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是一套价值不菲的翡翠头面。

    六月的太阳就像是一个大火炉,炙烤着大地,就算还没到中午,走在路上也是一阵闷热,到荣禧堂的时候,里头正传出一阵阵的笑语,如此张扬,除了老夫人的甥女李凝霜还会有谁。

    “大小姐来了。”随着小丫鬟的通报,端木青轻移莲步进入内室,便看到两鬓斑白的老夫人邓氏坐在太师椅上和端木紫母女说笑着。

    见到端木青过来请安,老夫人只是淡淡点头,“你来了。”

    坐在老夫人旁边锦杌上的秦老姨娘忙站起来笑道:“听说前几日大小姐身上不舒服,倒是有好长时间没见着了,如今可大安了?”

    说起来秦姨娘也算是个有福的,老夫人生下了三个儿子,就是没有女儿,独她一举得女,现在入了宫,被封为怡昭仪,不久前还为皇室诞下了一位公主。

    如今在府里还有谁敢将她当做下人看?偏这秦姨娘性子温和,恪守本分,从不借怡昭仪的身份摆谱,倒是得了全府上下一致尊敬。

    “谢姨娘关心,如今已经全好了,想到多日未曾来看望祖母,心内不安,今日好了便立刻过来了。”

    紧靠着老夫人坐着的端木紫一听甜甜一笑,“姐姐多日未来,祖母心中想念着呢!想来定然有许多体己话要与姐姐说。”

    说着便将自己的位子让出来,坐到了李氏的旁边。

    老夫人闻言神色有些不解,谁都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大孙女不过是表面上的来往,自来称不上喜欢不喜欢,她来与不来对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端木青微微一笑,安然坐上去,笑道:“是有些日子没有看到祖母了,祖母身体可好?”

    老夫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一切都好。”

    话音刚落,又好像突然间闻到了什么,皱着眉头看向端木青,“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李凝霜和端木紫的目光立刻便被吸引了过来,前者眼中有隐隐的期待,后者却是有些好奇的样子。

    将她们的反应落在眼睛里,端木青伸手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笑道:“前两日身体不舒服,二哥哥替我请了个脉理颇好的大夫,我便顺便烦大夫配了一味药材,悬室取香,特意为您求来的。”

    “哦?”对于端木青突然的孝顺,老夫人有些意外,实在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将荷包打开,端木青一样一样地拿给她看,“藿香和佩兰既能祛湿又能解热毒,此时用再好不过了,这上半年雨水足,怕您的风湿关节又痛了。

    马兜铃、矮地茶和沉香都是对止咳平喘很有帮助的,您的咳嗽总也不好,用着好歹能好些,茯苓和合欢皮是养心安神的,老人家夜上难免睡得不好。”

    闻言,老夫人对端木青向来没有什么笑容的脸也慈祥了许多,将荷包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又放到鼻子下闻了闻,笑道:“都是药材,这放到一起竟然还异香异气的,闻着也舒服。”

    “是啊!”端木青甜甜一笑,“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能不喝药还是不喝的好,如此取其香味,再好不过了。”

    “倒是你有心了。”老夫人一面笑道,一面让冯妈妈将东西挂在帐帘上。

    李凝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笑道:“我还以为大小姐身上用了什么香呢!”

    端木青浅浅一笑,“来祖母这里怎能用香?香料中有许多成分对老人家身体不好,难道姨娘不知道么?”

    一句话说的李凝霜和端木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因为阖府上下谁都知道母女两最爱香料,不惜千金。

    果然老夫人脸色微微一变,还未开口,端木青便又道:“我昨儿问过那大夫,大夫道祖母的咳喘应多吃些黑芝麻,我想祖母屋子里的人都是极稳妥的,让她们挑选些上好的黑芝麻,磨成糊,半下午的时候添些枇杷露当点心,定然是极好的。”

    一番话说得老夫人眉开眼笑,深深感觉到自己被孙辈关怀的暖意,点头不迭,直到端木青他们离开,眉角还犹自带笑。

    只苦了端木紫母女,始终撑着笑容陪在一旁。

    刚走出来,迎面便看到一群人往这边走过来,宝蓝色长衫的是端木赫,左边紫色长袍的人,端木青也曾见过,只是没有这么年轻,脸上也并没有这样的笑容,九皇子赵御鸿。

    相对于赵御鸿的灿烂笑容,月白色衣衫的男子脸上却是一脸温和,干净的脸庞,俊美的五官,让人忍不住想起那一句——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但是,这样的一张脸落在端木青眼里,却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从心底里流出汨汨的毒液来,脸上的表情再也控制不住,笑容像是一张破败的面具,一点点地从脸上掉落。

    顿时感觉到身边小姐的不同,采薇眸子里透露出担忧来,“小姐,你怎么了?”

