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西泠驿站

    姬申决夫妇正在为粮草一事儿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便见海龙一副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在看到海龙的瞬间,姬申决夫妇的眉头是明显的一紧。

    “海龙见过西泠摄政王,摄政王妃!”走上前,海龙是一脸‘恭敬’的行礼道。

    姬申决一手会,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后,这才开口问道。“不知海将军前来有何要事?”

    看着姬申决,海龙蹙着眉,一副不安的‘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开口道。“在下前不久回了一趟北辟,在返回的途中,在下听说了一件事。”

    “哦?”姬申决是一脸疑惑的直盯着海龙。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在下不敢轻断妄言,可是,我家主子却说了,无论真假还是要在下来与摄政王,及其王妃支会一声。”海龙依旧一脸犹豫的模样。

    见海龙的模样,姬申决也料定此时不容小瞧,迟疑片刻后终于开口道。“海将军但说无妨。”

    闻言,海龙又是一番犹豫后这才开口道。“听说,不久前夏侯夜修和若水月派了大批杀手前往西泠,刺杀西泠帝!而且据说,似乎已经成功了。”

    “你说什么?”闻言,姬申决和姬申罗艳是猛的冲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惊呼道。

    “因为不敢确定真假,所以在下这才。。。也许此事只是有人在存心散布谣言吧!”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姬申决夫妇后,海龙又开口道。

    姬申决并没有急着回答海龙的话,而是意味深长的冲姬申罗艳使了个眼色。

    待姬申罗艳着急的离去后,姬申决这才双手抱拳客气的冲海龙开口道。“多谢太子和海将军的好意,本王还有些事儿,就不远送了!”

    海龙点点头。“那在下也就告辞了。”说罢,海龙起身就走了出去。

    然而这时,姬申决丝毫没有注意到,海龙在转身的瞬间,他眼中流露出的阴狠,得意之色。

    果不其然,姬申决夫妇俩刚派人回去擦看情况,次日便得到了西泠送来的加急文书。说西泠帝姬申麟被刺身亡,于此同时,丞相联合众大臣乘机阴谋叛乱,情况很不乐观,望摄政王及其王妃火速回国。

    “天!”看到手中的文书,姬申罗艳惊呼一声,当场就直接便无法接受的晕了过去。

    而姬申决则如同在瞬间被点了穴道般,愣在了原地是半天回不了神。

    书信是十多天前发的,也就是说,距离事情已经发生了十多天了。现在他姬申决不光没了儿子,就连他看的比性命还要重要的西泠,也摇摇可危,甚至倒现在已经没了。

    皇宫,鸾凤殿

    若水月一脸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西泠那边传来的最新情报。

    “皇嫂,情况怎么样了?”见若水月半天不语,夏侯云杰很是焦急的问了一句。

    凤眉一挑,若水月轻然笑道。“按我的计划行事,你认为情况能怎么样?”

    闻言,夏侯云杰心中一喜。“难不成???”

    “没错,姬申麟已死,而我们的人已经成功的以西泠的丞相身份联合被我们收买的西泠大臣占领了整个西泠。”嘴角一扯,若水月很是得意的笑道。

    “那姬申决他们的心腹等人那?”此时问话的是夏侯博轩。

    撅撅嘴,若水月又是得意的一笑。“你认为以我的性格,我真的会留着他们给我自己找麻烦吗?他们?早在行动之前,就已经被我若月楼的杀手除去的差不多了。”

    闻言,夏侯博轩顿时大喜。“这么说,整个西泠都已经是我们的了?”

    若水月点点头。“那是必须的。”

    “可我还是不懂,为什么西泠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却依旧不见姬申决夫妇有任何的动静那?”按着下颚,夏侯云杰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

    “理由很简单,这里可是南拓,你说,以你皇兄的处事风格,他会轻易让人接近西泠驿站吗?换一句话来说,早在之前,他就秘密的将西泠驿站里的人乔装易容成他的人了。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姬申决夫妇俩若没有他的同意能得到消息吗?”

    夏侯云杰点点头。“这倒也是!对了皇嫂,既然西泠拿下了,那北辟那?”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淡淡的开口道。“你不知道吗?你皇兄已经将北辟让给东弥了!”

    “你说什么?”闻言,夏侯云杰是一阵惊呼。“皇兄这么做,同将到嘴的肉送给别人有什么区别?”

    扬扬眉,若水月淡然一笑。“这你就得要去问他了。”

    “可皇兄这么做,皇嫂你也没有意见吗?”两眼一眯,夏侯云杰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眨了眨眼,若水月轻笑道。“我能又什么意见。对了,说起夏侯夜修,那家伙去哪儿了?怎么没同你们一块过来?”

    “皇兄还有些事在处理。”

    “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儿,当然是善后一事儿了!”夏侯云杰还未来的急开口,夏侯博轩就接了过去。

    闻言,若水月的视线顿时就落到了夏侯博轩的脸上。“善后?什么善后一事儿?”

    “当然是姬申欢儿母子一事了!”

    “额?她们有什么好善后的?”

    “这个嘛!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就等着晚上看好戏便是了!”

    闻言,若水月也再多问,反而打趣的冲他问道。“对了,听说水瑶要回随慕容拓灭回东弥了,你都没要做些什么吗?”

    眉头一紧,夏侯博轩很是不满的冲若水月反问道。“她回去关我什么事儿?”

    “哦?看样子,你是真不打算去将她追回来了?”看了眼夏侯云杰后,若水月才又笑道。

    “她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要我去追她回来啊!”

    “哎!也是!再说了,你现在想追也许也来不及了吧!”

    “皇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吗?他们昨儿一晚就出发了,现在嘛!也许早已出城很远了吧!”此时回他的是夏侯云杰。

    “你说什么?”两眼猛睁的同时,夏侯博轩顿时就大叫了起来。

    “我说他们昨晚就出发了,你想追,恐怕也。。。喂!”

    夏侯云杰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夏侯博轩突然如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一时间惹得若水月和夏侯云杰是狂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