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刚和冷訾君浩商定好出兵时间,姬申决便随即修书姬神麟,命起大量收购粮草,且准备兵马攻打南拓。

    然而得到的回信却是西泠国各城正严重缺粮,别说要筹齐六十万兵马两个月的粮草,就连百姓们现在的用粮都出现了危机。据说是十日前,水色重楼所为。

    为此,姬申决和姬申罗艳顿时大怒,只能命其往他国购买粮草。可得到的答案更是令其震惊不已,因为水色重楼不但对西泠下了手,就连北辟和东弥,甚至于南拓都一样未放过,唯独不同的是,在对待东弥和南拓上,他们却保证了百姓的用粮,并未如西泠,北辟般,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思索再三后,姬申决夫妇最终还是决定,在此事上要找冷訾君浩共同商量个对策出来。毕竟被明显针对的可就是他们两国了!而且没有足够的粮草,他们这仗也根本就打不下去。

    而与此同时,冷訾君浩也正收到北辟帝命人从北辟传来的书信。说的,也正是北辟严重缺粮的问题。

    姬申决夫妇一到,冷訾君浩随即便也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道。“看样子你们西泠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啊!”

    “是啊!所以这不,来找北辟太子你商量对策来了!”点点头,姬申决是一脸沉重的回答道。

    “先坐吧!”冲姬申决夫妇客气的说了句,冷訾君浩回头就冲身旁的丫鬟吩咐道。“上茶!”

    待茶上桌后,冷訾君浩这才一脸严肃的冲姬申决问道。“在此事上,你们有什么看法?”

    “此事应该和南拓还有东弥脱不了关系。”姬申决有些气恼道。

    闻言,姬申罗艳急忙补充道。“没错,而且看样子,我们联盟出兵南拓之事已传来出去,否则我们两国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严重缺粮的问题。”

    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啊!而且从此事上看,南拓和东弥之间应该是得到了某种默契,或者说达成了某种商议。”说着,说着,冷訾君浩的眉头再次紧蹙了起来。

    “那依北辟太子看,此事我们该怎么做?若再这么下去,别说我们没法出兵南拓了,甚至连我们两国都很有可能因为缺粮一事,面临前所未有的大饥荒啊!”姬申决一脸头疼的开口道。

    “饥荒都还是个小问题,若这个时候,南拓或东弥出兵我们两国的话,那我们两国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甚至于我们两国都会。。。”灭亡两字,最后姬申罗艳是实在难以出口。

    一声重叹后,冷訾君浩终于沉沉的启唇道。“事到如今,我们只能从源头抓起来。”

    “北辟太子的意思是?”姬申决有些不解的问道。

    “既然此事是水色重楼弄出来的,那我们是该去会会这个水色重楼的当家,水倾城了!”

    “水倾城?可传言不是都说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吗?想要见她,依本王看,未必那么简单。而且既然她故意针对我们两国,又怎么会见我们那?”

    嘴角一扯,冷訾君浩冷冷一笑。“实不相瞒,不久前,本宫还真有幸与她见过一面。”一想到那个风骚放荡的女人,冷訾君浩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时他就真该和她好好的拉拉关系的。

    七夕节那日,因为见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不顾身份场合的,争着想要和那女人见面,一时好奇,他便重金赢得了和那个女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可谁知道,一个堂堂的当家的,居然不知廉耻的一见他就诱惑他上床。那时候他因为心情不佳,再加上对那个女人有所防备,于是没坐一会儿,他便离开了。

    闻言,姬申决心中一喜。“这么说,北辟太子和水倾城也算是旧识了?”

    冷訾君浩摇摇头。“旧识倒算不上,只能说有一面之缘吧!”

    “那北辟太子如何才能见得到她那?”姬申决又问道。

    “既然她是水色重楼的当家,我们当然是去水色重楼找她了。”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姬申罗艳点点头。“这也不失为是一个好办法。但愿这次见面,北辟太子能成功的说服她。让她将手中的粮草尽数还给我们。”

    闻言,冷訾君浩不禁讽刺的朝姬申罗艳看了眼。“还?呵呵,王妃未免想的也太过天真了些吧!你认为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说,她真会做亏本的买卖吗?别说还了,就算是想要给她买,说不定都有些成问题。”

    迟疑片刻,姬申决急忙道。“只要她愿意卖,多少钱本王都愿意买!”

