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眨了眨眼,若水月邪笑着点点头。“没错,现在的你一定是很气愤吧!到头来,你居然被自己一手训练起来的棋子给玩弄于鼓掌之中?”

    深邃的盯着她看了眼片刻后,冷訾君浩不甘心的又开口道。“若真当我是棋子,那我生辰那日,你为何还???”

    “哈哈。。。”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止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你不会直到现在还以为那日与你在床上颠鸾倒凤的是我吧?”

    蹙眉的同时,冷訾君浩的心是猛然一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了!都到了那种地步了,你以为我还会和你怎么样吗?”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很是‘无情’的笑了起来。

    她脸上的笑容此时是如此的灿烂,可冷訾君浩却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冷,冷的似乎连他的心都快要给冻结掉了。

    “当然,若你想见见那日与你颠龙倒凤的人!我真的会很乐意让你们成全你们的。”说着,若水月突然朝着门外的星使就吩咐道。“去,将金云花给我叫来!”

    一听若水月这么一说,夏侯夜修看冷訾君浩的目光中顿时多了一抹同情。这冷訾君浩要是真看到了那女人的容颜,还不给恶心死了吗?

    对此,冷訾君浩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直盯着若水月。

    很快,星使就将金云花给带了进来。此时的她已不能再易容成若水月的模样了,但她丑陋的脸上此时带着一张青色的薄纱。

    在看到冷訾君浩的时候,金云花的目光是明显的一亮,但她却没有丝毫不举的动作,反而一脸恭敬的向若水月请安道。“奴婢见过主子!”

    目光阴邪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后,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又落在了金云花的脸上。“这位我不用介绍,你也知道他是谁了吧?”指着冷訾君浩,若水月是一脸的似笑非笑。

    点点头,金云花转身就一脸温柔的冲冷訾君浩请安道。“云花见过北辟太子殿下。”此时金云花的声音温柔而又极具缠绵。

    在听到她的请安时,冷訾君浩的心在瞬间被紧紧的绷了起来。这声音?难道她若水月。。。

    就在这时,若水月又开口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褪去你的面纱,让殿下看看你的真面目。”

    闻言,金云花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是急忙褪下自己脸上的面纱。

    面纱下,是张极丑的脸。凹凸不平的脸上布满了伤痕,一块大大的青墨色的胎记,几乎占领了她的大半边脸,且青墨色胎记上还长了几根粗黑的毛丝。

    看着眼前这个奇丑无比的女人,不光冷訾君浩,就连江龙都忍不住的一阵反胃想吐。

    冷訾君浩依旧没有开口,只是在看清金云花容颜的瞬间,他那原本便有些殷红的双眸,此时更是红的吓人。

    “不知道对于我送你的礼物,太子殿下你是否还满意?”嘴角一扯,若水月再度邪笑道。

    被她这么一说,那日的缠绵如无声电影般反复的出现在冷訾君浩脑的脑海里,顿时冷訾君浩英俊的容颜因极度的恶心变的扭曲起来。那日,自己居然和如此丑陋的女人。。。

    看着冷訾君浩痛苦,恶心的模样,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加灿烂起来。

    对此,夏侯夜修除了同情,也就只剩下同情了。他相信,对冷訾君浩来说,这不光是欺骗,更是一种无法清洗干净的耻辱。

    “你先下去!”回过头,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冲金云花挥了挥手。

    “是。”又朝冷訾君浩看了眼后,金云花这才冲冲褪了下去。

    而金云花一离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妖娆而又妩媚的笑容。“记得当时你对倪诺儿说过,一想到我曾经那丑陋肥胖的模样,你就忍不住的恶心想吐。不知现在,比起曾经的我,你是否会好些那?”

