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在看到姬申梦的瞬间,冷訾君浩的眉头是明显一紧。这女人!她这副摸样跑来做什么啊?

    一见到满脸伤痕的姬申梦,姬申罗艳是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惊而又心疼的问道。“梦儿,你的脸这时怎么了?”

    “母后。”轻唤一声,姬申梦顿时泪如雨下。

    见状,姬申罗艳眉头一紧,是猛的沉着脸朝冷訾君浩看去。“不知北辟太子是否能告诉本宫,梦儿脸上的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色是猛然一沉,很明显,对于姬申罗艳的质问,他是极为的不满。

    看了眼冷訾君浩后,姬申梦是急忙解释道。“母后别误会,这不关殿下的事儿,是,是若水月那个贱人打的。”

    “你说什么?”两眼猛的一睁,姬申罗艳是一阵惊呼。“那贱人居然敢动手打你?”

    姬申罗艳这么一吼,姬申梦一时间哭的更凶了起来。“母后,你们可一定要为我报仇啊!那女人当时不但动手打我,甚至还想要杀了我。若不是殿下阻止,你们现在可就见不到女儿了啊!”

    “该死的,居然还有这等事儿?”此时开口的是一脸怒色的姬申决。

    看了眼姬申决,姬申梦猛的点点头。“是啊!最后她居然还逼着殿下休了我。而殿下也答应了她!”

    “什么?”惊呼的同时,姬申决是猛的转过头,带着质问的神色直盯着冷訾君浩。

    冷冷的看了眼姬申梦,冷訾君浩浅酌了口香茶后,这才挑眉解释道。“当时之所以答应她,不过是因为她对本宫还有利用的价值!本宫可不想因为儿女私情便和她撕破了脸。”

    眉头一紧,姬申罗艳极度不满的开口道。“可尽管如此,你怎么可以答应休了梦儿那?难道你忘了,当年可是你自己亲自前往西泠向本宫和西泠老王提的亲啊!而且你当时是再三的向本宫还有西泠老王保证,你是真心爱梦儿的!还有,你说过只要你冷訾君浩一天是太子,那梦儿就一天是太子妃。但现在你居然。。。”

    一听姬申罗艳提到当年,冷訾君浩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是,当年他的确说过那些话,那时他也的确挺喜欢姬申梦的,而且还有个更重要的目的,当年他太子的地位还不稳固,所以他需要西泠老王的帮忙,帮他铲除异己,稳固地位。但现在。。。

    “本宫现在不是还没有废除太子妃吗?”看了眼姬申罗艳,冷訾君浩有些不客气的甩了一句。

    “可是。。。”

    姬申罗艳还想要说什么,就被冷訾君浩冰冷的给厉声打断了。“难道王妃管理西泠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缓兵之计吗?若本宫当时不那么答应她,你认为她会乖乖的将手中的三枚龙符交给本宫吗?”

    “你说什么?”这声惊叫出于姬申决之口。

    姬申罗艳不语,可她此时的神色也告诉了冷訾君浩,她又多么的震惊。

    见状,冷訾君浩嘴角一扯,随之一脸邪魅而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实不相瞒,现在本宫手中,共掌握了南拓四枚龙符,也就是说,本宫手中已掌握了南拓的八十万铁骑雄兵。”

    两眼一睁,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从姬申决眼中是一闪而过。四枚龙符?八十万铁骑雄兵?

    “若本宫没猜错的话,南拓最后一枚龙符,应该是在摄政王你的手中对吧?”眸光一转,冷訾君浩又开口道。

    “你说什么?”这声惊呼却是出于姬申罗艳之口的。很明显,对于最后一枚龙符的下落,她一直都并不知情的。

    见状,姬申决眸光一紧,是急忙开口道。“北辟太子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那?本王手中怎么可能还会有一枚龙符那?”

    扬扬眉,冷訾君浩轻笑道。“哦?可若水月告诉本宫,说当年你作为交换条件给夏侯夜修的那枚龙符根本就是假的。也就是说,真的龙符一定是在摄政王你的手中了不是?”

    “他说的是真的吗?”冷訾君浩的话一落,便见姬申罗艳一脸气愤的冲姬申决质问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我。。。难道你认为若水月的话能信的过吗?”眸光一转,姬申决随之反问道。

    姬申罗艳不语,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直盯着姬申决。

    不满的瞪了眼姬申罗艳后,姬申决的视线这才又回到了冷訾君浩的脸上。“依本王看,在此事上,北辟太子定时被若水月那个贱人给蒙蔽了吧!”

