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静谧的山谷犹如一头沉睡万年已成化石的巨兽,黑魆魆的让人心头生怖,偶尔有一丝夜风飘过,也像是害怕这如死亡般的黑暗,飞快地便没有了踪影。

    突然不知道哪里飞出一只乌鸦,黯哑的叫声打破这里的安静,却又添上了更浓重的死亡气息。

    身前的女子已然死去多时,血泪满糊的脸没有看不出一丝平日里的高傲与华贵,在这冬夜里,端木青就这样看着她从哭天嚎地的求饶变成这样一具冰冷的尸体。

    杀了她,心里也并没有原本那样的觉得痛快,只因为这样一个女人,她的姑姑,勾结外臣,在君王耳边吹着枕头风,便将一家上百口的人命送上了断头台。

    可是,杀了她有用么?杀了她之后呢?父亲回得来么?二哥哥还会想办法给她带礼物逗她开心么?大哥哥还会经常看她不顺眼的挑刺么?就算是向来不甚喜欢她的祖母,到底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夜风吹得越发的冷了,端木青突然间觉得人生无趣极了,到底她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家人遭难,但罪不及出嫁女,她却因为嫁给三皇子赵御风而渐渐等来她的天命,那个至尊之位,国师说的果然没错,她,是天凤的命格。

    可是如此又如何呢?如今她的亲人都不在了,再高的位置又如何?她所保下的不过是两个妹妹的性命。

    许是思绪飘得太远,连端木紫什么时候走近的都不知道,“姐姐杀了她。”

    再回过神,整个山谷已然是灯火通明,赵御风,如今西岐的皇帝,她的夫君,站在她们姐妹身后不远处,身后是一整队的兵马。

    脸上浮现的淡淡的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命运。

    “杀了她又如何,自从永定侯府被灭门,我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忙忙碌碌,不过就是为了取她性命,祭奠家族人的灵魂,但是如今她当真死了,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

    说完话,便听到端木紫咯咯的笑声,十分好听,但是落在这黑冷的山谷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有什么过不下去的,陛下今日登基,不日便是册封大典,好日子不是就要来了么?”

    闻言,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觉得累,很累很累,或许,紫儿并不了解她现在的感觉吧!

    “难道姐姐不想当皇后?”

    “什么?”不太明白端木紫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端木青转过脸去看她。

    “姐姐,既然你觉得累了,那么我帮你把下面的路走完吧!”端木紫的表情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十分的认真。

    微微蹙了蹙眉,端木青才发觉今日的紫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她的眼眸中,没有平日里亲昵的味道,反而是浓浓的仇恨。

    “陛下如今已然登基,关于你的天凤的命格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姐姐你可以退下了。”

    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端木青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她,然后视线转向她的夫君,似乎是询问一般。

    “姐姐不必看陛下,这么多年,我们都受够了,如今终于可以圆满落幕,你,不过是我们的棋子罢了。”

    “什么意思?”挣扎了好半晌,端木青才问出这么一句话,喉咙却涩得发疼。

    “姐姐不是一向聪明么?怎么这都想不明白?”说这话的时候端木紫再没有了平日里温柔可人的模样,而带上了些狰狞的味道。

    “从第一次相见,我与陛下便两情相悦,偏偏那国师测出永定侯府大小姐是天凤命格,为了拉拢朝中中立派,他不得不娶了你,而我,却要以帮助你的名义,成为侧室,屈居于你之下。

    若不是两岁那年,你和你娘莫名其妙的出现,凭着我娘的出身和地位,扶正指日可待,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便是我了,可就是因为你,我娘永远都是个姨娘,我永远都是个庶出的小姐。

    我明明长得比你美,明明比你会讨人喜欢,明明更符合一个大小姐的身份,却偏偏因为你,让我什么都不是,你难道不知道,我恨你,从一开始就恨你,恨你连争都不愿意跟我争,一副冷冷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偏偏上天却什么都给了你。”

    面对端木紫的质问,端木青脑袋一片空白,在她的记忆里分明不是这样的,她并不想跟任何人争什么,也并不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什么,紫儿是妹妹,比她漂亮,比她温柔,她也是很爱护的啊!她也是倾尽全力将她护在身后的啊!

