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顷刻间,冷訾君浩恍惚感觉自己突然陷入了一股刺骨且令人绝望的漩涡之中。

    怔怔的盯着若水月看了几秒后,他这才如梦惊醒般,双目嗜血的直瞪着她,咬牙切齿道。“将你刚的话,再给本宫说一遍。”现在,他不光不敢相信,更不能接受。

    扬扬眉,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加邪魅了起来。“好啊!不过你可要听好了哦!”顿了顿,若水月这才又启唇道。“无论是你那梦寐以求的龙符,还是你宝库中的所有钱财,现在都落在了我的手中。而我和你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复仇的游戏而已!”

    随之她眼中的冰冷和无情,冷訾君浩只觉自己的心在那一刻被狠狠的撕裂了一般。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他从未想过,有天,她会如此冰冷无情的看着他。

    片刻的恍然后,冷訾君浩的双眼在变深的同时又再次睁大了几分,那模样似乎恨不得现在就上前将若水月整个人给活剥了。“你这个阴险恶毒的女人,你怎么可以。。。”

    眉头一挑,若水月扯着嘴角轻蔑的笑道。“我又怎么不可以?我阴险恶毒?是!我承认,但不得不说,我今时今日之所以能做到阴险恶毒,这些都是多亏了你的教导不是?”说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心尖上轻轻拂过。不得不承认,那是他冷訾君浩在她心上留下的伤痕。

    看着突然反目的两人,姬申决夫妇对视了眼,却依旧没有开口,只是神色复杂的直盯着若水月。

    注意到那夫妻两人的目光,若水月嘴角一扯,突然冲他们妖娆的笑了起来。只是那一刻,她漆黑的眸中有着明显的杀意!

    而这点,也正被姬申决夫妇尽收眼底。意有所指的再次对视一眼后,姬申决夫妇趁若水月‘没’留意,转身就冲了出去。

    不动声色的撇了眼姬申决夫妇俩仓皇而逃的身影,若水月却并没有派人追捕,只是一时间笑的更加妖邪起来。因为没那个必要!毕竟现在她还不想要他们死!当然正确的来说,是她还不想要他们如此便宜的就下了黄泉。

    此时的冷訾君浩丝毫没有注意到姬申决夫妇的离去,只是依旧沉着脸,怨恨的怒视着若水月。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后,看着他眼中的怨恨,若水月突然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你猜,你现在对我的恨意有没有,当我知道你就是鹰型面具男的时候,恨意那么强烈?”

    一听到鹰形面具男的时候,冷訾君浩那紧握成拳头的手,是明显的一紧,而心更是在那一刻颤抖不已!这便是这么久以来,他唯一害怕被她知道的事情,可没想到。。。

    忍着自己颤抖的心,冷訾君浩沉默片刻后,终于再次启程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鹰型面具男的?”

    “你还记得知晓我有孕后的那个夜晚吗?为了逼你杀了我,倪诺儿那晚的秘密可真是没有少说啊!”讽刺的扯了扯嘴角后,若水月又开口道。“说真的,那个时候的倪诺儿也真是够蠢的,事情都发展到了那一步了,居然还在相信着你的那些狗屁谎言。呵呵!”

    闭了闭眼,冷訾君浩很是懊恼的咬了咬牙,紧了紧自己手上的拳头。原来她在那个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那后面的一切,她。。。

    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事到如今他却也不得不相信了!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再次勾起了笑,只是这笑容里却有种说不出的讽刺和轻蔑。“知道吗?当知道你就是鹰型面具男的时候,我真的对你是充满了‘佩服’,‘佩服’你的心机,更佩服你的残忍和无情。”顿了顿,若水月再继续开口道。“前一个时辰你我还在成亲,还洞房花烛,可后一个时辰你却就变了脸,不光残杀了我那么多的人,居然还。。。”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多了,可每每一想到那个被鲜红的血液染红的夜晚,若水月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的颤抖。

    随着她的话语,冷訾君浩似乎也回忆起了那个夜晚,那个让他一直都忐忑不安的夜晚。

    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他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时我还天真的在想,待杀了夏侯夜修和倪诺儿报了大仇后,就随你回北辟去,从此与你夫唱妇随。可没想到在你心中,我不光比不过一枚小小的龙符,甚至从头到尾都就只是你冷訾君浩称霸天下的一枚小小的棋子。。。果真,梦永远都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残忍的。”看着冷訾君浩那张魅惑人心的容颜,若水月漂亮的两眼随之就眯了起来。虽然在很早以前,她就看清了他,可很明显,直到现在,她的心还是会因此而微微颤抖!

    她眼中的神色,他是尽收眼底,然而他却再度残忍的笑了起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曾经的一切你也怪不得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冷笑一声,若水月很是附合的点点头。“对,你说的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现在,为了我自己,为了我所爱的人!我不光会将西泠,更要将你北辟逼上绝境!将你这生的梦想,你的霸业践踏在脚下!”