    “事到如今本王还能说什么?只能尽力说服她了!”说话间,冷訾君浩心中却又打起了算牌。什么价,他姬申决都愿意买!若真是如此,他也许能分文不出购回北辟被收走的粮草不说,甚至还能借此机会赚上一笔那!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闪过的光芒,姬申决倒也不傻,随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今晚就去见见这个水倾城怎么样?”言下之意是他姬申决也一定要去。

    “我们?”闻言,冷訾君浩明显的有些不悦。

    姬申决点点头。“是啊!怎么?北辟太子有问题吗?若是真是有问题的话,那本王也只能托人单独去找她了。”

    眸光一冷,冷訾君浩随即摇摇头。“无碍,那就依摄政王所言吧!”让他单独去,说不定反而吃亏的将会是他冷訾君浩。

    “主子,若你们真想要说服水倾城的话,不妨带上若水月。”就在这时江龙突然开口提醒道。

    “为什么?”说话的是姬申罗艳。很明显,一听若水月要一起去,她是非常的不乐意。

    见江龙并没有回答姬申罗艳,冷訾君浩这才开口吩咐了句。“将原因说出来听听。”

    “具我之前观察,若水月似乎和水色重楼其中一个管事走的挺近了,而且她似乎进入水色重楼都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入场费。我。。。”

    “这能说明什么?”江龙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姬申罗艳给打断了。

    淡漠的看了眼姬申罗艳,江龙忍不住的反问了一句。“想必摄政王妃从未进过水色重楼吧?”

    “是又怎么样?那种地方,本宫根本就不稀罕进去。”对此,姬申罗艳是一脸的不在乎。

    “摄政王妃也许是不稀罕,可也许王妃你不知道,水色重楼的入门费可是贵的吓的人,至于消费就更不用说了。你说,若不是和当家的有一定的关系,她能一文不出就随意的进入水色重楼吗?”

    闻言,冷訾君浩是不由的点点头。“江龙说的在理。若不是若水月和水倾城认识,且关系非凡,她是绝对不能随意进出水色重楼的。唉!看样子本宫又得要再利用她一次了!”话一说完,冷訾君浩是猛的意识到什么,于是半认真,半开玩的的冲姬申决问了一句。“摄政王不会介意吧?”

    那一刻,姬申决的脸明显的是一阵抽搐。好一会儿才见他勉强的笑道。“北辟太子真会开完笑!你利用她,和本王能有什么关系。”

    “话是这么说,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摄政王这么说,着实有些。。。”

    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姬申罗艳给打断了。“北辟太子严重了,我家王爷一直以来都只有欢儿和梦儿两个女儿,其他都不过是养的狗而已。”

    姬申决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听到姬申罗艳说的狗时,眉头是微微一紧。

    比起姬申决,冷訾君浩反而明显的有些不悦了。毕竟若水月是他的女人,若她成了狗,那他又成什么了?还有他们的孩子?

    当然,他倒没有和姬申罗艳闹翻的意思,只是意味深长的朝姬申决笑道。“话是这么说,可若王爷当初没有放弃她,反而直接用父亲的身份利用她的话,也许很多事情就容易多了!不是?毕竟她是那般的在乎你这个父亲!”

    闻言,姬申决的心微微一颤,有些不是滋味。可事到如今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毕竟在亲情与权力之中,他早已做出了选择。

    姬申罗艳明显有些不悦。“不知道北辟太子突然说这般话,究竟有何用意?”

    眉头轻佻,冷訾君浩轻然一笑。“也没什么,只是顺口说说而已!”他当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虽然他和姬申决夫妇现在是合作关系,可每每一想到他们妄想残害他的一双儿女,他就恨不得现在就将他们给活剥了!所以,既然他们让他心里不快,他又怎么会轻易便宜了他们?

    闻言,姬申罗艳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极为不满的朝冷訾君浩瞪了眼。

    “母后,父王。。。”就在这时,姬申梦突然在秦嬷嬷和一个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