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谁说青儿被禁足了?”威严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惊得一干丫鬟婆子行礼不迭。

    朝端木竣行了个礼,端木青笑道:“爹爹来了。”

    李凝霜却是吃了一惊,刚才那句话她可没有忽略,那意思分明是端木青并没有被禁足,而且看两人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端木青曾被端木竣禁足。

    这是为什么,忍不住扭头去看跟在后面的白总管,却见他也是一脸的茫然。

    “爹爹,娘亲刚才跟姐姐开玩笑呢!”端木紫走到父亲身旁,挽着他的手臂,甜甜笑道。

    对于这个美丽乖巧的女儿,端木竣向来十分喜爱,见到她这样的笑颜,刚才的不快去了一半。

    看出了父亲脸色的变化,端木青一脸迷茫道:“娘亲不在这里啊!刚刚不是李姨娘说的么?”

    瞬间所有下人都表情一僵,纷纷垂下了眼,只看着自己鞋尖,不敢看着主子们,因为谁都知道大小姐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李凝霜更是瞬间脸色铁青,女儿出生时,先前的夫人已然去世,纵使后来秋恬成了夫人,但是中馈大权却一直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在这个府里,实际上,她才是二房的夫人,是以,端木紫从小便唤自己唤作娘亲。

    偏偏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还是姨娘的身份,按照规矩,端木紫只能叫她一声姨娘,这娘亲两个字只能用在秋恬的身上,只是府上从来都没有人纠正过,端木青这一句话,无疑是打了她一巴掌,当着所有人告诉她,她只是一个姨娘,一个下人。

    端木竣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想法,这些年来,李氏确实是最有体面的姨娘,甚至于很多时候表现得像是一个正室,虽然于礼不合,可上下皆无意见,且府中各事均井井有条,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一向性子冷淡的大女儿突然揪出这个问题,却是为何?难道是李氏暗地里做了什么,损害了女儿的切身利益?蓦然间又想起刚才说的禁足的事情。

    那天书房的事情之后,他便吩咐白总管此时一点儿不能泄露,毕竟关系到自己女儿的清誉,可是李氏却知道了,这白总管什么时候那么为她卖命了?由此见来,这侯府似乎依然是李氏的天下了。

    接着又想到自己刚刚来的路上,遇到李凝霜的丫鬟,请自己过来,现在看来也是故意的,只因为她认为青儿被自己禁了足,好让自己发现她私自出来。

    念头转来转去,端木竣的脸色已然铁青,将手臂从端木紫的手中抽出来,冷冷道:“你如今越发连规矩都忘了,夫人在文雅轩,怎么又冒出个娘亲来?”

    这话说的不光是端木紫,更是李凝霜,分明是在告诉她,她只是一个妾室。

    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面,李凝霜气得一句话说不出。

    端木紫同样意难平,但是她很快便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爹爹教训的是,是女儿没规矩了。”

    点了点头,端木竣不再看她,而是温和地看向端木青,“青儿,叫爹爹来是为何事啊?”

    满意地看到自己所要的结果,端木青便一脸娇羞地看向父亲,“原本是这样的,女儿今儿发现藏在衣箱底下的这件衣裳,穿在身上跳舞倒是十分好看,只是料子不是很好用来跳舞,想到父亲去年得的两匹滚珠纱,所以想向父亲讨要讨要,做一套舞衣。”

    闻言,端木竣忍不住摇了摇头,“我当时什么大事,竟然是为这个,你想要尽管拿去好了。”

    端木紫和李凝霜却吃了一惊,原来端木竣是她请来的。

    眼睛微微眯了眯,李凝霜看着面前这个十二岁的女子,突然觉得有些陌生起来。

    她认识的端木青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在她的认知里,那个女孩子和她母亲一样,从来不屑于这些东西。

    那么,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还是说,这只是个巧合?她根本没想太多?可那句话攻击性却那么强。

    正想着,端木青却朝端木紫暖暖一笑,“二妹妹不是打算在皇后寿辰上献舞的么?何不跟我一起去挑一挑呢?”

    “到时候我们姐妹俩穿一样的衣裳,只怕不好吧!”端木紫的表情却有些复杂。

    “一样的衣服?怎么会?”端木青笑得灿烂,“我又不献舞,穿那衣服去做什么!”

    “你不献舞?”

