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看到那地上那血肉模糊的女人时,冷訾君浩的眉头已紧紧的拧成了一团,厉声问道。“这女人是谁?怎么会被扔进秋府?”

    朝女人打量一番后,妙雪道。“似乎是初月夫人!”

    “什么?怎么会是她?”此时冷訾君浩的脸色可说是一片铁青了。今儿究竟怎么了?怎么状况不断啊!

    妙雪摇摇头。“她是被突然扔进来的,待我们发现追出去查看究竟的时候,外面已没有人了。”

    烦躁的朝初月看了眼,冷訾君浩冷冷吩咐道。“将她带下去,一定要将她给救活了!”虽然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但冷訾君浩相信库房被盗,和此事定有什么联系,否则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后,妙雪这才点点头。“知道了!”

    看着被带走的女人,再想想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冷訾君浩心中的怒火从未如此的旺盛过。

    次日,原本正在驿站挖空心思想要对付夏侯夜修报仇的姬申决夫妇,接到冷訾君浩的邀请,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秋府。

    客堂内,看着一脸深沉的冷訾君浩,姬申罗艳率先打破了平静。“北辟太子一早请我们前来,不知是有何要事相商?”

    迟疑片刻,冷訾君浩一脸平静的开口道。“如果本宫说同意与贵国联盟,出兵南拓,不知道摄政王和王妃有何想法?”

    “此话当真?”冷訾君浩的话刚落,便见姬申罗艳两眼放光的问道。

    冷訾君浩点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可实在是太好了,本宫相信,只要我们联手定能成功的踏平南拓的。”曾经,西泠也多次向北辟提出联盟出兵南拓,可都被冷訾君浩以各种理由给拒绝了,但现在,尤其还是在他们一心想要为一双儿女报仇的情况下,怎么能加他们不激动。

    冷訾君浩点点头。“那是必须的!而且我北辟将会出兵八十万!”他手中有四枚龙符,正是八十万人马。

    “八十万?”闻言,姬申决夫妇是一脸的惊愕。八十万?他们北辟居然有八十万大军了?

    “对,八十万!那不知你西泠出多少兵马那?”眸光一转,冷訾君浩意味深长的冲两人问道。

    姬申决夫妇对视了眼,犹豫片刻后,才闻姬申决开口道。“我西泠能出二十万!”

    “二十万?”眉头微微一紧,很明显,冷訾君浩对于他们的出兵是非常的不满。

    见状,姬申决是急忙解释道。“我西泠虽然与北辟,南拓,东弥,齐名为四大首国。可北辟太子你也知道,我西泠一向物稀人单,实在不能与贵国相比啊!”尽管他西泠的兵马并不止二十万,他也不打算全都拿出来。毕竟冷訾君浩的狼子野心他又岂能不知?

    迟疑片刻后,冷訾君浩这才一脸沉闷的开口道。“若你西泠的情况真是如此,本宫也的确不好勉强。不过,若西泠只出二十万兵马的话,那本宫有个要求。”

    闻言,姬申决夫妇的眉头随之就紧蹙了起来。

    “不知北辟太子还有什么要求?”姬申决问道。

    “既然你西泠只出二十万兵马,那本宫要求,本宫的八十万兵马的粮草,装备得由你西泠负责。”

    “这个。。。”一时间姬申决夫妇的脸色是更加难看了。八十万兵马的粮草,装备,这将会需要多少银两啊?而且战事顺利也罢,若不顺利的话,那岂不是可能会将他西泠的国库掏空?

    “怎么?难道本宫的这点要求,你西泠都无法达成吗?”见两人为难的摸样,冷訾君浩的眉头随之就微微的蹙了起来。

    一声哀叹后,姬申决这才一脸无奈的开口道。“实不相瞒,八十万兵马的粮草,装备,对我西泠来说的确困难了些。”

    “若真是如此,那这样,你西泠出八十万兵马,而你们的粮草,装备由我北辟负责如何?”冷訾君浩相信,就算西泠倾尽一切,都根本那不出八十万兵马的。

    “这。。。要不这样,我们西泠出四十万兵马的粮草,装备?”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色明显了暗了几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北辟便也只能派出四十万兵马了!”吃亏的生意,他冷訾君浩才不会去做那!

