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晚,若水月刚沐浴完毕,就被夏侯夜修派人请去了西格殿。

    此时的西格殿内,早已坐满了妃嫔,大臣。

    看着跪在殿堂正中,衣衫不整的姬申欢儿和一个侍卫,众妃嫔脸上无不挂满了幸灾乐祸。

    “皇后娘娘到。”随着一声高亢的启禀声,若水月缓缓的走了进去。

    “臣妾(臣)见过皇后娘娘。”一见来人,妃嫔大臣是急忙起身行礼道。

    “都免礼吧!”挥了挥手,若水月是直接朝夏侯夜修走了过去,最后在他身边坐了下去。

    看着衣衫不整,跪在脚下的两人,若水月沉默片刻后终于还是明知故问的冲夏侯夜修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意味深长的朝若水月看了眼后,夏侯夜修冷哼一声,便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倒是同他一块的太监总管,刘德全急忙上前开口解释道。“回皇后娘娘,事情是这样的,原本皇上和众大人正在御书房内商量国事。可因为突然刺客一事,将皇上和众大人引来了西格殿,而一到西格殿,皇上和大人们就发现了泠妃居然和这个奸夫正在床上颠鸾倒凤。所以。。。”话还未刘德全便一脸不安的朝夏侯夜修看来去。

    淡然的朝夏侯夜修看了眼后,若水月这才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姬申欢儿的脸上。“泠妃此时当真如刘公公所言的吗?”

    闻言,姬申欢儿是既不承认也不反对,只是怒视着若水月冷冷的笑了起来。

    见状,若水月也不恼,反而将视线落在了她身旁的侍卫脸上。“如实招来,你和泠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娘娘,此事皇上已经问过了,说是泠妃不守妇道,勾引的这个侍卫,且,就连泠妃不久前诞下的皇子,也并非真正的皇子,而是泠妃与这名侍卫所产的孽种!”若水月的话刚落,刘德全便又接了上去。

    “你说什么?”若水月闻言,惊的是猛的站了起来。

    若水月此时‘震惊’的模样,让众妃嫔无不窃喜万分。看样子,这次这个泠妃是必死无疑了。

    “此事,千真万确,不光奸夫已承认了罪行,就连接生嬷嬷也承认了被收买一事。”看了眼夏侯夜修后,刘德全又急忙开口解释道。

    “皇上。”闻言,若水月随之是一副万般同情的模样朝夏侯夜修看去。

    一声叹息后,沉默已久的夏侯夜修终于沉闷的启唇道。“传令下去,泠妃行为不点,顾明日午时处斩。”说罢,夏侯夜修‘气愤’的衣袖一挥起身就率先走了出去。

    见状,若水月神色复杂的将众人扫射一圈后,也急忙起身跟了出去。

    若水月刚一追出去,便见夏侯夜修在不远处的小道上正等着她。“就知道你会追出来的。”

    无奈的白了他一眼,若水月轻然笑道。“你还说,这事儿,你未免办的也太急了些吧!?”

    “急?我可不这么看!”上前拥着她,夏侯夜修摇摇头,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怎么不急,这姬申欢儿明显一看,就是被你点了哑穴早已给控制住了。至于你那个奸夫,更是一个破绽。很明显,他一看就知道是你的人!而这次,那些大臣之所以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是因为西泠现在已灭,再加上一看就知道是你的计谋,这才不想要惹麻烦闭得嘴。”

    闻言,夏侯夜修嘴角一扯,认同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而这也才是我真正的目的!我那是让那些大臣们看清楚,这南拓国的皇帝是谁,究竟是谁说了算的。”

    “无缘无故你怎么会这么说?”眉头一挑,若水月很是疑惑的问道。

    “也没什么。”他总不能告诉她,他想要清空后宫,却找到那些大臣的百般阻拦吧!

    “是吗?”话是这么说,可若水月清楚,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的。不过,没关系,她会弄清楚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的。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的眸光是突然加深了几分。“好了,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说罢,不等若水月开口,夏侯夜修拥着她就急忙朝鸾凤殿的方向走了去。

    然而,两人刚一离开,五个身影就随即从一旁的树上跳了下来。

    “摄政王,你看到了吧!夏侯夜修夫妻俩不光杀了你们的儿子,灭了你们西泠,现在还想要杀了你们的女儿。”看了眼一旁的冷訾君浩,海龙突然低声冲一脸怨恨的姬申决开口道。

    闻言,姬申决脸色一沉,紧握着拳头,是狠狠道。“你们放心,本王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杀子之痛,亡国之恨,只有将他们千刀万剐才能一解我心头之恨。”

    “那不知摄政王现在有何打算?”海龙又开口问道。

    看了眼身旁一脸担忧不安的姬申罗艳,姬申决摇摇头。“现在我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不如本宫替你出个主意好了!”就在这时,一直满含怨恨目送着夏侯夜修和若水月离去的冷訾君浩是突然回过头来,冲姬申决开口道。

    “太子请讲。”看着冷訾君浩,姬申决难得客气的开口道。

    “你说,现在对若水月和夏侯夜修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闻言,冷訾君浩却并没有急着说出计划,反而冲姬申决反问道。

    “皇位?”

    冷訾君浩摇摇头。

    “粮草,钱财?”

    冷訾君浩又摇摇头。

    “那?”不知是因为心急,还是因为这几天的事情,让姬申决一时间有些懵了。

    “是他们的那双女儿。你说,你要是有他们的那双儿女在手,他们还不对你言听计从?”眸光一闪,冷訾君浩狠狠道。

    闻言,姬申决是不假思索的摇摇头。“若真能抓的到他们的那双儿女,我西泠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那是因为当初你没有本宫的帮忙。”两眼一抹,冷訾君浩是一脸的邪气。

    “北辟太子你的意思是?”心中一紧,姬申决还是一脸疑惑的冲冷訾君浩问道。

    “我们就这么做。。。”朝夏侯夜修夫妇离去的方向看了眼,冷訾君浩突然眸光一沉,俯身在姬申决的耳边说出了一个计划。

    怔怔的盯着冷訾君浩迟疑了几秒,姬申决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这个办法真的行吗?”

    冷訾君浩点点头。“你放心,这个办法只要有我,就绝对行!到时候别说你能杀了夏侯夜修夫妇报仇,就算是想要恢复你西泠,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犹豫片刻后,姬申决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行,就按你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