着急,急着将那一块块的龙符捧在手心。

    一抹讥讽的神色从若水月脸上闪过。“急什么,我是答应给你,可没说现在哦!”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脸色也沉下去了不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过几日不就是你生辰了吗?到时候我会连同另一件礼物一块为你献上的。”扬扬眉,洁白的贝齿在粉嫩的红唇上轻轻一咬,若水月一脸诱惑的冲冷訾君浩笑道。

    另一件礼物?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摸样,冷訾君浩心中顿时笃定,她的另一件礼物应该就是她自己了吧?

    “那好,我就等着哪天的到来了!”直盯着她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冷訾君浩迟疑片刻后,终是一脸邪魅的笑了起来。无论龙符还是美人,都必定是他冷訾君浩的囊中之物。

    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而那一刻,她脸上的笑容更是妖娆妩媚之至。是的,她也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那一天,她定给他冷訾君浩一个此时难以忘怀的生辰。

    冷訾君浩的生辰转眼即到。

    这天时辰一到,若水月就带着白月出现在了水色重楼。

    坐在华丽的客堂内,若水月是直直的看着已易容成她摸样的金云花。

    金云花橙色纱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无论妆容,还是样貌都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此时的她就如同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淫荡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照主子的吩咐,这些时日我都让她在琉璃阁学习媚术和床笫之欢。”见若水月久久不语,暗月主动上前禀报了金云花这些时日的动向。

    看了眼暗月,又看了眼金云花,若水月这才满意的带点点头。“很好,看样子你将她训练的不错。”说着若水月的视线又落在了金云花的脸上。“今晚的任务我想暗月都已经告诉你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惶恐的朝若水月看了眼后,金云花这才忙不迭的点点头。

    “暗月,你和白月带上几名星使先随金云花前去,我随后便到。”

    暗月点点头。“嗯!”

    环视几人一眼,若水月又开口道。“你们可要记住了,在有问题的时候帮帮金云花。”

    “金云花,等会儿你便见机行事,若实在不行,你尽量少开口,或者冲暗月递个眼神。”顿了顿,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冲绿草青叮嘱了声。

    金云花点点头。“恩,我都记住了,主子,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金云花突然学着若水月露出一片妖娆且魅惑的笑容。

    “很好,很好,看样子我们真的不用担心什么了。”若水月只是淡淡的笑道。不知为何,看到金云花露出的笑容,她反而有种浑身不适的感觉。

    此时就连暗月都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看了眼金云花又冲凤兰嫣路出个疑惑的神情。

    若水月却只是微微笑了笑,摇摇头,示意她别想太多了。

    “好了,都准备好了,你们就出发过去吧!”

    暗月等人前脚刚走了出去,化身为冷夜的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以及夏侯博轩便走了进来。

    “怎么样?事情你都安排妥当了吗?”夏侯夜修开口问道。

    若水月点点头。“倒是你们,你们这是打算一块前往秋府道贺那?那是只排一个人去?”

    “我和皇兄去。至于三皇兄,他要留下照顾上月。”看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博轩闷闷道。

    “你和???难道夜修是打算以夏侯夜修的身份出席冷訾君浩的生辰?”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有些惊愕的问道。

    夏侯夜修摇摇头。“不,我以冷夜的身份前去。倒是你,你现在又打算以什么身份前去那?”

    若水月邪魅一笑,很是不客气的挽上夏侯博轩的胳膊。“喏,以我们南伊王的丫鬟的身份前去。”

    对此,夏侯夜修道也没有什么不满反应,只是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只是,你真的要独自前去盗龙符吗?要不,还是我同你一块去好了?”

    若水月摇摇头。“不行,你或者博轩突然不见了,反而会引起冷訾君浩的怀疑。”

    一声叹息后,夏侯夜修终于点点头。“那你万事小心,有什么事就叫我。”

    “行了,你放心吧!”

    “那行,准备下,我们也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