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

    若水月还在睡梦中,便被急忙冲进屋里的清月给惊醒了。“主子,大事不好了!”

    “你主子我,现在不知道有多好!”甩下一句话,若水月一个翻身打算继续睡下去。

    然而这时,清月却突然甩给她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主子,皇子公主被人绑架了!”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两眼一睁,是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蹙着眉,清月一脸慌张的开口道。“刚我去皇子公主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照顾皇子公主的侍卫及嬷嬷们全都倒了一片,而皇子公主更是不见了,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字条。”说着,清月是赶紧将手中的字条交到若水月的手中。

    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清月后,若水月是赶紧打开字条。

    在看清字条的内容时,若水月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而眉头也在瞬间拧成了一团。字条上没写别的,只有一句话,-想要救你的子女,带着姬申欢儿与巳时前来碧霞峰,否则后果自负。

    “主子,我。。。”

    “白月那?”清月正欲开口说什么,就被突然翻身起床的若水月给打断了。

    “白月已前往御书房去通知皇上去了。”看着一脸阴沉穿戴衣物的若水月,清月是一脸惶恐的回答道。

    “恩!我先带暗月他们先去碧霞峰,等会儿你再随夜修他们过来。”说着,若水月将一些毒粉是小心翼翼的藏进怀里。

    闻言,清月顿时便有些急了。“还是让我随主子你一块去吧!”

    “不用!”若水月不假思索的拒绝道。

    “可是。。。”

    “行了,就这么决定了,你赶紧命人准备马车,还有记得带上姬申欢儿。”清月还想要说什么,便被若水月一脸严肃的给打断了。

    担忧的看了眼若水月后,清月最终还是妥协的点点头。“知道了,我这就准备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若水月便带着暗月及其姬申欢儿,以及数名星使出了皇宫,往碧霞峰的方向赶去。

    马车里,若水月眯着眼,一脸慵懒的躺在软榻之上。而一旁,除了坐着一脸若有所思的暗月外,还有满目阴狠怒视着若水月的姬申欢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姬申欢儿那阴狠怒视之光,这才吸引了若水月的注意力。眉头微蹙的同时,若水月突然邪笑了起来。“现在的你一定是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吧?”说着若水月拾起一旁的果子就朝姬申欢儿身上打了去,解开了她身上的哑穴。

    “若水月我诅咒你,诅咒你和夏侯夜修那个恶魔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一能发音,姬申欢儿就狠狠的冲若水月叫道。

    闻言,若水月也不恼,只是挑眉间,又邪笑了起来。“我和他会不会有好结果,不是你能决定的,而是我!当然,看你这么称呼夏侯夜修,想必在这之前,他应该是什么都告诉你了吧?”

    若水月的话让姬申欢儿的眸孔在瞬间明显的收缩了几分。当然,那一刻收缩的不光是她的眼,更是她的心。真的,她从不知道,一个男人伤害一个女人,可以这样的容易,且伤的人体无完肤。她能接受他不爱她,甚至从未爱过,也能接受,他从未碰过她这个事实,可她不能接受,他让他的手下,不同的手下易容成他的模样,去和她。。。难道在他眼中,她姬申欢儿真就连个妓女都不如吗?

    姬申欢儿眼底的痛,若水月是看在眼底,可这一刻她不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怎么样?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吧?”

    心狠狠一紧,姬申欢儿不语,只是瞪着眼,狠狠的怒视着她。

    “别这么看着我,你之所以会有今天怪不得我,只能怪你自己!怪你自己自作自受!当然,也可以怪你那对愚蠢而又可笑的父母!若非他们想要走捷径得到南拓大权,也不会明智是深渊,还让你跳了下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后,若水月扬扬眉,又一脸轻笑着开口道。

    眸光闪了闪,可最终,姬申欢儿还是一言不发。

    见状,若水月又继续开口道。“其实算起了,你也挺可怜的。堂堂的一国公主,原本可以生活的无忧无虑,很幸福的。可偏偏却又。。。你知道吗?如果当初,你不那么目中无人,自以为是,不那么任性狂妄,也许你都不会落得今天的这个下场。哎!说起来,还是的怪你的那对父母,没有将你教好的缘故。”顿了顿,喝了口热茶后,若水月又继续开口道。“知道现在我要带你去哪儿吗?”

