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四人刚进水色重楼,便上前来两名伺候的白衣丫鬟。“感谢四位的光临,今儿四位的。。。”

    丫鬟的话还未说完,江龙便知道了她的剩下的话,于是急忙开口道。“两位误会了,我们今儿不是前来取乐的,而是来找我家夫人,若水月的。”

    “若水月?夫人?”该丫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江龙。

    江龙点点头。“是的,所以还麻烦姑娘你通报一声。”

    目光复杂的将四人打量了一番后,该丫鬟这才启唇道。“四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那就麻烦姑娘你了。”浅浅一笑,江龙很是客气的道谢道。

    水色重楼一处的院子内,藤萝花下,若水月正与众人品尝着美味的茶点,闲聊着。

    “主子。”这是该接待冷訾君浩等人的星使走了进来。

    回过头,若水月轻然一笑。“什么事?”

    “外面来了四个人,说要见你。”星使如实回答道。

    眉头微微一紧,若水月又问。“知道他们是何人吗?”

    星使点点头。“其中两人正是北辟太子冷訾君浩,和他的属下。至于另外一男一女,我没有见过。”

    听她这么一说,若水月随即便猜到了那一男一女的身份,于是点点头。“带他们去客堂,我一会儿就过去。”

    没有开口,星使只是点点头,便退了出去。

    “一男一女?这种时候,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姬申决和姬申罗艳夫妇俩了。”看了眼若水月,慕容拓灭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夏侯夜修点点头。“拓灭说的不错,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为粮草一事而来的。”

    自从那日若水月和慕容拓灭将话说开后,两人的关系反而比原来更好,以至于最后慕容拓灭和夏侯夜修也成了铁哥们。两人几乎成天都黏在一起,不但计划共同抵抗西泠和北辟,甚至还时常商量着如何瓜分两国。

    “可是若他们真的为粮草而来,为什么不找水倾城,反而点名找皇嫂那?若我没有记错,他们应该还不知道皇嫂就是水倾城吧?”蹙了蹙眉,夏侯博轩疑惑的问道。

    “想必是来找皇嫂做随客的吧!毕竟以皇嫂出入水色重楼的次数来看,说她不认识水倾城都没人会相信那!”不动声色的撇了眼坐在若水月身边,正品尝着糕点的上月后,夏侯云杰这才回过头说了一句。可话一说完,他的视线又立马不动声色的回到了上月的身上。

    “那皇嫂打算怎么做?”夏侯博轩转过头冲若水月问道。

    扬扬眉,嘴角一扯,若水月邪魅一笑。“既然粮草一事是我一手策划的,你认为我会自打巴掌吗?”说着,若水月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行了,你们先聊着,我去会会他们。”

    闻言,夏侯夜修是急忙站了起来。“我看我还是陪你一块去吧!”

    若水月摇摇头。“不用!

    蹙着眉,夏侯夜修是一脸担忧的开口道。“可万一你和他们扯破了脸,我担心你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我。。。”

    夏侯夜修担忧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放心好了!我究竟能不能同时打败他们三人,这不是还没有正式打过不是?而且再说了,就算武功我真的打不过,我不是还能用毒吗?”

    “可是。。。”

    “好了,实在不行,我再命人叫你们来帮忙可以了吧!”夏侯夜修还想说什么,便被若水月再次给打断了。

    担忧的盯着若水月看了好一会儿,夏侯夜修这才点点头。“那你自己可要万事小心了。”

    “知道了!”冲他点点头,若水月转身就走出了小院。

    距离小院不远的客堂内,冷訾君浩和姬申决夫妇正一脸着急的等着若水月。

    直到他们杯中的茶都快要见底了,若水月这才一脸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

    一见到若水月,冷訾君浩起身就急忙朝她迎了上去,很是亲切温柔道。“月儿,你可算是来了。”

    目光清冷的看了眼姬申决夫妇俩,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又回到了冷訾君浩的脸上。“听说你们急着见我?说吧!究竟有什么事?”说着,若水月上前几步,直接在主位上坐了下去。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话,冷訾君浩反问道。“听说你和水倾城很熟是吗?”

