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今日的秋府格外的热闹非凡。

    若水月和夏侯夜修,以及夏侯博轩刚下马车,站在门外迎客的江龙就急忙迎了上前。“南伊王!冷大侠!欢迎欢迎!”

    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夏侯博轩一本正经的笑了笑。“这是本王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说罢,便见身后的侍卫将一盒精美的珊瑚礁,递给了江龙身边的家丁。

    看了眼精美的珊瑚,江龙急忙笑道。“南伊王,冷大侠,里面有请!”

    闻言,夏侯博轩不动声色的朝身后的若水月和夏侯夜修看了眼,便率先走了进去。

    见状,若水月和夏侯夜修随即也跟了进去。

    然而就在即将进入客堂的时候,若水月一个转身,便朝后院飞快了跑了去。

    后院一个荒废的角落,若水月刚翻身进去,原本在里面候着的天月就急忙迎了上前。“主子。”

    点点头,若水月直接开口问道。“东西在哪儿?”

    指了指院中的枯井,天月道。“就在里面,井底隐蔽处有个洞口,那里便是冷訾君浩的藏宝处了。不光有龙符,凡是对他来说比较贵重的东西,他都藏在里面的。”

    朝枯井除看了眼。“走下去看看。”说着若水月边率先跳了进去。

    见状,天月也随即跳了下去。

    待进入秘洞后,若水月可说是目瞪口呆。因为里面不但不像外面那般荒废,破旧。而且还是别有洞天。

    洞里可说是另一个世界,清澈的泉水由上方一个洞穴流出,如小瀑布般在小池中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池边中满了洁白的水仙,不远处有棵松树,松树上还挂着秋千。兴许是许久没碰的原因,此时秋千已上已缠满了腾枝。再往里,有个洞穴,虽说是洞穴可里面的装潢可说是奢华至极。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这是一个女子的房间。看着眼前的一切,若水月第一反应便是如此。只是能让他冷訾君浩如此宝贵之人,想必定时他的真爱吧!

    两眼一眯,若水月冷笑一声,转身便去了其后的一个洞穴。

    不同于前一个洞穴,这个洞穴才是他冷訾君浩真正的宝库。其中不但堆满了金砖,就连各种珠宝首饰,珍奇古玩也都堆成了小山。

    “主子,你看。”这时天月突然指着一个以纯金打造的柜子向若水月唤道。“龙符就藏在里面。”

    闻声看去,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该死的,居然还上了锁!”咒骂一声后,若水月是急忙从靴子中掏出匕首,想要用气将锁撬开。

    见状,天月急忙制止了她。“没用的,我试过了!”

    “那钥匙那?你知道在哪里吗?”收回手,若水月脸色有些难堪的冲天月问道。

    天月点点头。“在他的脖子上!”

    看着那把锁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突然邪笑了起来。“我有办法拿到钥匙了,走,我们先上去。免得打草惊蛇了!”说着,若水月带着天月就匆匆离开的枯井。

    很快若水月便和天月回到了客堂,只是看着里面的画面,若水月和天月顿时是目瞪口呆。

    只见堂内,金云花居然顶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容颜,魅惑在中央跳起了艳舞,且时而露出丰满的雪沟,时而露出薄纱内曼妙的曲线,神情火辣的直直注视着冷訾君浩。每一个舞步,每一个神情都是在赤裸裸的勾引着冷訾君浩。

    而堂内的宾客们也是神色各异。有人气愤,有人错愕,也有人惊艳。

    也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南拓国的一国之母啊!居然如此不顾身份的在这种场合跳这般舞,且目的还是那般的显而易见,为了勾引别国的太子!尽管那不是真正的她,可。。。

    就在这时,看着眼前的美人,冷訾君浩直觉浑身一热,不理会在座旁人,抓着金云花的手,便将其猛的拉入了怀中,大胆的抚摸着金云花如脂般雪白的大腿。

    看着满脸笑容且举止火辣的两人,冷訾君浩的女眷无一不脸色苍白阴沉。

    而初月更是紧紧地窝着拳头,脸色极度阴沉的怒视着两人。该死的贱人!没想到她都身为南拓皇后了,居然不但不顾及名声,居然还如此不知廉耻的当众跳着如此低下的舞蹈。更可恨的是,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耻的与男人搂搂抱抱。

    也因为他们的这个动作,席间顿时一片哗然。

    不少南拓大臣都在议论明儿要将此事禀告夏侯夜修,让夏侯夜修废了这不知羞耻的女人。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夏侯夜修,却如没有看见般,只是低着头一脸预计无关的喝着杯里的酒。

    可是比起夏侯夜修,夏侯博轩就没那么沉的住起了。只见他将自己手中的酒壶猛的摔在地上,一脸气愤的站起身。

    见状,冷訾君浩脸色一沉,很是不悦的冲夏侯博轩质问道。“南伊王,你这是做什么?”

