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两眼一翻,若水月很是轻蔑的冲姬申罗艳一阵冷笑。“怎么?你当我若水月这些是白过的吗?”

    “你。。。”很明显,姬申罗艳怎么也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来这么一下,顿时整个人就不由得愣住了。

    “想我放了你们的女儿,可以!先将我那双儿女还给我!”尽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若水月依旧不愿意便宜了姬申决夫妇一毫。

    “若水月,你是还未睡醒吗?别忘了,你可以一双儿女都在我手上啊!”闻言,姬申决是忍不住的开口‘提醒’了一句。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我是有一双儿女在你们手中,可那又怎么样?别忘了,你们女儿也依旧还在我手中!而且,我想两位不会在刚痛失爱子之后不久,又痛失爱女吧?当然,若两位真想这么做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说着,若水月冷冷的朝暗月看了眼。

    见状,暗月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拔尖就朝姬申欢儿的脖子伸了去。

    “若水月,你。。。停!好,好,我答应你,答应你便是。”还想怒骂的姬申罗艳,在看到姬申欢儿脖间的血痕时,是赶紧妥协叫道。

    “行!只要你们交出我那双儿女,我立马就放了姬申欢儿!”

    闻言,姬申罗艳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转身就冲身后的侍卫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将那两个孩子抱出来。”

    “是。。。”侍卫还未来得及迈出脚步,便看见一只飞镖突然冲帐篷内飞了出来,直接刺入了姬申欢儿的脖子。

    只是眨眼睛,原本还在暗月手中的姬申欢儿就直接倒了下去。

    “啊!不。。。”随着姬申欢儿倒下而来的是姬申罗艳痛不欲生的尖叫。

    突然的状况,让若水月的眉头在瞬间是明显的一紧,可很快她又给松了回去。看样子帐篷内的人是很不想要她顺利的救回的孩子离开啊!

    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状况,姬申决好一会儿才猛的回过神,起身转过头对着帐篷内就是一阵怒吼。“冷訾君浩!”

    冷訾君浩?果然,果然是他!

    随着姬申决的怒吼,一身银色金边繁花锦衣的冷訾君浩,一脸似笑非笑的从帐篷内走了出来。其后是海龙和江龙,而最后走出帐篷的是各自抱着一个孩子的妙雪和灵依。

    在看到冷訾君浩的瞬间,若水月美妙的双眼在瞬间眯了起来。

    走出帐篷,冷訾君浩没并没有急着向姬申决解释,而是神色哀怨而又复杂的朝若水月看了过去。她依旧还会是属于他的!决对!

    四目相对的瞬间,因为他的目光,若水月的心事明显的一紧,有种很是不详的感觉涌上心头。

    “冷訾君浩,此事你是不是该给本王一个解释?”就在这时,姬申决上去突然拦在了冷訾君浩和若水月视线之间。

    “解释?”眉头一挑,冷訾君浩冷笑着讽刺道。“摄政王,你未免也太过天真了吧!别忘了,他们现在不光躲得了你们西泠,更已经害死了你三个子女,你以为事到如今他们还会放过姬申欢儿,甚至于你们夫妇吗?”

    闻言,姬申决是不由得一怔。

    “当然,若是你们想要因为姬申欢儿一人坏了大事,甚至于配上性命,那就另当别论了!”见姬申决不语,冷訾君浩又开口道。

    看了眼不远处姬申欢儿的尸首,和身旁痛不欲生的姬申罗艳,又看了看一脸邪气的若水月,最终姬申决终于妥协的点点头。“行!那一切都按殿下你原先的计划行事!”

    随着姬申决的妥协,若水月看他的神色是越发的鄙视不屑。面对自己的杀女仇人,他姬申决居然可以。。。呼!只能说,她姬申欢儿这一生有他姬申决这样的父亲,就是她姬申欢儿此生最大的悲哀了。

    就在这时,冷訾君浩的视线再次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你想要要回你那双儿女是吗?”

    “你问的这不是废话吗?”冷眼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很是不客气的甩了那么一句。

    闻言,冷訾君浩倒也不生气,反而一脸邪气的冲她笑道。“想要回你的儿女,可以,除非你拿夏侯夜修的人头来换!”

    挑了挑眉,若水月很是轻蔑的冲冷訾君浩笑道。“你认为,我会让你的如玉算盘得逞吗?”