    “若水月,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本宫要活剥了你。”被若水月这么一问,冷訾君浩顿时大怒,提起内力就发怒的朝若水月身上攻击而去。

    见状,夏侯夜修眉头一紧,上前就直接接下了冷訾君浩的攻击。“想动她,你得先过了朕这一关!”挡在若水月的前面,夏侯夜修一脸冷漠的启唇道。

    闻言,冷訾君浩更是怒不可遏,再次提起内力就与朝夏侯夜修攻击而去,然而他还来不及上前,就被突然上前的江龙给拉住了,低声道。“主子,现在不是你该和他们动手的时候。”别说主子是和夏侯夜修动手,就算夏侯夜修不在,以若水月用毒的厉害,吃亏的绝对还是主子的。

    怒视着若水月,冷訾君浩好半天才抽回自己的理智。“这一局,你赢了!只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冷訾君浩,那你就错了!若水月,记住了!我们之间的战争才刚开始而已!”说罢,冷訾君浩目光深邃的又看了眼若水月,转身便走了出去。那一刻,没人注意到冷訾君浩转身的瞬间,他眼中无法散去的痛。似乎真的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她在他心里一直以来都意味着什么。也正是因此,今日她给他的耻辱,让他心中的恨意更加旺盛。

    见状,江龙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便急冲冲的追了出去。

    待冷訾君浩主仆两人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视线之中后,若水月这才缓缓的转过头冲夏侯夜修问道。“你猜,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他打算做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只是,今儿你似乎真的伤到了他。”眯着眼,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扬扬眉,眸光流转间,若水月轻然一笑。“是吗?我可不那么认为。”

    “那是因为。。。呼!好了,我们还是先过去吧!大家都还在院子里等着我们那!”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最终没将有些话说出来。

    “恩!”闻言,若水月也不再多问,只是点点头。毕竟有些事,事实如何对她来说都不再重要了!

    水色重楼外

    冷訾君浩一走出大门,一口鲜红的血液就直接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随即他整个人就直接倒了下去。

    见状,江龙顿时整个人就吓坏了,扶住冷訾君浩就马不停蹄的朝秋府赶去。

    而冷訾君浩这一倒就是几天几夜,据说是怒火攻心。惹得府里众人是人心惶惶!

    次日,冷訾君浩还未醒,他的房门就被人推了开。

    看着此时一连憔悴而又狼狈的男人,刚从西泠赶回来的海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还半天才冲身边的江龙问道。“主子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主子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一声叹息后,江龙这才缓缓开口道。“还是因为若水月那个女人!”

    眉头一紧,海龙是一脸不解的问道。“此话何讲?”

    “事情是这样的。。。”无奈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后,江龙这才讲那日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闻言,海龙瞬间是目瞪口呆。“怎么会?她不是一直都深爱着主子的吗?为何会???”

    “不是都说了吗?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报复主子而已!”一说起此事,江龙的眉头顿时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可尽管如此,他对于那个伤主子伤的如此之深的女人,却依旧恨不起来!毕竟不得不承认,比起她对主子所做的一切,主子做的一切拿才真正的叫残忍。

    “哦!对了,你在西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说着,江龙这才猛的想到什么,于是急忙冲海龙问道。

    海龙点点头。“成功了!不出数日,姬申麟以死的消息便会传遍四国吧!”

    闻言,江龙的眉头一时间蹙的更紧了。“这些可坏了!”

    “为何会这么说?”海龙不解的问道。

    “还能为了什么,现在看来,当时若水月之所以要主子为她的人报仇,就是想要利用主子杀了姬申麟,从而让姬申决和我们闹翻。而现在这种情况下,若我们真的同西泠闹翻,别说西泠难保,就连我们北辟都将会有危险。”沉着脸,江龙若有所思的分析道。

    听江龙这么一说,海龙的心也是不由得一紧。“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只能下先手为强了。我们就这样。。。”说着,江龙突然俯身在海龙耳边低语了几句。

    闻言,海龙满意的点点头。“你的主意不错,只是主子这儿。。。”

    “你放心,主子这儿,我想能通的过的。”

    “行,那我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