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淡淡的月光透过若有似无的纱帐,床上人的脸不十分清晰,但是看上去却十分的沉静,如同在森林深处的千年古潭。

    男子的脚步落在地上悄无声息,如影子一般靠近,脸上的银色面具在月光下发出森冷的光芒。

    伸手撩开纱帐,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如同细瓷般细腻,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像是两只安然歇息的蝴蝶。

    薄被下的身躯随着身体微微起伏,生生让这个房间充满了安宁的味道。

    突然寒光一闪,下意识地伸手格挡,往后退去,手背却丝丝的疼,竟然被划破皮了。

    再抬眼,就看到原本躺着的少女此时端坐在床边,一双明眸冷冷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匕首在月光中散发着丝丝的寒意。

    端木青向来睡眠不深,重生之后,更是警惕异常,微微感觉到有黑影投在自己的眼睛上,立刻便醒了,只是没有睁眼。

    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稳住自己,等到恰当的时机才出手,却不想还是让他躲开了,看来是个高手。

    “你是谁?”

    接着月色,端木青只看得出他是个男子,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样貌。

    感觉到他森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心下一紧,以为他会有什么动作,谁知道,下一瞬间,便消失在了窗口。

    对于这样一个人,端木青搜刮着记忆也想不出会是谁,集两世的记忆,她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够匹配刚才的气场。

    既然想不通的事情便不再想,好好休息才是正理,所以,端木青便又兀自去睡了。

    站在对面的屋顶,清楚地看到里面白色的身影复又倒下,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有点儿意思,原本以为会引来灯火通明的一阵喧闹。

    皇后的寿宴很快就到了,李凝霜吩咐人做的衣裳也都做好了,藕荷色的长裙和同色的坎肩,月牙白的上装,采薇帮她挽了个清新的双刀髻,施以碧色的翡翠花钿,既不张扬却也不会显得小家子气。

    美人就是美人,端看端木紫,淡紫色的十二幅长裙,深紫色绣玉簪花上衣,腰间一根碧玉腰带,纤腰束束,长身玉立。

    如云的秀发绾成繁复的飞仙逐月髻,细细的珍珠散步其中,两根紫玉簪点缀得恰到好处。

    端木青自问,这一套行头到她身上定然没有如此的效果。

    看到她们出来,端木紫笑容潋艳,“姐姐今日看上去清爽得紧,倒显得妹妹是个俗物了。”

    端木青也不理她,径自扶了采薇的手往马车上去。

    十分看不惯她此番做派,李氏立刻便抢先一步进了马车,把端木青挤到一旁。

    懒得跟她计较,吩咐了采薇几句,便上了马车。

    因为秋恬一直对外称病,李凝霜娘家身份在哪里,所以平日京里有什么宴会,都是她出面,加之皇后又是她的长姐,给她下了个帖子,这时候自然是她陪着进宫。

    皇后的寿辰自然是十分热闹的,皇帝早就吩咐了下去,晚上大宴群臣,白日里却是由命妇小姐们陪着在御花园里赏花。

    夏日里的御花园郁郁葱葱,只是绿肥红瘦,少了些赏花的味道,御掖池里的荷花却开得极好,重重叠叠。

    坐在凉亭里看过去,一派碧水蓝天的清雅。

    除了各命妇,宫里头有地位的嫔妃们自然也是要出席的,坐在副席上的应该就是唯一的贵妃——佟贵妃了。

    只见她一袭紫色的宫装,斜斜地挽着堕马髻,身材纤细,五官精致,黛眉微蹙,透着难掩的孱弱。

    四皇子被送到了东离做质子,她虽然是后妃之首,到底还是不如意的吧!

    淑妃穿着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头上的头饰一律用粉色和白色的猫眼石,耳上垂着小小的水晶耳坠,看上去娇俏可人,竟一点儿看不出有五皇子那样大的孩子。

    此时与骠骑大将军府的女眷们谈笑。据说这位淑妃在后宫很得圣心,如此看来,也是十分有道理的。

    德妃却是端庄地坐位子上,宝蓝色的宫装穿在身上显得十分端庄,脸上的表情不冷不热,显得十分低调,她便是九皇子赵御鸿的生母。

    端木竚也就是端木家的姑奶奶,如今的怡昭仪,今日打扮的十分得体,不张扬,也不低调,她向来性子沉稳,跟淑妃一般,深得圣心。

    见到端木青三个,脸上掩饰不住笑容,但毕竟是皇后的寿辰,是以跟娘家人随意说了会儿话,便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皇后一袭大红色宫装,拇指大的东珠用十六股红丝线穿成项链,绕在项上三层,看上去华贵无比。

    端庄的抛家髻上一支赤金的九尾凤钗,凤嘴里衔着一颗小小的碧玺珠,坠下的流速却是名贵无比的鲛珠。

    脚上蹬的是用杭稠料子的鞋子,绣了繁复的牡丹花,花边用金丝线钩就,花蕊却是米粒大小的黄玉,随着裙摆轻摇,款款而来。

    皇后看上去三十几岁的年纪,只是保养的极好,皮肤紧致无暇,眼角一丝细纹也没有。

    命妇小姐们自是跪了一地,呼声不迭。

    由侍女扶着在上头坐定,皇后方才开口道:“今日虽是本宫的寿辰,但是此时具是女眷,并有并无朝臣,大家不必拘礼。”

    “妹妹今日看上去脸色不大好,可是主持侯府中馈的缘故?”