    “本王也想要问你,北辟太子,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都不知道她是我南拓的皇后吗?你居然敢对她。。。”

    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冷訾君浩讽刺的打断了。“夏侯夜修都还未开口,你在这儿生什么气那?”

    “你。。。”

    “本宫知道,你一直都深爱着月儿,可怎么办?月儿她根本就不爱你。所以你就别像疯狗般在这儿乱叫了!”说着,冷訾君浩低头就在金云花嘴上狠狠的一吻。若唤作之前,他定然不会这么做的。可现在,另外三枚龙符都将是他冷訾君浩的囊中之物了,他还怕什么?不过就是和他夏侯兄弟大战一场而已!

    “你说我用不用拿块豆腐来撞死啊?”看着眼前的一幕,若水月忍不住的转过头冲身边的天月问了一句。

    闻言,天月不语,只是淡漠的笑了笑。

    “冷訾君浩你。。。”夏侯博轩还想要说什么,可就被夏侯夜修给拉了回去。“给我沉住气,别坏了月儿的大事。”

    闻言,夏侯博轩怔了怔,这才猛的记起了什么。该死的,他怎么一时生气给忘了,那女人根本就不是月儿啊!

    见夏侯博轩不再说话,冷訾君浩一时间的气焰是更加旺盛起来。“哈哈,没想到你夏侯博轩也是不过如此嘛!不过本宫倒是真的很好奇,要是今儿夏侯夜修也在这儿,他会有何等反应那?”

    “这答案我想这辈子,你都不会有机会看到了。”看了眼冷訾君浩,夏侯夜修嘴角一扯,突然邪魅的笑了起来。

    “本宫看未必!”是的,未必,待他大破南拓的时候,他定要当着夏侯夜修的面,和月儿好好的亲热一番。看他夏侯夜修能拿他怎么样!

    “那就等着瞧了!”对于冷訾君浩的自负,夏侯夜修只能还以他一个轻蔑的笑容。

    就在这时,若水月突然从外侧走了进去,直接来的了金云花身边。“主子,我有事情要向你禀报!”

    靠在冷訾君浩的怀中,金云花头也未回便直接甩了一句。“没空,有什么事儿等会儿再说。”此时的她完全就将自己当做了主子似得。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我是来告诉你金云花一事的。”说话时,若水月的声音明显的冷了下去。

    一听金云花,原本还在冷訾君浩怀中的金云花是猛的转过头。当对视到若水月眼中的凌厉时,金云花浑身是不由的一颤。“知,知道了,我这就来!”说着,金云花不敢有片刻的迟疑,是急忙起身跟着若水月走了出去。

    见状,暗月也急忙跟了上去。

    对此冷訾君浩倒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疑惑的看了眼离开的几人,便又一脸挑衅的朝夏侯博轩看了去。

    然而面对他的挑衅,夏侯博轩也不再动怒,只是冲他轻蔑的一笑。冷訾君浩啊!冷訾君浩!你可得意的实在是太早了啊!

    外面,一走到无人之处,金云花咚的一声就跪倒在了若水月的面前。“主子。”

    见状,若水月也懒得再和她废话,直接扯下自己此时脸上那张样貌平凡的易容面具,就甩在了她的面前。“将这个戴上,还有,换衣服!”

    “是!”虽然不怎么乐意,可金云花还是只有照办。

    “等会儿你一直跟着我,接到我的指示后,我们再换回来!”边换着衣服,若水月边吩咐道。

    “知道了!”

    清冷的看了眼金云花,若水月突然记起了什么,于是转过身,俯身在暗月耳边吩咐了几句。

    闻言,暗月眼中顿时是流光溢彩,很是兴奋的点点头。“知道了!我这就去办。“说罢,暗月转身就飞了出去。

    望着暗月离去的方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顿时勾勒出极度邪魅的笑容。只要再得到冷訾君浩手中的那枚龙符,那他对她来说,便再无用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