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开门的小厮见来人是端木赫,通报都没有通报一声便领着他们进去了。

    心里对云千的样子想象过很多样子,但是却从来没有认为过他会是一个和端木赫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只是五官生得十分精致,若不是看到他喉咙上的特征,还以为会跟自己一样是女扮男装之人。

    轻轻地咳了两声,端木赫才开口介绍道:“云兄,这位是舍妹,端木青。青儿,这便是我与你提过的云兄了。”

    云千看着面前做男子打扮的端木青却并没有开口,没有寒暄客套,却也没有露出不快的神色。

    “久闻云千神医的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端木青微微一笑,不卑不亢朗声道。

    微微挑了挑眉,云千干脆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淡漠了,“你一个深闺小姐,竟然也听过区区贱名?”

    端木赫一见他这神态便知道他是心里恼了妹妹了,只因为云千最不喜欢的便是巴结奉承之人了,虽然他是自己的好朋友,却也不想妹妹在他面前丢脸,急得忙拿眼睛去提醒她。

    岂知端木青却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依旧微笑道:“自然,能写出这样一部当世奇书,自然是人人仰望的神医了。”

    此话一出,不光是端木赫,就连云千本人也愣了神,他确实是通过这些年云游四方,见识当世虫草,写出一部药典,只是这部书他才写出来不到三个月,端木赫这个深闺中的妹妹怎么会知道?

    看到他疑问的表情,端木赫耸了耸肩膀,他怎么会告诉端木青呢?这件事情他都没有听云千提起过。

    前世,在后来的几年,云千写得这本书都成了学医者必修教材了,只是今生算起来他才写好,所以端木青才那这件事来说,因为她对这个云千了解实在不多。

    “你是怎么知道的?”脸上的表情看似没有变化,但是很明显眼底的神色温和了许多,至少她不算是盲目巴结之人。

    “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端木青对您很关注。”这话出自一个深闺少女之口不得不说,是十分失礼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凭着那一双如水的眸子,愣是让人无法将心思转到那方面去。

    这样的态度,他喜欢,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云千接着问道:“那敢问小姐为何对区区如此关注呢?”

    抬起头来,端木青认真地看着云千的眼睛,“因为我想跟您学医。”

    声音一落,端木赫吃了一惊,“青儿,你……”

    转脸看向自己的哥哥,端木青微微一笑,“对不起二哥哥,青儿没有跟你说明白,其实青儿此番过来就是想跟云大夫学医的。”

    虽然是柔和的表情,但是端木赫清清楚楚地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坚定。

    “为什么要跟我学医?”云千不紧不慢地喝着茶,好像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端木赫脸上却闪过一丝惊喜,凭他对云千的了解,他这么问,便是有了些兴趣了,只要妹妹回答得好,要成功可就不难了。

    神色依旧平静,眼神依旧坚定,看着面前的男子,端木青开口道:“身为大夫,应当将治病救人当成己任。”

    轻轻颔首,端木赫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但是,我想跟着你学医,却只有一个目的。”

    这一个但是让端木赫的笑意瞬间凝固了,云千的眼底却露出一丝兴趣。

    “自保。”

    两个字让云千之前悠闲喝茶的动作顿时定格,看着端木青的眼神也有了几分打量的味道。

    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就连身子也都没有张开,脸上也有些稚气,但是却说出这么两个字来。

    自保,意味着她认为自己有危险,但是永定侯府是什么地方?她是永定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会有这样的危险么?

    再看她说出这两个字的神色,眼底一片清明,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只有坚定。

    自保可就不简单了,并不是救人,却不代表不害人,救的是自己人,害的是仇人,似乎有违医德呢!

    “若是我不答应呢?”

    “请给我一个理由,我会让自己满足你的要求。”

    还是不卑不亢的语气,让云千不由得细细思量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笑对着端木赫道:“你这个妹子有点儿意思啊!”