    “可是。。。你就北辟太子所言吧!”思索片刻后,姬申决最终还是妥协的点点头。只是四十万兵马,再加上他西泠的二十万兵马,真的能对付的了南拓吗?

    “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六十万兵马,也未必拿不下南拓。而且真正算起来,他北辟根本就没有费一兵一卒不是?

    就在这时,江龙突然走了进来。“主子。。。”

    看江龙的神色,冷訾君浩顿时便意识到什么,随之起身冲姬申决夫妇客气的笑道。“本宫还有点事儿要处理,就先不奉陪了!至于出兵一事,我们晚些再另作商议?”

    姬申决夫妇闻言这才急忙起身。“那本王就不打扰了!”

    点点头,冷訾君浩转身就从身后的妙雪吩咐道。“妙雪送客!”

    待姬申决夫妇离去后,冷訾君浩这才将自己的视线又落回了江龙的身上。“她的情况怎么样?还能救活吗?”冷訾君浩指的是初月。

    江龙点点头。“她虽然全身大部分的皮被剥了,但并未伤及性命。只是。。。”

    “只是什么?直言。”

    “只是她被毒哑了,而且双手也被砍了。很明显,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而对方就是怕她透露消息,这才对她如此残忍的。”一想到初月的情况,江龙的眉头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脸色沉了沉,冷訾君浩又问道。“那她现在怎么样?醒了吗?”

    江龙点点头。“已经醒了!”

    “走,带本宫去瞧瞧。”尽管她没了双手,被毒哑了,但他还是有办法将她心中的话吐出来。

    秋府一处的房间内,此时的初月全身被白布紧紧的缠着,只有露着一双乌黑的眼睛。

    在看到冷訾君浩的瞬间,她原本绝望的眼中顿时布满了晶莹的泪光。她还以为她现在这副摸样了,他便不再理会她了,可没想到,他居然。。。

    “好了,你也别再难过了!你放心,本宫一定会将你治好的。”注意到她眼中的泪光,冷訾君浩很是淡漠的安慰道。

    闻言,一时间初月更是泪如雨下。

    见状,冷訾君浩眼中明显的一闪过一抹厌烦。“告诉本宫,只是谁将你害成这样的?本宫一定将其千刀万剐,为你报仇。”

    感动的看着冷訾君浩,初月想要说若水月,可张了张嘴,却根本没有声。一时间急得初月是猛眨眼睛。

    “别急。。。要不,对了,你现在能坐起来吗?腿还能动吗?若是能,你就眨一下眼睛。”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问道。

    得到答案后,冷訾君浩便立马吩咐人,端来一大盆沙,又亲自将其扶了起来,使得初月的两条腿放在沙盆里。“现在,你就用脚,将害你的人写出来。”

    看了眼冷訾君浩,初月点点头,微微动起了脚。

    随着初月用脚在沙中写下的第一个字,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就绷了起来。就连一旁的江龙也是不禁一愣。若!?难道是若水月?

    看了眼冷訾君浩后,初月开始动起了脚,然而就在冷訾君浩和江龙认真的看着她脚下写的内容的时候,一枚飞镖突然从窗外飞出,直直的刺入了初月的喉咙,顿时初月就没气息!

    见状,冷訾君浩和江龙顿时大惊,待他们再追出去的时候,窗外根本毫无一人。

    看了眼屋内已死的女人,又看了眼她还未写完的字,冷訾君浩却显的格外的平静。“让人埋了她。”

    “知道了,只是主子,她想说的会不会是。。。”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江龙这么一提,冷訾君浩便已猜到了他想说什么,于是急忙否决道。“她昨儿可说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根本就没那个机会。”

    “但她可以派人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她的。再说了,这初月是她一手带出来的人,无缘无故她怎么会对她动手?而且手段还如此的残忍?”这一刻,连冷訾君浩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真的不相信那?还是不敢相信。

    听他这么说了,江龙还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但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