    她说她和赵御风一见钟情?她说她只是一颗棋子?怎么可能?他们成亲六年了,六年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都是彼此依靠的,虽然为了生存,纳了几房妾室,却从未对她产生威胁,此刻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呢?

    转过身,端木青看向赵御风,眼底有低低的请求,“御风,紫儿疯魔了,她在说什么。”

    或许是那些拿着火把的侍卫站的太远了,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脸在明明灭灭的灯火中乌黑一片,然后就看到他走到端木紫的身旁,轻轻地将伊人拥入怀中,薄薄的嘴唇,却只吐出一句话,“紫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轰隆隆的像是冬雷乍响,将端木青的脑袋震得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看着那边的两个人,好像他们突然变得好远好远,远得模糊不清无法触及。

    呆立在原地,她看到端木紫轻轻走到她面前,接着胸口传来剧痛,一把精致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身上,原本瞬间跑远的感觉登时袭上四肢百骸,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心在这一刻被揉碎成齑粉。

    匕首抽出来的瞬间,温热的血喷涌而出,随之流失的,还有端木青一片不知如何安放的恨。

    看着这些从身体里流出来的血,突然间就想起那一个秋日的午后,她带着素儿躲在帷幕后头,看到那些身边曾经十分亲近的人,随着手起刀落,身首异处,血流满地,却紧紧捂住了彼此的嘴巴,不敢哭出声音。

    父亲最后的唇语,是向着她们的方向的,似乎能够感觉到她们就在那里,“好好活下去。”

    “姐姐,你说父亲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要他帮助陛下夺位就那么难么?你都是陛下的王妃了,他还是要坚持保持中立,支持先帝。”

    蓦然间睁大了眼睛,快要失去感觉的心,瞬间被疼痛抽醒,哇地一声吐出血来,“是你们!”

    “他们该死!”赵御风淡淡地扫了一眼端木青,便又看向了别处。

    看到端木青的眼神,端木紫好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我讨好了他十五年,可是他却始终更喜欢你,这样的父亲,带给我的只有挫败和伤害,我娘为他受苦受累一辈子,最后还是个姨娘的身份。”

    她一直以为永定侯府的悲剧是因为她的那个姑姑勾结外臣,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勾结的竟然是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

    原本已经痛得没有力气的身体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股力气,双手立刻便掐上了面前蛇蝎美人的喉咙,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要杀了她,这些年来,养在身边的这条白眼狼!

    剑光一闪,端木青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胳膊传来,她的两条手臂应声落在她的面前,赵御风愤怒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眼前一阵阵发黑,端木青再也支持不住,摔倒在地,眼睛里感到一阵刺痛,只见得血红一片,身上的痛,却不及心里的万一。

    模糊中,有人轻轻凑到她的耳边,如同情人间喃喃私语一般,“忘记告诉你了,今天早上素儿和你的谨哥儿喝了我熬的燕窝粥,已经在路上等你了,你和素儿姐妹情深,路上作伴也是好的,陛下说了,嫡长子只能是我的孩子,所以,谨哥儿生不逢时呢!”

    端木青睁大了眼睛,眼前闪过的却是素儿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和刚刚学会走路的谨哥儿蹒跚的样子,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堕入了无边的永夜。

    叽叽喳喳的是小鸟的叫声,还有一丝丝忘忧草的香味,空气凉凉的,沁入皮肤十分的舒爽。

    端木青慢慢的睁开眼,却是一片淡青色的影子,雨过天青的烟罗霞,夏天挂着,看着便觉得凉凉的。

    风吹过,帐帘便如烟似雾般的飘动,有细细碎碎的铃声落到耳朵里,虚无缥缈的,那是二哥带回来的铃铛,说是叫“细吟”。

    这样的感觉似乎很遥远了,就像是当初还未出阁时的样子,岁月静谧而美好,可是后来……

    不!等等,这是在哪里?!