    “我就这点水平,好好的跑去丢人现眼做什么?”端木青笑得异常明媚,“只是今儿突然有兴趣罢了。”

    听到这话,端木紫方才放下心来,连忙点头。

    “背完了?”慢条斯理地配着药材,云千的问话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趁着上午制造的混乱,李氏母女哪里还有心思来关心她去了哪里,所以,端木青这一次再顺利不过地溜出了府。

    “背了一半。”端木青认真道。

    “你倒是很诚实。”手上动作没停,表情也没有变化,云千的这句话里头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能力,这也就是我的能力。”不知道云千对她这样的资质到底满不满意,却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不算太差。”将手中的药材打包好,云千指了指身后书架上最上面的一排医书,“三个月之内,把这些书都背下来,半个月来这里一次。”

    “是,师父。”

    闻言终于转过脸看向端木青,眼角闪过一丝笑意,“你倒是反应快。”

    端木青笑而不语,眼底有些愉快的光芒。

    “那还不给我敬茶?”

    立刻恭肃了神色,端木青从茶几上的茶壶里倒了一杯茶,恭恭敬敬地跪倒在云千面前,朗声道:“师父,请喝茶。”

    云千倒也老实不客气,端起来就喝了个干净,然后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快回去吧!”

    直到背影走出大门,端木赫才笑嘻嘻地从内室走出来,“谢了。”

    撇了撇嘴,云千摇头道:“总算让你欠着了我一个人情。”

    “行,欠你人情。我记下了,”端木赫不以为意,“杀一盘如何?”

    露稀早等在了垂花门前,看到端木青出来长吐一口气,“小姐你总算出来了,这里是哪里啊?我真担心。”

    端木青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静静思考了一下,笑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露稀觉得最近大小姐变了很多,行事作风像是成了另一个人一样,有时候让她觉得有些神秘,更多的是捉摸不透。

    就像此刻,她完全不知道小姐来当铺做什么。

    “娘,你看看这滚珠纱可有什么不妥当?”闲云阁内,端木紫将刚刚从库房取来的衣料放到李凝霜面前。

    本来就被上午的事情气得心尖儿疼,此时哪里有心情看这些,皱了皱眉头挥手道:“想知道好不好看,问问针线房的人不就是了。”

    知道她心情不好,端木紫也不多说,自己拿着在身上比划着。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李凝霜警觉道:“你是说端木青那丫头做了手脚?你也认为她不太正常?”

    端木紫一愣,微蹙了眉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怪怪的,那天我还看到二哥往舞墨歌去呢!”

    “端木赫?”李凝霜眉头却皱紧了,“她跟大房的人走那么近做什么?会不会是针对我们?”

    说着便抄过那匹滚珠纱,看了半晌却看不出任何不妥当,“这确实是去年宫里头赏下来给你父亲的,极难得的,后妃也就只有佟贵妃和皇后娘娘得了,

    我们府统共也就四匹,两匹给了姨母,姨母又给了怡昭仪娘娘。”

    “这料子倒真是极适合做舞裙的,纱质轻而不浮,柔而不透,没有一般轻纱的轻薄,反倒是如珠般的质感,若是做成舞裙,舞动的时候定然十分美艳。”

    “这么说,没有什么问题了?”端木紫心下也是十分喜欢这衣料的,听闻母亲这样说,喜上眉梢,“或许是我们想太多了。”

    想到端木紫就要在天京的贵女圈正式露脸了,李凝霜的脸色也不由露出笑容来,她这一辈子算是定下了,但是她的女儿绝对要坐到最高的那个位置。

    虽然她只是一个姨娘,但是老夫人自己的亲姨母,所以,在府中她的地位并不比秋恬低,而且当今皇后是她的长姐,怡昭仪娘娘是端木紫的姑姑。

    她的女儿,条件还是很优异的,重点是这一张渐渐绽放的脸,不出两年,定然会是西岐的第一美人。

    端木紫身体发育比较早,个子已经不矮了,身子也开始有了玲珑的曲线,再长两年,只怕就没有男人可以拒绝了。

    如今几位皇子都渐渐成年了,须知出名要趁早,所以她才会求了皇后娘娘在寿宴上都发一份请柬给端木紫。

    但是,这个端木青……

    回到舞墨阁的时候,已近黄昏,各处的灯火都已经点燃了,丫鬟婆子们井井有条的来往,丝毫看不出主人不在。

    在暖阁中坐下,采薇轻轻走了进来,将一个包袱递到端木青面前。

    见势微微一愣,示意露稀打开来,端木青都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