    “除非你是不想要要回你那双儿女了!”对于自己的手中的王牌,冷訾君浩是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若是我若水月的亲生儿女,我就算是丢了性命也会保他们周全要回来的。当然,前提他们要是我若水月的亲生子。”看着冷訾君浩那得意的模样,若水月很是轻蔑的笑道。

    眉头一紧,冷訾君浩沉音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扬扬眉。“我想以你的聪慧,你是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才是。”

    闻言,冷訾君浩的视线是不由得朝妙雪和灵依手中的孩子看去。顿了顿,他突然摇着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笑道。“不可能的,若他们不是你和夏侯夜修的孽种,你是不会这么一早就如约赶了过来!”

    嘴角一扯,若水月轻然笑道。“之所以过来,那是因为我想要看看,你们究竟想要玩什么花样!”

    闻言,冷訾君浩还是不敢相信。“不,不可能的,这两个孩子,可是我们亲自从你鸾凤殿的抢出来的,是决对不会错的。”

    “按理说是不会错的,可惜,自从上次姬申决欲对我的那两个孩子动手后,我们的那两个亲生的孩子就被夏侯夜修兄弟亲手掉包藏了起来。而这两个孩子,不过是他们从宫外找回来的替身孤儿而已!”扬着眉,若水月很是得意的笑道。

    “是吗?既然如此,那本王可就要看看他们究竟是否是你的亲生子了。”冷訾君浩还未来得及从惊愕中回过神,姬申决就突然一把从灵依手中夺过孩子,一脸怨恨的冲若水月说道。

    见状,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惊。“姬申决,我劝你可别乱来啊!”虽然那不是她的亲生子,可不知不觉中,她也和他们相处了好一段时间,所以,她是决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遭受毒手的。

    “怎么?你怕了?你不是说,他们不是你的孩子的吗?怎么现在?”若水月眼中的担忧,姬申决在那一刻是看在眼底。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努力平静的开口道。“我那不是怕,而是。。。”

    然而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姬申决一脸不耐烦的给打断了。“我不管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若水月,我只想要告诉你,今天,我就要让你为我那几个惨死的孩子们报仇,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罢,姬申决突然高举着他从灵依手中夺过的婴孩就狠狠的朝地上摔了过去。

    见状,若水月来不及多想,提起内力就朝前冲了上去,欲将那即将落地的孩子接住。

    尽管还隔着一段距离,可她还是坚信,她行的,她一定行的。

    果然,身体一阵滑动后,若水月终于成功的接住了即将落地的孩子。只可惜,在接住孩子的同时,姬申决手中的利剑也顺利的刺入了她的身体。

    “主子。。。”眼前的状况,惊的暗月等人是一阵惊呼。

    而那一刻,看着那深深刺入她身体的利刃,冷訾君浩的眉头也在瞬间紧紧的蹙了起来,而心,更在那一刻早已绷到了极致。

    看了眼手中的孩子,又看了眼刺入身体的利刃,若水月一时间是明显的回不了神。

    然而就在这时,姬申决突然猛的拔出若水月身体内的利刃,高呼一声。“贱人,去死吧!”就在此高举利剑朝若水月的身体刺了上去。

    随着他的那声怒吼,若水月是梦的回过神。“暗月,接住孩子。”说话的同时,若水月是赶紧将手中的孩子抛了出去。随即一手点穴止血,一手提起内力朝姬申决身上攻击而去。

    见状,姬申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躲,然而若水月却根本给他这个机会,此时她的攻击不但凶猛,且招招致命。

    很快,姬申决就处于了明显的劣势。而冷訾君浩却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开口提醒道。“用你决对的优势,取下面具。”

    随着冷訾君浩这么一提醒,姬申决是猛的意识到什么,不假思索的赶紧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俊逸且熟悉的容颜。也就是因为那脸的主人,她若水月当年险些将自己逼上了万劫不复的绝境。

    在看清姬申决容颜的瞬间,原本还拼死攻击的若水月一时间只觉天旋地转,睁的几乎快要凸出来的双眼里,是错愕,是难以置信,更是无法言喻的痛。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曾经的一幕幕不停的在脑海中闪过。‘恒儿’他们被折磨致死时,他姬申决的事不关己。悬崖峭壁之上,他姬申决无情且致命的一刀。怀孕时,他姬申决的围杀。还有不久前,龙凤胎险些遇难之事。及其刚刚,他无情的一剑。她不相信,也不能相信,那残忍绝情的姬申决会是她那慈爱,为了救她而不惜一切的老爹!

    若姬申决真的就是,那这些年,为了报仇,她若水月都做了些什么?又都经历了些什么?不,不会的,他决对不会就是自己那个慈爱的老爹的。

    就在若水月深陷错愕难以回神的时候,姬申决却再次高举起了利剑,再次无情的朝若水月的心脏刺了上去。

    “月儿,小心啊!”随即赶来的夏侯夜修,看着眼前的画面,顿时被吓坏了,怒吼一声便不顾一切的朝若水月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