    猛然间坐起来,端木青立刻发现她的手还在,上一幕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的闪过。

    赵御风的脸,端木紫的笑,红色模糊的视线,还有那冷冷的夜风,冰冷的匕首穿过身体,耳边细细的声音,她说素儿和谨哥儿都死了。

    穿过身体!对啊!她死了,端木紫杀死了她。

    静谧的山谷犹如一头沉睡万年已成化石的巨兽,黑魆魆的让人心头生怖,偶尔有一丝夜风飘过,也像是害怕这如死亡般的黑暗,飞快地便没有了踪影。

    突然不知道哪里飞出一只乌鸦,黯哑的叫声打破这里的安静,却又添上了更浓重的死亡气息。

    身前的女子已然死去多时,血泪满糊的脸没有看不出一丝平日里的高傲与华贵,在这冬夜里,端木青就这样看着她从哭天嚎地的求饶变成这样一具冰冷的尸体。

    杀了她,心里也并没有原本那样的觉得痛快,只因为这样一个女人,她的姑姑,勾结外臣,在君王耳边吹着枕头风,便将一家上百口的人命送上了断头台。

    可是,杀了她有用么?杀了她之后呢?父亲回得来么?二哥哥还会想办法给她带礼物逗她开心么?大哥哥还会经常看她不顺眼的挑刺么?就算是向来不甚喜欢她的祖母,到底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夜风吹得越发的冷了,端木青突然间觉得人生无趣极了,到底她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家人遭难,但罪不及出嫁女,她却因为嫁给三皇子赵御风而渐渐等来她的天命,那个至尊之位,国师说的果然没错,她,是天凤的命格。

    可是如此又如何呢?如今她的亲人都不在了,再高的位置又如何?她所保下的不过是两个妹妹的性命。

    许是思绪飘得太远,连端木紫什么时候走近的都不知道,“姐姐杀了她。”

    再回过神,整个山谷已然是灯火通明,赵御风,如今西岐的皇帝,她的夫君,站在她们姐妹身后不远处,身后是一整队的兵马。

    脸上浮现的淡淡的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命运。

    “杀了她又如何,自从永定侯府被灭门,我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忙忙碌碌,不过就是为了取她性命,祭奠家族人的灵魂,但是如今她当真死了,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

    说完话,便听到端木紫咯咯的笑声,十分好听,但是落在这黑冷的山谷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有什么过不下去的,陛下今日登基,不日便是册封大典,好日子不是就要来了么?”

    闻言,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觉得累,很累很累,或许,紫儿并不了解她现在的感觉吧!

    “难道姐姐不想当皇后?”

    “什么?”不太明白端木紫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话,端木青转过脸去看她。

    “姐姐,既然你觉得累了,那么我帮你把下面的路走完吧!”端木紫的表情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十分的认真。

    微微蹙了蹙眉,端木青才发觉今日的紫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她的眼眸中,没有平日里亲昵的味道,反而是浓浓的仇恨。

    “陛下如今已然登基,关于你的天凤的命格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姐姐你可以退下了。”

    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端木青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她,然后视线转向她的夫君,似乎是询问一般。

    “姐姐不必看陛下,这么多年,我们都受够了,如今终于可以圆满落幕,你,不过是我们的棋子罢了。”

    “什么意思?”挣扎了好半晌,端木青才问出这么一句话,喉咙却涩得发疼。

    “姐姐不是一向聪明么?怎么这都想不明白?”说这话的时候端木紫再没有了平日里温柔可人的模样,而带上了些狰狞的味道。

    “从第一次相见,我与陛下便两情相悦,偏偏那国师测出永定侯府大小姐是天凤命格,为了拉拢朝中中立派,他不得不娶了你,而我,却要以帮助你的名义,成为侧室,屈居于你之下。

    若不是两岁那年,你和你娘莫名其妙的出现,凭着我娘的出身和地位,扶正指日可待,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便是我了,可就是因为你,我娘永远都是个姨娘,我永远都是个庶出的小姐。

    我明明长得比你美,明明比你会讨人喜欢,明明更符合一个大小姐的身份,却偏偏因为你,让我什么都不是,你难道不知道,我恨你,从一开始就恨你,恨你连争都不愿意跟我争,一副冷冷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偏偏上天却什么都给了你。”

    面对端木紫的质问,端木青脑袋一片空白,在她的记忆里分明不是这样的,她并不想跟任何人争什么,也并不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什么,紫儿是妹妹,比她漂亮,比她温柔,她也是很爱护的啊!她也是倾尽全力将她护在身后的啊!