    众人闻言,脸上俱是一惊,没想到这一坐下来,皇后第一句话便是对李凝霜说的,且当着众命妇的面直呼为妹,可见这永定侯府李氏的地位。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视线都忍不住往永定侯府女眷的位置看过来,心里纷纷猜测着这个李氏既然是皇后的妹妹为何在永定侯府还是个姨娘的地位。

    又听外面的传闻永定侯府夫人卧病多年,那后面明眸如水的女子便是那嫡出的大小姐了。

    虽然有着嫡出的身份,可惜事事却被个妾室压着一头,在场的命妇除了李氏,都是正室出身,不由得在心理上便站在端木青一方了。

    再看过去,不由将端木青和端木紫比较了一下,虽然姐姐的饰物也不是凡品,但是比起庶妹来,清雅有余,华贵不足,眼神中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同情。

    但是今日皇后娘娘的态度摆在这里,谁还敢脸上露出些端倪来。

    寿宴大多差不多,皇后的也不外如是,赏赏花,听听戏,看看表演,吃吃喝喝也就算是过了,在宫里拘着规矩,反倒更无趣。

    “本宫想着每年的寿辰都是这些东西,热闹是有,未免无趣,今日看席上众位千金个个气质如兰,玉貌花容,想必心思定然精巧,倒是想看看众千金为本宫准备的寿礼了。”

    说着又转头对端木竚道:“今日永定侯府两位小姐都是一般明艳动人,想必这寿礼也是心思灵巧的。”

    端木竚自然免不了客气谦虚一番。

    寿礼原本都是早早送出手,由坤宁宫的宫人们登记造册了,此时皇后娘娘如此一说,便有几个姑姑指挥着将各色寿礼搬了上来。

    “还是皇后这里有趣啊!风景如画,美人如诗啊!”这边正热闹着,那边几位皇子却陪着皇帝一起走了过来,人未到,声先至,爽朗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来皇上已近五旬。

    一干命妇忙行礼不迭。

    跟来的除了二三五八九五位皇子外,皇后的內侄子李彦俞、骠骑大将军的幼子齐鸣和端木赫。

    李区严年不过十七,已然是四品吏部侍郎了,齐鸣十六,官至上府折冲都尉,加上端木赫,都是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一时间,蹁跹公子,鲜衣怒马。

    凉亭里重新安排座位,早有小姐们脸上红霞飞扬,窃窃私语起来。

    原本还未见得活络的气氛,顿时带上了一丝攀比的味道。

    端木青端起面前的茶杯,浅啜了一口,眼角却看到一脸兴奋的端木紫和李氏眼底的得意,再看皇后,表情平静,只是眼中光芒大盛,看来皇上过来是早就被计划好了的。

    “皇上真是好眼福,臣妾正说想要和众夫人小姐们一同赏玩各位小姐为臣妾精心准备的贺礼呢!”坐在皇帝的身边,皇后笑脸盈盈。

    “哦?”显然皇上兴致很高,同样是一脸的笑意,点头道,“那便一同看看吧!”

    毕竟是皇后的寿辰,难得的机会,各位贵女自然是绞尽了脑汁想方设法办来的。

    首先便是庞太师的孙女庞心如画的一副画,看着宫女手上的画,端木青双眸一紧,眼底瞬间冰封一片。

    李氏嘴唇忍不住上扬,脸上却是赞赏的神色,好像注意力都在这样的一幅画上。

    “庞小姐的画技果然是天京第一,着凤舞九天色彩明丽,纤毫毕现,生动传神,实在是上上之作,庞太师家风可见一斑。”皇后尚未开口,皇上便已经赞叹道。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臣女愿皇上千秋万岁,皇后娘娘万寿万福。”庞心如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下席拜谢。

    皇后一听,眼角眉梢都是笑容,“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是给夫妻的祝词呢!

    这庞心如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已经定亲了,今年便要远嫁到云南的,是以,尽管如此出色,在坐的贵女并未有什么大反应,没有利益的损失,风头再怎么出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

    文太傅的孙女是一本手抄的佛经,一手簪花小楷,让人叹为观止。

    镇国公府的大小姐是一张凤尾琴,仿着皇后少时不小心毁掉的琴所制,让皇后感动不已。

    ……

    轮到端木青的寿礼时,端木紫和李氏的眼中有明显的幸灾乐祸,站在旁边的采薇不由抿紧了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