    采薇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端木青,眼睛里的恨意那样的明显,好像恨不能将别人扒皮拆骨。

    “二哥,你带朋友去祖母那里么?”端木紫一见到来人便娇笑着唤道,眼角却在偷偷地打量着一旁的两个人。

    实际上这两个人,她是认得的,曾经在皇后的宫里,她躲在屏风后面看到过。

    端木赫笑着点了点头,介绍道:“二妹妹,这是三皇子和九皇子。”

    又对两位皇子道:“这位是我二妹妹,青色衣衫的是我大妹妹。”

    说到这里才发现端木青的不对,一张小小的脸惨白一片,身子甚至于有些微微的颤抖,端木赫忙走上前,扶住她的手臂,“青儿,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温热,端木青才回过神,心神一敛,飞快地压下心中的情绪,微微一笑,“许是太阳太大了,头有些晕。”

    那边端木紫已经和两位皇子见礼不迭,不得不承认,端木紫确实是无二的美人,此时已然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住见惯了宫廷美人的皇子。

    “那你快些回去休息吧!大日头底下,中暑了不是玩的。”语气里有端木赫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怜爱。

    其实自小端木赫对自己的这个妹妹便于别个不同,或者是因为她虽是家里地位最尊贵的嫡出大小姐,却一直生活在自己的角落,不被任何的人注意,不去争取任何人的喜欢。

    那边赵御风在跟端木紫寒暄的同时,眼角却看向端木赫身前那个小小淡青色的身影,刚才若是没有弄错的话,他分明感觉到了来自那边的杀意。

    没错,是杀意,身在自己这样的地位上,赵御风对于自己身边的危险感知力极强。

    好奇地打量起那个女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正在跟端木赫喃喃私语,眼眸被深深隐藏在长长的睫毛下,看不出波澜,而这个女子自己分明从未见过,又怎么会有杀意呢?难道是自己想太多?

    忠勇将军对于自己妹子可真是关心啊!连我们两个大活人就这么被晾在了太阳底下了。”赵御鸿的话里不无揶揄。

    回过神,端木赫忙行礼道:“是卑职的不是,青儿身体不舒服,还请原谅失礼之处。”

    赵御鸿暗暗打量端木青和端木紫,不可否认端木紫实在是比端木青漂亮许多,性格也不错,可是看端木赫的态度,却显然对端木青更亲呢!

    心下忍不住又将端木青多打量了两眼,一张小脸确实有些苍白,没有什么表情,嘴巴紧紧,并没有笑容。

    虽然并未直视自己,使得他看不清她眼里的神色,不过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眸子里的那一抹坚毅。

    是坚毅,不像是一个深闺大小姐该有的神色。

    赵御风同样在打量着端木青,还是没有办法理解刚才那样的感觉为何而来。

    端木紫正端庄地站在两位皇子面前,蓦然间却发现两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后面,扭过头,才发现竟然是端木青。

    心下一冷,脸上的笑却更灿烂了,亲热地上去挽了端木青的手臂,“姐姐身体不舒服么?我让娘去给你请个大夫吧!”

    端木青转脸看向端木紫,脸色有些犯冷,“妹妹想说的是李姨娘吧!”

    在她愣神的当儿,又开口道:“两位皇子驾临,我不大舒服,劳烦妹妹跟二哥哥一同好好招待吧!”

    说完不再理会在场的人,自顾自地带着丫鬟们离开。

    走出了几步,端木青才缓过神,一看到赵御风,就没有办法冷静,尤其在这个时候,他和端木紫都在自己的面前,让她没有办法不想起前世的事情。

    正走着,却看到湖边的假山后,有个白色的身影不安地走动着,端木青心下一动,脱口而出,声音里有她无法掩盖的颤抖,“素儿。”

    此时的端木素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完全是一个小孩子,但是眉宇间的羸弱却是那样明显,她是先天不足的。

    但是前世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就是这个孱弱的妹妹陪在自己身边。

    当永定侯府被满门抄斩,她日日外出奔波,晚上回来,赵御风歇在别的女人屋子里,只有她会点着一盏灯守在门前,等她回去。

    没有好听的安慰的言语,只有静静的守候,静静地为她搭建一个小小的避风港。

    端木素听到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还有些忐忑,在她眼里,大姐姐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很少看到她跟谁亲近,她们之间几乎没有交集。

    此刻为什么姐姐会这样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