    她说她和赵御风一见钟情?她说她只是一颗棋子?怎么可能?他们成亲六年了,六年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都是彼此依靠的,虽然为了生存,纳了几房妾室,却从未对她产生威胁,此刻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呢?

    转过身,端木青看向赵御风,眼底有低低的请求,“御风,紫儿疯魔了,她在说什么。”

    或许是那些拿着火把的侍卫站的太远了,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脸在明明灭灭的灯火中乌黑一片,然后就看到他走到端木紫的身旁,轻轻地将伊人拥入怀中,薄薄的嘴唇,却只吐出一句话,“紫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轰隆隆的像是冬雷乍响,将端木青的脑袋震得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看着那边的两个人,好像他们突然变得好远好远,远得模糊不清无法触及。

    呆立在原地,她看到端木紫轻轻走到她面前,接着胸口传来剧痛,一把精致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身上,原本瞬间跑远的感觉登时袭上四肢百骸,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心在这一刻被揉碎成齑粉。

    匕首抽出来的瞬间,温热的血喷涌而出,随之流失的,还有端木青一片不知如何安放的恨。

    看着这些从身体里流出来的血,突然间就想起那一个秋日的午后,她带着素儿躲在帷幕后头,看到那些身边曾经十分亲近的人,随着手起刀落,身首异处,血流满地,却紧紧捂住了彼此的嘴巴,不敢哭出声音。

    父亲最后的唇语,是向着她们的方向的,似乎能够感觉到她们就在那里,“好好活下去。”

    “姐姐,你说父亲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要他帮助陛下夺位就那么难么?你都是陛下的王妃了,他还是要坚持保持中立,支持先帝。”

    蓦然间睁大了眼睛,快要失去感觉的心,瞬间被疼痛抽醒,哇地一声吐出血来,“是你们!”

    “他们该死!”赵御风淡淡地扫了一眼端木青,便又看向了别处。

    看到端木青的眼神,端木紫好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我讨好了他十五年,可是他却始终更喜欢你,这样的父亲,带给我的只有挫败和伤害,我娘为他受苦受累一辈子,最后还是个姨娘的身份。”

    她一直以为永定侯府的悲剧是因为她的那个姑姑勾结外臣,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勾结的竟然是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

    原本已经痛得没有力气的身体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股力气,双手立刻便掐上了面前蛇蝎美人的喉咙,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要杀了她,这些年来,养在身边的这条白眼狼!

    剑光一闪,端木青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胳膊传来,她的两条手臂应声落在她的面前,赵御风愤怒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眼前一阵阵发黑,端木青再也支持不住,摔倒在地,眼睛里感到一阵刺痛,只见得血红一片,身上的痛,却不及心里的万一。

    模糊中,有人轻轻凑到她的耳边,如同情人间喃喃私语一般,“忘记告诉你了,今天早上素儿和你的谨哥儿喝了我熬的燕窝粥,已经在路上等你了,你和素儿姐妹情深,路上作伴也是好的,陛下说了,嫡长子只能是我的孩子,所以,谨哥儿生不逢时呢!”

    端木青睁大了眼睛,眼前闪过的却是素儿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和刚刚学会走路的谨哥儿蹒跚的样子,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堕入了无边的永夜。

    叽叽喳喳的是小鸟的叫声,还有一丝丝忘忧草的香味,空气凉凉的,沁入皮肤十分的舒爽。

    端木青慢慢的睁开眼,却是一片淡青色的影子,雨过天青的烟罗霞,夏天挂着,看着便觉得凉凉的。

    风吹过,帐帘便如烟似雾般的飘动,有细细碎碎的铃声落到耳朵里,虚无缥缈的,那是二哥带回来的铃铛,说是叫“细吟”。

    这样的感觉似乎很遥远了,就像是当初还未出阁时的样子,岁月静谧而美好,可是后来……

    不!等等,这是在哪里?!

    猛然间坐起来,端木青立刻发现她的手还在,上一幕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的闪过。

    赵御风的脸,端木紫的笑,红色模糊的视线,还有那冷冷的夜风,冰冷的匕首穿过身体,耳边细细的声音,她说素儿和谨哥儿都死了。

    穿过身体!对啊!她死了,端木紫杀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