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抿了抿嘴,初月不语,算是对若水月的默认。

    “是,之前我的确最疼你,可若是要我因为这点小事就废了她们,还将她们赶出去,我还真做不到。”

    “可是主子。。。”

    “不过为了弥补你,我能送你一件礼物。”说着,若水月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的朝初月走去。

    闻言,初月不但没有另作他想,反而还一脸期待的看着若水月。虽然不能报复她们,可若是因此便能得到若水月送的礼物,那倒也不亏。

    “先闭上眼睛,我相信这个礼物一点会让你‘惊喜’万分的。”嘴角勾勒着淡淡的笑,若水月是一脸温柔的说道。

    嘴角一扯,初月挑衅的冲暗月和白月瞪了眼后,是不疑有他的急忙闭上了眼。

    然而就在她闭上眼睛的瞬间,原本还一脸温柔的若水月瞬间大变脸。绝美的脸上除了厌恶,就是残忍。

    冰冷的盯着初月那张可人的脸上看了几秒后,若水月挥手就猛的朝她的脑灵盖上打了去。硬是用内力强废了她的武功!

    突然的疼痛惊的初月是猛的睁开了眼。在看到若水月脸上的厌恶和残忍时,她的眼在瞬间睁大了数倍,难以置信的冲若水月唤了声。“主子!”

    收回手,若水月俊美的脸上再次变回了前一刻的温柔。“怎么样?这礼物你还喜欢吗?”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错愕的看着若水月,初月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呵呵!难道这样的后果你从未想过吗?”嘴角一扯,若水月突然冰冷的笑了起来。“你为了冷訾君浩背叛我的时候,没想过吗?你偷我毒药,对上月和云杰下毒的时候,没想过吗?你联合姬申决夫妇在我身怀六甲的时候来骗我,来杀我的时候,难道你也没有想过后果吗?”

    闻言,初月脸色一白,整个人顿时就瘫坐了下去。她知道了,她居然什么事都知道了。

    蹲下身,若水月微热的手,突然抓住初月的下颚。可她绝美的脸上却又再次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自问待你不薄!可你为什么却要背叛我那?”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初月反而浑身不由的颤了起来。跟着她多年,她的手段她比谁都清楚!那不是残忍二字便能形容的!

    甩开她的下颚,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加灿烂起来。“怎么?害怕了?怕我会杀了你吗?”

    初月不语,只是一脸恐惧的直盯着她脸上的笑容。若只是杀了她,她倒不怕,她怕的是她会让她生不如死!

    “你放心好了!尽管你背叛了我,可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也杀了你的。”是的,她不会杀了她的,因为她只会让她生不如死。

    见她不语,若水月又开口道。“知道为什么我明知道你背叛了我,却还成全了你,将你送去了冷訾君浩的身边吗?”

    虽然对于若水月的这个问题,初月是有些好奇,可比起这个,她更在乎的还是她会怎么对待她。

    这是若水月突然凑到她耳边,挑着眉,一脸邪恶的说。“因为我想要亲手将你送上幸福的巅峰后,再将你重重的摔下来!”

    闻言,初月两眼一睁,一副看魔鬼似得,直盯着若水月。

    “看嘛这么看着我?从你背叛我的那天起,你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不是吗?”

    “主子,主子。。。”就在这时,一名星使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淡漠的朝该星使看去,若水月很是平静的问道。“看你风风火火的样!出什么事儿了?”

    “是,是,是上月姐姐,她突然浑身通红,发烫。”狠狠的喘了几口大气以后,该星使才急忙回答道。

    闻言,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见夏侯云杰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发疯似得冲了出去。

    若水月只是扯了扯嘴角,一脸似是而非的冲初月笑道。“看样子,天都不让你有片刻的安逸了!”回过头,若水月回头又冲暗月吩咐道。“带这贱人走,准备为上月换皮!”说罢,若水月起身就摔先走了出去。

    见状,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随即也跟着出去。

    望着离去的几人,初月整个人顿时就傻在原地。换皮?难道若水月是想要将她的皮换给上月吗?

    嘲讽的看着发愣的初月,暗月一脸幸灾乐祸的笑道。“你的‘好日子’来了!”

    一声令下,两名星使拖着初月就朝上月的房间走去。

    上月的房里

    上月因为麻药的原因是静静的躺在寒玉床上。而一旁的木板上,初月的四肢则是被死死的禁锢着。

    看着正收拾整理的若水月和白月,初月的两眼瞪的都快凸了出来,而她的心更是惊恐不已。

    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若水月边不再理会与她,而是将一把锋利的刀刃在火上烧的通红。

    待差不多了,若水月蹙了蹙眉,没有片刻的迟疑,挥刀就将上月脸上,身上的腐肉一点点的割了下来。

    看着如此血腥的一幕,再想想等会儿自己的下场,初月顿时就被吓的晕了过去。

    冷冷看了她一眼,若水月只是冷笑一声,便将一旁她自制的消毒水朝上月的全身泼了上去,然后又上药。

    见状,静静在一旁打着下手的白月,转身就将初月一把扒了光,随后一坛子烈酒是尽数的洒在了她的身上。

    待若水月的药上完了,白月的消毒工作也做完了。

    没有片刻的手软,若水月转身换了把烧红的匕首,便朝初月走去。

    若水月手中的匕首刚要碰到初月,原本晕过去了她,立马便睁开了眼。一脸惊恐不已的直盯着若水月。有恐惧,有哀求,却也有憎恨。

    “准备好了吗?”冲她邪魅一笑,若水月伸手就朝她雪白的肌肤刺了进去。

    剧烈的疼痛是深深的刺激着初月的每一根神经,想要叫,想要惨叫,可被点了哑穴的她却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见状,若水月脸上的笑意一时间变的更加浓郁起来,而手上的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一点点,一滴滴的,慢慢的将初月洁白的皮活生生的剥了下来。

    随之身上传来的疼痛,初月的意识在慢慢的模糊。然而每每在她即将疼的晕过去的时候,若水月总会对她施针,让她清醒过来,生生的尝收着这削肉剥皮之苦。

    就这样,不知道反反复复多少次后,若水月这才在她身上停止了动作。

    她是停止了,可白月却没有停止,她不但吩咐星使送来了盐水,居然还让她们送来了滚烫的辣椒水。而这些东西,最后全都泼向了已血肉模糊的她!

    冷与热,冰与火,反反复复的交叉下,她最终还是痛的晕死了过去。而银针对她都没有了半点的作用。

    “让人砍了她的双手,毒哑她,然后将她给冷訾君浩送回去。”取完皮的初月,现在对若水月来说,已没有了半点的利用价值。原本她是可以杀了她的,可她却并不想要她死的那么痛快。

    白月不语,只是点点头,便走了出去。很快,初月就被人给抬了出去。

    待初月被送走后,若水月便开始忙着为上月上皮。而她这么一忙就是三个时辰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