    眉头轻佻间,若水月点点头。“没错,怎么了吗?”

    “那你能带我们去见水倾城吗?”看了眼姬申决夫妇俩,冷訾君浩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开了口。

    “可以啊!”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嘴角一扯,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闻言,冷訾君浩很是满意的冲若水月露出一片灿烂的笑容。“对了,我还有个忙要让你帮!”

    “什么忙?”看着冷訾君浩脸上的笑容,若水月漆黑的冰眸在顷刻间明显的深了几分。

    “我希望在我们见到水倾城以后,你能帮我们劝她。”

    “劝她什么?”眸光流转间,若水月明知故问道。

    “这个。。。”一时间,冷訾君浩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将他们见水倾城的目的告诉她。毕竟她对姬申决夫妇俩现在可是恨之入骨的,真的很难保证她会不会突然暗中使坏起来。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闪烁的迟疑,若水月又开口道。“你放心好了,若非特别事情,倾城她一般都会听我的。”

    闻言,冷訾君浩和姬申决夫妇对视了一眼,心中是一阵大喜。“果真如此?”

    若水月点点头。“那是当然,至今为止,凡是我开口的事情,她还从未拒绝过我那!”

    “若果真如此,那你能不能让她将我们。。。”

    故意待冷訾君浩的话即将要说到重点的时候,若水月这才猛的想到了什么似得,开口打断了他。“哦!对了!若是有关粮草一事的话,那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好了!”

    闻言,不光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就连姬申决夫妇的脸色也在那一刻不由的一僵。

    “这是为什么?”蹙了蹙眉后,冷訾君浩有些不悦的冲若水月问道。

    嘴角一扯,若水月随之一脸邪魅的笑了起来。“理由很简单,因为首先我就不会答应!”

    “你说什么?”听她这么一说,冷訾君浩顿时便有些生气了起来,没好气的冲若水月怒吼了一句。

    对此,若水月也不生气,只是往后一靠,一脸云淡风轻的笑道。“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你的耳朵就出问题了吗?”

    愣愣的看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是半天回不了神,似乎他从未曾料到过,她居然会有这么对他说话的一天。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想要粮草,我可以这么的告诉你们,你们这辈子都别想了。”看着下面的四人,若水月嘴角一扯,很是轻蔑的说道。

    “你。。。”姬申罗艳闻言顿时大怒,可她刚开口,就被姬申决给拦了下来,同时扔给她一个提醒的目光。这事,还的让他冷訾君浩自己来处理!

    见此,若水月只是朝姬申决夫妇俩投去一抹阴狠的笑容。

    回过神,压着心中的怒火,冷訾君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告诉我,为什么你不会不答应?”

    眉头一挑,若水月反问道。“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答应?”

    “为什么?别忘了,你若水月可是我冷訾君浩的女人,我北辟的。。。”

    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一脸讽刺的给打断了。“你北辟的什么?冷訾君浩,你别忘了,你北辟的太子妃至今为止都还是姬申梦那!”

    闻言,冷訾君浩是猛的意识到什么,于是急忙解释道。“月儿,你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早已传书回北辟了,可就因为粮草一事,此事才给耽搁下来的。”此时,冷訾君浩是坚信,若水月之所以如此反常的同他作对,那是因为他还未废除姬申梦的缘故。

    一声哀叹之后,若水月单手撑着脑袋靠在桌上,讥讽而又不屑的看着冷訾君浩。“你难得就不知道累吗?”

    冷訾君浩眉头一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冷訾君浩你以为你究竟如何待姬申梦的,有没有休书北辟我会不知道?”扬扬眉,若水月冷冷的笑了笑。“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太自负了那?还是当我若水月真就那么的蠢?”

    心里一慌,眸光一闪,冷訾君浩是急忙解释道。“月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想其中定有什么误会,我。。。”

    “够了,你那一套一套的谎言,都收起吧!我真的听烦了,也没那个心情再陪你继续演什么戏了!”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是的,是时候和他做个了断了。

    “你说什么?演戏?”眉头一紧,冷訾君浩脸色冰冷的直盯着若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