    姬申欢儿依旧不语,只是一脸不屑的白了眼若水月。

    “我现在就是带你去见你那对无良,且极度卑鄙无耻的父母。”

    一听要去见自己的父王母后,姬申欢儿的两眼在瞬间是明显的亮了几分。

    “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会带你去见他们了吗?”注意到她眼中的光芒,若水月又开口冲她问道。

    “为什么?”对此,不得不说,姬申欢儿她自己也很是纳闷。毕竟若水月在她心中可绝非什么善类啊!

    “因为他们居然明知道你还在我手中的情况下,还敢抓了我的那一双儿女来威胁我,那我就要让他们为此付出严重的代价!”说到此话的时候,若水月的眼中明显的闪过异样的光芒。

    闻言,姬申欢儿脸色终于有了丝笑意。“你活该,而且我相信,这才付出惨重代价的决对不是我父王母后,而是你若水月。”

    扬扬眉,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再次勾勒出灿烂的笑容。“不,这次付出惨重代价的决对不会是我。而且这次,我就会亲手送你们一家去黄泉地狱团聚的。”

    见不得若水月得意的模样,姬申欢儿是急忙开口道。“别忘了,你的那一双儿女还在我父王母后的手里。”

    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是,我那双儿女是还在你父王母后的手里,可是他们不知道,我若水月决对不会在一件事情上跌倒两次,因为。。。”说到最后时,若水月突然凑到姬申欢儿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顷刻间,姬申欢儿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在瞬间变的是毫无半点的血色。“若水月,你好卑鄙,好阴险。。。”

    “错,我只是阴险,至于卑鄙嘛!可远远比不上你那对父母。”摇了摇食指,若水月是一脸的邪笑。

    “你。。。”

    “主子,我们到了!”姬申欢儿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星使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眸光一狠,裙摆一挥就从软榻上站了起来,随后反手便又点了姬申欢儿的哑穴。

    下了马车,看到眼前的阵仗,若水月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只见绿树环绕的山峰之上,手持弓箭的杀手们,密密麻麻的围成了一个弧形。正中坐着的,正是姬申决及其夫人姬申罗艳。而他们身后,居然还有一个不小且花色华丽的帐篷。

    虽然姬申决夫妇俩挡在前面,可若水月依旧能清晰的察觉到帐篷内还有他人,且不是一两个!但对她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那俩孩子那?”眸光在众人脸上扫射一圈后,若水月终于冷冷的起唇问道。

    闻言,姬申决夫妇却并没有理会若水月的话,反而轻蔑的笑道。“真没想到,你若水月居然敢孤身前来!”

    “少废话,赶紧将我那两个孩子交出来!”眉头一紧,看着不远处的姬申决夫妇俩,若水月是一脸的不耐烦。

    “我家欢儿那?”怒视着若水月,姬申罗艳反问道。

    冷冷的朝姬申罗艳看了眼后,若水月这才冲马车内的暗月吩咐道。“将那女人给我带出来。”

    接到若水月的吩咐,暗月很快就带着姬申欢儿下了马车。

    “欢儿,你没事吧?”一见到姬申欢儿,姬申罗艳就好不担心的问道。

    “恩,恩。。。”听姬申罗艳这么一说,姬申欢儿就开口不停的挣扎起来。

    见状,姬申罗艳顿时大怒,对着若水月就厉声质问道。“你对我们欢儿做了些什么?为什么她不能说话?”

    白了眼姬申罗艳,若水月冷冷道。“你白痴啊!看不出来她这是被点了穴道的原因吗?”

    “你。。。”

    “行了,你的女儿你见到了,是时候该我见见我的儿女了!”姬申罗艳发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很是不耐烦的给打断了。

    “想见你的儿女可以,先放了我家欢儿。”闻言,姬申罗艳率先提出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