    “你所爱的人?”那一刻,冷訾君浩的眉头是明显的一紧。“看样子你是真的打算和夏侯夜修在一起了啊!”

    听到夏侯夜修四个字的时候,若水月脸上的笑容明显的灿烂温柔了许多。“错了,不是打算,而是在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当然,我们能走到现在可说托了你不少的福!所以在这里我还是得要真诚的对你说一声感谢!感谢你的利用,更感谢你的设计。”

    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和她眼中的温柔,在这一刻对冷訾君浩看来是如此的刺眼。还有她的感谢,唯有在这个时候他看不出半点的讽刺,似乎在这件事上,她还真是诚心的在感谢他。

    “月儿。。。”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走了进来。在看到冷訾君浩和江龙时,夏侯夜修的眉头时明显的一紧。“他怎么还在这儿?”因为见姬申决夫妇离开了,还以为他们都走了,可没想到冷訾君浩这混蛋居然还在这儿。

    若水月没有回答,只是向她投去一个淡然的笑容。

    就在这时,冷訾君浩的视线也因为若水月突然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你真的可以不介意吗?”

    “额?”冷訾君浩突然而来的问话,让夏侯夜修是不由得一愣。

    “以你夏侯夜修的能力,你会不知道她若水月是本宫的女人吗?”冷冷的看着夏侯夜修,冷訾君浩有些讽刺的又问了一句。

    看了眼眉头紧蹙的若水月,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笑。“你错了!她是朕的女人。”

    “夏侯夜修,你别再那装傻了,你明知道本宫指的不是这个。”看着一脸漠然的夏侯夜修,冷訾君浩明显的有些懊恼起来。

    闻言,若水月也真的有些动怒了。“冷訾君浩,你。。。”

    然而冷訾君浩却丝毫不给若水月说话的机会,转过头就又冲夏侯夜修开口道。“她若水月既然是本宫的女人,那你也就应该清楚,她早非清白之身!也就是说,身为一国之君的你,真能可以不介意自己的皇后,自己女人清白给了别的男人吗?”不知道为何,此时冷訾君浩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想方设法的拆散他们。

    眨了眨眼,夏侯夜修不怒,反而轻蔑了笑了起来。“这话不该是由你来问朕,而是该由朕来问你!别忘了,朕才是月儿的第一个男人,而你。。。呵呵,冷訾君浩,事到如今你认为你说这些真的还有什么意义吗?还是说,直到现在你才真正的意识到月儿对你的重要性?所以这才想要千方百计的拆散我们?”

    听夏侯夜修这么一说,冷訾君浩似乎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脸色是明显的一沉。可眸光流转间,却又见他笑了起来。“哦!对了,也许你还不知道吧!一直以来你都在替本宫养育,保护儿女!”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明知故问的甩了一句。“额?你指的是倪诺儿和你的那三个孽种吗?若是如此,那你到不用谢,当初朕会留下他们,那是因为当初他们对朕来说还有些利用价值。而且,最终他们不是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不是吗?”

    “夏侯夜修你。。。”一听到自己那三个孩子的死,冷訾君浩就忍不住的动怒了起来。可只是下一刻,变又见他讽刺的笑了起来。“看样子你还果真不知道吧!在皇宫里,现在正被你如公主皇子保护宠爱的那一双儿女,那是本宫的种。也就是说,直到现在,你夏侯夜修都还在替本宫养孩子那!”

    看了眼一旁一脸无语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呵呵大笑了起来。“你指的是月儿生下的那双儿女吗?”

    “没错!那也是本宫的孩子!”说话间,冷訾君浩是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夏侯夜修,似乎不想要在他脸上错过一丝的好戏。

    “那可就真要你失望了!因为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而是朕的。”嘴角一扯,夏侯夜修突然是一脸邪魅的笑了起来。

    两眼放大的瞬间,冷訾君浩是不敢相信的往后跌退了几步。“你说什么?”说罢,他是猛的朝若水月看去,似乎想要得到一个证实。

    冷冷一笑,若水月也不吝啬。“那个时候,我已知晓了你就是鹰型面具男,也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用,设计我,你认为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会为你生下孩子吗?而且以我对你的恨意,若那两个孩子真的是你的种,你认

    为我还会那般的疼爱他们吗?”

    顷刻间,冷訾君浩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孩子是夏侯夜修的,居然是夏侯夜修的种!

    “当然,之所以骗你说孩子是你,那是因为你冷訾君浩之前对我来说,都还有利用的价值。至于现在,你对我来说,只是一枚废弃的棋子。”见冷訾君浩不语,若水月邪笑着又重复了一句。

    “废弃的棋子?”怒视着若水月那张绝美的脸蛋,冷訾君浩诱人的双眸逐渐的开始变的殷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