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再次走出房门的时候,天早已暗尽了!

    “皇嫂怎么样?上月没事了吧?”见若水月出来,一直守在门口的夏侯云杰是急忙迎了上去。

    若水月扯了扯嘴角,有些疲倦的回答道。“你放心,她已经没事了!不出半天月她便能活蹦乱跳了。至于她的脸上,最多三个月便能恢复如初了!”

    “真的?”两眼一睁,夏侯云杰好不欢喜的问道。

    “假的。”

    “啊?”闻言,夏侯云杰的心顿时便再次被提了起来。

    “笨蛋!”一脸倦意的白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也懒得在理会于他。“我去休息一会儿,等东西盗回来以后,再来叫醒我。”说着,若水月转身就欲出院,朝自己房间走去。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叫住她。“用点晚膳再睡吧!”

    若水月摇摇头。“不用。”

    “那我陪你休息去。”说着,夏侯夜修眉头一挑,一脸欢愉的朝若水月走去。

    “不要,你陪我去,那我就更不能休息的了。”拒绝的朝他挥了挥手,若水月转身便离开了。

    夏侯夜修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众人嬉笑的声音,顿时他的两眼就危险的眯了起来。

    见状,众人是赶紧闭嘴。可无一不是一脸的窃笑。

    “皇兄,若你实在想要去休息的话,那臣弟陪你怎么样?”兰花指一翘,夏侯博轩顺势就朝夏侯夜修身上靠了去,哑着嗓音低低的问道。

    对此,夏侯夜修却并没有将他一脚踹开,只是冷冷的朝他看了眼。“好啊!不过,我们再叫上水遥公主怎么样?”

    闻言,夏侯博轩一惊,是立马从夏侯夜修身上跳了开,讨好的笑道。“呵呵,皇兄,我只是和你开个微笑而已!”

    夏侯夜修懒得再理他,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还是朝若水月的房间跟了上去。

    当晚,就在若水月等人在水色重楼的宝库里忙着数盗来的金银珠宝的时候,冷訾君浩却依旧还在床上和金云花大战着。

    咚,咚,咚。。。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正忙的不亦乐乎的冷訾君浩闻声,抓起床上的玉枕,就猛的朝门上重重的砸去。

    “主子,是我!”面对冷訾君浩的怒火,门外的人不但没有吓的离开,反而急促的开口道。

    闻声见是江龙,冷訾君浩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顾不得身下的‘美人’披上衣袍就翻身下了床。

    房门开启的瞬间,不等冷訾君浩开口,便听见江龙一脸慌张的开口道。“主子,宝库出事了!”

    “什么?”冷訾君浩瞬间脸色大变。

    “刚我按时下去巡查宝库的时候,发现里面。。。”

    江龙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冷訾君浩一脸急不可耐的朝荒院的方向跑了去。

    来到井下宝库,看着眼前的一幕,冷訾君浩顿时勃然大怒。“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此时的宝库里,除了他那镶在墙内的纯金柜子还在外,他那整整一大屋的金砖珠宝早已不复存在了。

    蹙着眉,江龙一脸难看的回答道。“在对面的洞穴中发现了一条刚挖不久的地道。而地道的通向,正是我们旁边的府邸。”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那里住的是什么人?查清楚了没有?”

    江龙摇摇头。“据府邸原来的主人说,今儿他们才将那里卖了出去。具体是什么人,他们也不认,只说是一个年轻的公子。”

    “该死的。”怒骂一声,冷訾君浩挥手就是重重的一拳打在墙上。要知道,里面的珠宝可是他用以称霸打仗的资金啊!可现在。。。龙符得到了,可。。。

    思绪在瞬间停止,冷訾君浩这时猛的想到了什么似得,急忙取下脖子上的钥匙就朝柜子走去。

    在确定,他从倪诺儿手中得到的那枚龙符还在后,他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要是这枚龙符再丢了,他非发疯了不可。

    “那主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看着空荡荡的宝库,江龙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命人给本宫查,一定要查到本宫的财物都去哪儿了!本宫要一文不差的收回来。”想到自己那被盗走的钱财,冷訾君浩就气得牙痒痒。“还有,明儿一早,你就亲自去一趟西泠驿站,请姬申决过来。”

    “主子这是有何用意?”江龙疑惑的问道。

    冷訾君浩目光一沉,冷冷道。“本宫决定和西泠联盟,共同踏平南拓。”

    “主子这又何必?现在主子手中以有了四枚龙符,再加上我们北辟的军马,以是无敌了啊!为何还要去便宜姬申决那老儿?

    “我们现在金钱被盗,若不和西泠联盟,那我们的军队吃什么?用什么那?”一说起这个问题,冷訾君浩的眉头很是不悦的蹙了起来。

    “难道以我们北辟的财力还不够对付南拓吗?”

    “是,以我们北辟的财力的确够对付南拓,可本宫答应过老头,打仗的一切费用绝对不会向国库拿一文钱的。”当初他用计,在南拓,西泠,东弥三国富豪身上骗了不少的钱财,所以在打仗的消费上,他一点都不在乎。可现在,那些多的钱财眨眼之间居然就。。。

    “该死的,要是本宫知道是谁盗了本宫的宝库,本宫定将该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一想到那被盗的钱财,冷訾君浩便是说不出的心疼,气愤!

    见状,江龙急忙安慰道。“主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这笔钱财给你追回来的。”

    “行了,明儿记得将姬申决给本宫请来。”

    “主子你还真打算和西泠联盟啊?”对于同西泠联盟一事,江龙始终认为不妥。尤其是现在,现在海龙可正带着大批杀手前往西泠刺杀姬申麟啊!

    “这种情况之下,我们除了和他们联盟还有什么办法?有兵马,没粮草。”

    “我们不是还有小皇子吗?只要夏侯夜修一死,主子就根本不用出兵便能夺得南拓的大权了吗?”

    “话是这么说,可夏侯夜修还并未立皇儿为太子不是?再说了,你要知道,比起杀一个夏侯夜修,直接以龙符的权利灭了整个南拓反而更加容易。”以夏侯夜修的武功,想要杀他,除非用计,否则。。。可说是比登天还难啊!

    “可是。。。”

    “本宫知道你的担忧,不过你放心,一旦灭了南拓,我们有了足够的资金,粮草之后,本宫调转枪头,第一个灭的就是他西泠。”原本他还打算让西泠最后一个灭亡的,可谁知道姬申决他们这般不知好歹,不但想要杀了他的儿子和他挣夺南拓的大权,居然还敢骗他!若非若水月告诉他,姬申决当年给夏侯夜修的龙符是假的,他至今都还会相信那最后的一枚龙符在夏侯夜修的手里。

    “知道了!明儿一早我就去请他!”主子都那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那?

    看着空荡荡的宝库重叹一声,冷訾君浩带上龙符就同江龙离开了这里。

    两人刚走出荒院,妙雪就一脸充满的跑了过来。“主子,不好了!”

    一脸不好两字,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什么事儿又不好了?”

    “是,是前院里,突然丢进来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还有这个字条。”说着,妙雪赶紧将手中的字条递给了冷訾君浩。

    看着字条上物归原主四个血淋淋的大字,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是更加难看。将字条猛的一捏,冷訾君浩一身戾气的就朝前院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