    端木赫脸上的笑却是十分的不自然,只因为他也没有见到过端木青这样的一面。

    “五天之后这个时辰来见我,把这本书背给我听。”扔个端木青一本书,云千便背过身去了,“太笨的人,我没耐心。”

    直到此刻端木青才露出笑容来,看着手上并不薄的书道:“谢云大夫给我机会。”

    “二少爷。”两人才刚进垂花门,便听到一个稍微有些尖厉的妇人的声音。

    李凝霜!端木紫的娘,几乎是立刻,端木青就攥紧了拳头,但是下一瞬又恢复了平常。

    “李姨娘。”端木赫的声音里带着一些淡淡的尊敬,毕竟是长辈,虽然是妾室,但好歹是掌管着府里中馈的姨娘,如何也要给些体面的。

    但是,端木青还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难以察觉的恼恨,只是脸上的笑容太过于灿烂,让人很容易便忽视了,原来这个女人并没有那么厉害,她的恨意并没有掩盖得很好,只是从前自己从来都未曾发觉而已。

    正在偷偷地打量着,李凝霜却突然看到了自己,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纷呈,“大大大,大小姐!”

    心里冷笑一声,但是脸上却有些羞赧和紧张,微微蹙了眉,低着头用小小的声音道:“姨娘,我只是跟二哥哥出去了一下下,并没有被人什么人发现。”

    看到妹妹这样的态度,端木赫心下有些奇怪,虽然李凝霜是长辈,到底只是个姨娘,在府里头最多算是半个主子罢了,可端木青却是嫡出的大小姐,正经的主子,怎么见到她却是这样一个模样?

    难道自己多年在外,这个家里悄悄易主了不成?想想便有些明了,李姨娘和青儿是一个房头的,而她又是最有体面的姨娘,是祖母的亲甥女,二婶婶是个不问世事的,这二房内院自然是她的天下了。

    再看她如今,主持着中馈,已然是凌驾于正室之上了,只是没有正室的名头罢了,只怕心里头到底是不喜欢青儿的。

    思虑至此,端木赫上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之间,笑道:“姨娘莫要奇怪,我很久没有在京城逛一逛了,刚好碰上青儿,好说歹说非拉她跟我一块去,但是她一个姑娘家不好出门,才弄了这么一身衣裳。”

    见端木赫如此作为,端木青眼眶一热,心下涌出感激,虽然她并不需要他这番维护似的动作,但是却实实在在证明了,她这个二哥是把她当做妹妹的。

    “姨娘,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还请姨娘帮忙打打掩护。”怯怯地看了李氏一眼,端木青很快便又垂下了头。

    端木赫目光炯炯地看着李凝霜,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意。

    心神一转,立刻笑意袭上眉梢,“瞧这孩子,当姨娘成什么人了,你就放心吧!快进去换衣裳吧!不然叫别人看见了还不成个事儿呢!”

    说着便扶了扶发髻上的赤金佛手分花簪子,笑吟吟地走远了。

    回到無墨阁,端木青飞快地招手露稀过来,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便看到她带着笑意飞快地退了下去。

    “小姐可要喝口水?”见到她和露稀那样神神秘秘的样子,采薇也不多问,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

    端木青却忙对她道:“采薇,你去跟娘亲说我不舒服,这几日都不去文雅轩了,等身子利索些了再去。”

    虽然不知道她这番是要做什么,却还是乖乖地按照她的吩咐去了。

    躺在窗前的炕上,拿起云千给自己的书。

    还没有看完第四页便听到外面有老妈妈的声音,说是老爷让她过去一趟。

    微微摇了摇头,端木青忍不住哂笑,这个李氏还是如前世一般沉不住气,只是前世总是将她看成一只跳梁小丑,并没有任何的想法,如今却不能这样想了。

    将书小心地放在枕头下,端木青随便整理下着装,便跟着老妈妈一同往外走,“老爷在哪里呢?”

    老妈妈头也不回,只是道:“就在花园的书房里。”

    端木青带着刚回来的露稀,到书房的时候,端木竣和端木赫都站在那里,只是一个脸上带着点点怒意,一个脸上有隐隐的担忧,倒是并没有其他人,只是不知道那李凝霜是如何跟父亲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