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若水月再次踏入客堂的时候,便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面对那些各异的目光,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淡漠。唯独在经过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身旁的时候,她的眼中这才有了稍许的溢彩。

    就只是那么一眼,夏侯夜修便认出了她,随即眉头是不由的蹙了起来。他不懂,好好的她为何突然又和那个女人换了回来。

    “出什么事了吗?”若水月刚坐下身,冷訾君浩似乎便注意到她和出去前的神色有了明显的差异,于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淡漠的笑了笑。“没事,都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说着,冷訾君浩伸手就欲再次将眼前的美人涌入怀中。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她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妩媚的笑着躲了开。“时辰不早了,我在我们之前的成亲的新房里等你。”低声对他说话的同时,若水月意味深长的对他使了个眼色。

    见状,冷訾君浩不疑有他,是一脸欢喜的点点头。“你先去,我随后便到!”美人,龙符,马上就是他的了。

    点点头,若水月嫣然一笑,起身便带着金云花及其白月便走了出去。

    若水月离开没多久,冷訾君浩便也随意找了个借口跟了出去。

    看着先后离去的两人,夏侯夜修顿了顿,最终还是坐不下去了,拉着夏侯博轩就跟了出去。

    曾经的新房内

    冷訾君浩一走进去,便见‘若水月’姿态撩人的躺在床上,而她身上更是一丝不挂,只有一层薄薄的轻纱盖在身上,若隐若现,极度充满了诱惑。

    看着眼前的一幕,冷訾君浩瞬间只觉自己喉头一紧,下腹一团火焰在慢慢的燃烧起来。

    嘴角一扯,‘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怎么样?君浩,我送你的第一件生辰礼物你还算满意吗?”

    愣愣的看着床上的女人,冷訾君浩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魂,猛的点点头。“满意,满意,非常的满意。”

    闻言,‘若水月’脸上的笑意一时间更加浓郁起来。伸手冲他勾了勾手指,声音醉人道。“既然满意,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喉头滑了滑,面对如此美色,冷訾君浩也终于忍不住了,急速扯去自己身上的一切束缚就朝床上的女人扑了上去。

    此时冷訾君浩丝毫没有发现到,床下居然还藏着一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随着他们床榻的摇摆,是忍不住的猛翻这白眼。一个女人,一张人皮,居然就能让他冷訾君浩。。。唉!

    床上,随着自己身下的动作,冷訾君浩恍惚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在慢慢的模糊起来。有些醉意,似乎又有些。。。

    “君浩,你这是怎么了?是喝多了吗?”看着身上动作越来越慢的男人,‘若水月’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满,又有些‘担忧’的问道。

    闻言,冷訾君浩正欲开口,突然眼前一黑,顿时人便晕了过去。

    见状,金云花是赶紧将他戴在脖子上的钥匙取了下来。“主子。”

    闻声,若水月是赶紧从床下翻了出来。“东西那?”

    “这儿。”说着,金云花是急忙将钥匙交给了若水月。

    接过钥匙,若水月嘴角一扯,很是满意的挑挑眉。“很好,你在这儿陪他,我很快就将钥匙给你送回来。”

    “知道了!”她都那么说了,身为奴婢的她还能说什么。

    握着钥匙,若水月也不再浪费时间,转身就开门出去。

    然而在房门开启的瞬间,一张气愤而又狠毒的脸蛋就出现在了若水月的面前。“初月?你在这儿做什么?”在看清对方的瞬间,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

    若水月冰冷的目光让初月的心是不由的一紧。“主子,我。。。”刚开口想要解释,初月就愣住了。因为此时她居然在房里的床上看到了另一个若水月。

    “你用的着那么吃惊吗?”嘴角一扯,若水月突然一脸邪气的笑了起来。

    听她这么一说,初月这才猛的想起了什么,于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若水月问道。“不知道主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她自信,她跟了若水月这么多年,若水月应该还是会如曾经一般的信任她的。

    扬扬眉,若水月淡漠的解释道。“也没什么,就只是想要借机盗他的东西!”

    “哦?那是什么东西?”闻言,初月脸上微微一变,有些不满的朝里面看了眼后,又冲若水月问道。

    “这你就无需知道了,因为你就算知道了,你也不会再有机会想他告密了!”说话间,若水月突然朝初月凑近了几分,很是阴邪的说道。

    闻言,初月的两眼在瞬间睁大了几分,心也在那一刻不由的提了起来。正欲开口解释什么,就被若水月一掌给拍晕在地。

    随着初月的倒地,白月和几名星使很快便从暗处走了出来。

    “将她给我带回水色重楼关起来。”冷冷的从白月吩咐了声,若水月转身就去了那个废院飞身而去。

    废院内,见若水月一出现,原本躲在暗处的天月也走了出来。“主子,怎么样?得手了吗?”

    若水月轻然一笑。“你说那?行了,在外面给我守着,我去去就回。”说罢,若水月转身就飞身翻入了古井。

    进入洞底,若水月很快的打开了柜子,以她怀中的假龙符将冷訾君浩的那么真龙符掉了包。离开时,还不忘随手带走几件珠宝。

    若水月刚将钥匙还回去不久,冷訾君浩便醒了!而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检查他的钥匙还在不在。待得到确定后,他那颗心悬着的心,这才又放了回去。

    看着身边已睡着的女人,冷訾君浩迟疑片刻后,最终还是将其摇醒了过来。

    “怎么了?”揉了揉孟松的眼睛,‘若水月’一脸无辜的问道。

    “没事,只是月儿,你答应我的另外的礼物那?”此时他最关心的还是龙符一事。

    顿了顿,‘若水月’这才猛的记起什么。“哦!你说那东西啊!放在床下那!”

    闻言,冷訾君浩心中一喜,顾不上自己赤裸的身子,翻身就下了床。

    在看到那三枚金灿灿的龙符时,他脸上的笑容是前所未有的好看。龙符,龙符,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他总算是得到了。至于姬申决手中那枚,他取得也是早晚之事。

    见冷訾君浩一脸灿烂的笑容,床上的‘若水月’突然妖娆的开口道。“我都送了你这么珍贵的礼物了,你打算如何回报我那?”

    闻言,冷訾君浩邪魅一笑,缓缓收起龙符。“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会好好的报答你的。带你上天入地,玩个痛快。”说罢,冷訾君浩翻身便再次将‘若水月’压在了身下。

    随着他们缠绵的声音,窗外若水月的身影是越来越远,而她脸上的笑容则是越发的灿烂。冷訾君浩,从现在起,我是真的可以彻底的摆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