    就因为姬申决的那句若水月那个贱人,让冷訾君浩的眸色在瞬间明显的深了几分。微颤的心,有些心疼,也有些气愤,更在为若水月不值!姬申梦,姬申罗艳她们开口闭口的唤着若水月为贱人,那倒也没什么,毕竟她们真的有恨若水月的理由。可他姬申决怎么能那?他又怎么说的出口那?那可是他的女儿啊!他的亲生女儿啊!他居然。。。

    之前因为一心想要得到龙符,南拓的权利,所以无论姬申决对若水月做了什么,他都不觉得有什么错,毕竟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是好事,可是现在,就因为曲曲的贱人二字,便让他的心有些难过了起来。难道真的是因为得到了龙符,权利,所以他对她又开始心软,心疼了起来?

    冷冷一笑后,冷訾君浩有些讥讽的开口道。“你说,她连龙符都可以不要条件的交给本宫,那她骗本宫又是为了什么那?”

    “理由很简单,因为她恨我,所以便想要借挑拨本王和北辟太子你的关系!”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更加浓郁,更加讽刺起来。“摄政王你有所不知,她当时对本宫说的是他爹给夏侯夜修的那么龙符是假的,而并非直接说龙符在你的手中!”

    被冷訾君浩这么一说,姬申决脸色一变,是一阵语噻。

    见状,姬申罗艳看他的神色随之便变的凌厉起来。看样子最后那枚龙符果然在他手中!只是她没想到,他和她夫妻这么多年,最后他居然连她都骗了。

    神色深邃的看了眼姬申决夫妇俩,冷訾君浩又开口道。“其实本宫之所以这么说,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要确定下那龙符究竟是不是在摄政王你的手中。若龙符真的在摄政王的手中,而非在夏侯夜修的手中,那本宫也就能放心了!不过照现在的情况看,本宫应该真的能放心了。”

    “其实也并非。。。”姬申决正欲开口解释什么,便见一个侍卫突然走了进来,在江龙耳边低语了几句,便又冲冲退了下去。

    “什么情况?”见状,冷訾君浩直接开口问道。

    看了眼姬申决夫妇俩后,江龙这才启唇道。“刚探子来报,说看到若水月刚进了水色重楼。”

    “水色重楼?她是要去见谁吗?”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问道。“会不会是去见那个水倾城?”

    江龙点点头。“很有这个可能!”

    闻言,冷訾君浩思索片刻后,突然转过头对姬申决夫妇道。“不如我们现在就趁这个机会,让若水月带我们去见水倾城吧!”

    姬申决夫妇俩对视了眼,虽说眼色有些不悦,可最终还是点点头。“行,就按太子你说的做吧!”

    得到答案,冷訾君浩转过头就冲江龙吩咐道。“准备下,我们现在就去水色重楼。”

    “是。”

    半个时辰后,冷訾君浩,姬申决夫妇,以及江龙便出现在了水色重楼的大门口。

    “请购入门票!”四人刚上前就被几名清秀的白衣男子给拦了下来。

    “我们不是来玩耍的,而是来找人的。”江龙客气的解释道。

    “抱歉,不管你们是来找人还是来享受的,只要想进入这大门,就一定得要购买门票。”看了眼四人,其中一名白衣男子冷清的回答道。

    “我们来找的不是别人,而是若水月。”

    怔了怔,白衣男子还是固执的说。“不管你们找的是谁,必须得要按照我们的规矩办事!当然,若你们不想要购买门票,那就请在这里等她吧!”

    “你。。。”

    “行了,买门票就买门票吧!”最后冷訾君浩终于是看不下去了。

    然而听了冷訾君浩的话,江龙却依旧没有任何掏钱的动作,反而一脸若有所指的盯着姬申决夫妇俩,言下之意是想要他们出钱。

    郁闷的朝冷訾君浩主仆看了眼,姬申罗艳是一脸不悦的冲守门白衣男子道。“四个人。”

    “一个人三千两,四个人,一万二千两,谢谢。”说着,白衣男子很是客气的冲四人弯了弯腰。

    “你说什么?一万二千两?”很明显,因为这个数字,姬申罗艳是被吓了一大跳。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啊?

    “之前一个人不是才五百两吗?怎么现在?”见姬申罗艳有些扭曲的脸,江龙好心的冲白衣男子问了句。可心里却将姬申罗艳狠狠的鄙视的一翻,身为堂堂的一国之后,居然就因为曲曲的一万二千两?就心疼成那样。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早已涨价了。”话虽如此,可事实却是若水月早已事先吩咐过,凡是来点名早她的人,定要狠狠的敲他们一笔,因为他们定非富即贵!当然,若是她的朋友,定不会来水色重楼找她的。

    虽然不甘心,可为了见水倾城,姬申罗艳最终还是交了门票,进了水色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