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挑眉间,嘴角一扯,若水月一脸妖邪的笑道。“没错,而且我也想得很明白了!与此做你冷訾君浩那‘遥不可及’的太子妃,我还不如做南拓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后。”

    听她这么一说,冷訾君浩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随即脸色大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决定跟夏侯夜修了?”

    “这又何不可?起码夏侯夜修不会骗我,而对我更是真心真意。倒是你冷訾君浩,不得不承认,你实在是太另我失望了!”

    听到她说夏侯夜修对她一心一意时,冷訾君浩的心在那一刻是明显的一紧。“可是别忘了,夏侯夜修可是灭了你若氏一族的大仇人啊!”

    闻言,原本一脸看着好戏的姬申决,在那一刻眸光是明显深邃了几分。若氏一族!

    “若氏一族?”眼帘一垂,若水月轻念了一声。

    见状,冷訾君浩心中一喜,是急忙道。“没错,难道你真的能放下若氏一族的血海深仇吗?”

    “若氏一族?血海深仇?”若水月又轻声念了一句,然后在她抬眸的瞬间,她绝美的脸上顿时扬起妖娆而又魅惑的笑容。“如此深仇,我又怎么可能放下,不报那?”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色在瞬间缓和了过来。“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该和夏侯夜修在一起,而是。。。”

    他的话还说完,若水月便料到了他接下来的话,阴邪的打断了他。“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水色重楼之所以让你们北辟和西泠严重缺粮,那正是我的意思,目的就是要让你们当年为我若氏一族的惨死,付出惨重的代价。”说道最后,若水月美妙的眼中尽是杀气。

    她的话,让冷訾君浩眸孔在瞬间放大了几倍。“你,你刚说什么?”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话,他是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姬申决夫妇俩对视了眼,眸中在那一刻闪烁着同样的光芒。似乎在那一刻,他们都意识到了什么。

    目光一狠,若水月一脸邪恶道。“我说什么?我说,我要用我这双手,亲自将我若氏一族真正的仇人碎尸万段!”

    冷訾君浩的心在那一刻被紧紧的绷了起来,一脸错愕而又难以置信的直盯着若水月。

    “当年,若不是托你和倪诺儿的福,我又怎么可能会中日月蛊毒?若不是因为我中了毒,我家老爹又怎么可能为了救我,交出了龙符,尽管那龙符是假的,可也正是因此,他才被迫出征。若不是那次出征,他又怎么可能落入了你和姬申决的陷阱里面。不但让他惨死,最终还让他背负了叛国贼的恶名!所以真正害死我若氏一族的不是夏侯夜修,而是你冷訾君浩和姬申决!”一想到那被血染红的雪地,若水月的眼中就逐渐出现了嗜血的杀气。

    “你,你。。。”握成拳头的手微微一颤,冷訾君浩好半晌才吐出了几个字。怎么会?

    看着若水月眼中那嗜血的杀意,还有她那一句一句的老爹,让姬申决的心是止不住的颤抖。

    注意到姬申决眼中流露出的神色,姬申罗艳很是不满的用手推了他一把,他这才急忙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主子。”就在这时暗月突然走了进来,在若水月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闻言,若水月点点头。“告诉他们,按原计划进行!”

    “是。”目光疑惑的看了眼客堂中的几人,暗月对其阴邪一笑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目送着暗月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旁一直不安看着一切的江龙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于是冲冷訾君浩开口提醒道。“刚那名女子就是我说的,水色重楼的管事,可她居然叫她,叫若水月为主子,这么说的话,她就是。。。”

    “你猜的不错,这水色重楼的当家水倾城,就是我!”眉头一挑,若水月再次邪魅的笑了起来。

    “什么?你就是水倾城?”此时吃惊的不光冷訾君浩,就连姬申决夫妇俩也是一脸的错愕。

    点点头,若水月冷笑道。“水色重楼是我,当然不光水色重楼,若月楼和黄泉炼狱也是我的。”

    “你说什么?黄泉炼狱也成你的了?”冷訾君浩惊呼道。怎么可能,师傅怎么可能会将黄泉炼狱给她?

    嘴角一扯,若水月邪魅笑道。“没错,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能得到黄泉炼狱,那是因为我不但吸取了那个老变态所有的功力,甚至还活剥了他,将他为了狗。”

    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大怒。“若水月,你。。。”

    “当然,这些还是托了你冷訾君浩的福,若非你为了利用我,故而将我送去黄泉炼狱,我又怎么能在痛不欲生之下重生?甚至得到今天的一切?”那段曾经是她永远也无法抹去的痛!可不得不承认,若没有那段痛不欲生的磨练,那就绝对不会有她的今天。

    看着眼前这个极度‘陌生’的女人,冷訾君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好,很好,真的很好!”

    “那是当然,若过的不好,又怎么对得起你这些年的‘栽培’不是?”若水月嘲讽的笑了笑。

    深深的吸了口气,冷訾君浩久久才又开口道。“这么说,这么久以来,你在我面前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戏是吗?”虽然不远接受,可最终他还是问了出来。

    “没错!就好比你一直以来在我面前想着如何利用我而说的谎言一样!”想着她曾经的真心真意,再想想他的谎言和背叛,若水月很是讽刺的笑了起来。

    一时间冷訾君浩只觉自己的心被紧紧的捏着般的疼。“那对我的感情那?难道一直以来也都是假的吗?”蹙着眉,眯眼睛,冷訾君浩有些气愤,又有些收拾的问了一句。

    若水月不语,只是在那一刻,眸光明显的深邃了几分。真真假假,事到如今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这时,冷訾君浩猛的意识到什么,两眼一睁是一脸不安的冲若水月问道。“那你给我的龙符那?”

    一听他问龙符,若水月嘴角一扯,很是讥讽的笑了起来。“龙符代表着什么,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认为我真会那么蠢吗?”

    “你,你说什么?”得到答案的那一刻,冷訾君浩不敢接受的狠狠跌退了几步。

    “主子。”见状,江龙是急忙上前扶住他。

    见状,若水月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是更加灿烂起来。“不妨告诉你,不光我给你的龙符全是假的,就连你手中原本的那枚真的也被我掉了包!”

    “你。。。”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大怒。不断她给他的是假的,就连他原本的都被她给。。。这么一来,他现在不但是没有资金,就连军队也???

    不等他将话说话,若水月便又一次打断了他。“当然,连同你宝库中的那些钱财,现在也全到了我的手里。那个就当做是你给我分手费好了!”

    “你说什么?”顷刻间,冷訾君浩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眼前这个恶毒而又可恶的女人给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