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大小姐的寿礼是一幅绣图。”南竹姑姑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些宫廷式的呆板,好像所有的灵气都已经被这一座宫殿吸光了。

    “哦?”皇后似乎很有兴趣,“昭明长公主的绣技当年可是闻名天下,不知道端木大小姐较之如何啊!”

    “母后未免有些太强人所难了,昭明皇姑姑的绣技只怕当时无人能及,端木大小姐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哪里能与皇姑姑较之一二。”

    说话的是二皇子,脸上表情轻缓却认真,只是眼底有丝丝的嘲讽不留痕迹地落在端木青的脸上。

    看来想她不安生的人不少呢!

    这也不难理解,若是没有端木青母女,李凝霜自然就是永定侯府夫人了,依照她们的姨表关系,永定侯府自然就是他二皇子强有力的支持者了。

    “怎么……”

    就在一片寂静中,端木紫突然的惊呼有些突兀,但是着声音又突然被掐断了,显然是李氏制止了她。

    众人的目光投过来,都带上了些疑问,都不明白她为何突然惊叫。

    端木紫脸上讪讪的,方才红着脸道:“素来知道姐姐绣技甚好,却还从未见到如此精美之作,故而惊呼。”

    这句话说得却也没错,端木紫当然不知道,因为这并不是她所认识的端木青绣的,而是有了两世经验的作品。

    凉亭中好一阵寂静,直到皇帝开口,“朕和昭明公主自小一起长大,原以为在绣技上再无人能出其右,却不想端木大小姐小小年纪却已然有此造诣,实在不俗。”

    只见丈宽的绣布上,一轮明月在淡淡云彩中大放异彩,绣品下方是一片静谧的山村,偶有点点灯火,却在月光下朦朦胧胧不甚清楚。

    只右下角一丛怒放的牡丹,带着晶莹的露珠,在月下如玉般美丽端庄,叫人移不开视线。

    绣品毕竟不是画作,越想要逼真,所有的颜色便越复杂越精细,如这一幅图,仅仅是青色,端木青便用了十六种绣线。

    “谢陛下夸奖,皇后娘娘国色天香,犹如昭昭明月,护佑我西岐百姓安乐平和,端木青愿皇后娘娘芳龄永继。”端木青不卑不亢,言语大方,缓缓下拜。

    那边李氏母女上青一阵白一阵,端木紫更是眼睛快要喷火,明明送过去的是《凤舞九天》,怎么会变成了这《月下牡丹图》?

    谁都知道庞心如画技独步,若是被发现,端木紫的绣品和庞心如的一般无二,这偷取别人作品的罪名是怎么也跑不了的了,怎么会?!

    下一个便是端木紫了,端木青轻轻地回到座位上,却在经过端木紫座位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你这一笔我记住了,凤舞九天的痕迹,你没留下吧!”

    看着她刷白的脸,端木青脸上不露声色,稳稳地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幸好当时自己留了个心眼,发觉不是前世一般的《万丈光芒》,干脆便换了幅画。

    心下被端木青一句话说得未免有些惶惶,直到李氏提醒才回过神来。

    努力稳了心神,端木紫脸上浮现出一些不好意思的红晕来,“皇后娘娘,臣女给您的寿礼,此时只怕不太好拿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说话的却是五皇子赵御玄,从走进水亭的第一刻起,他便注意到了端木紫,虽然看上去年轻,但是那样美丽的脸庞却吸引得人移不开视线。

    端木紫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是以脸上娇羞之态更加动人,却依旧说不出口。

    一旁的李氏脸上端着得意的笑容,却露出些歉意的神态,“容妾身回禀,原以为不过是命妇小姐们的宴会,是以二小姐亲作了一支舞送给皇后娘娘贺寿,但是现在……”

    说话间,面色为难的在各位皇子公子脸上转了一圈。

    眼看着皇后一脸兴奋的神态,皇帝朗声笑道:“想永定候和大爷骁勇非常,立阵百万雄师前,何曾有半丝惧意,端木二小姐既是永定候府之人,如何作此忸怩之态?”

    闻此言,端木紫才下去换了舞裙,款款而来。

    顿时所有人眼前一亮,粉色的舞裙,泛着珍珠的光泽,从膝到脚面,层层叠叠,一如凉亭外田田的荷叶。

    宽大的水袖上缠绕了水红色的丝带,在飘飘的风中如同举袂仙人。

    粉恋桃腮在乌黑的青丝下衬托的温润如玉,修长的脖颈在莹莹的衣衫下美如蝤蛴,叫人见之忘俗,又不敢大声呼吸,唯恐惊醒这一场如梦的美景。

    端木青淡淡扫了一眼众人的反应。

    二皇子赵御行眼中忍不住露出惊艳神色,赵御风也是难掩那一丝心动之态,五皇子赵御玄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八皇子脸上淡淡的笑意,有赞赏的味道,却显得大方而磊落。

    反倒是脸上满是笑意,眼睛里却是若有所思。

    李区严和齐鸣更是一脸呆滞,天京美人多,但是放在后宫里,却又不算的什么了,而端木紫的美貌却是后妃都多有不及的。

    端木赫脸上淡然,就连那笑容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端木青看向他的时候,正好对上他转过来的视线。

    却感觉他的眼神里带着些安慰的味道,不由得一愣,随即便明白了,他这是在担心她因为被端木紫掩盖了光芒而暗自神伤呢!

    这个二哥哥!端木青心里不由好笑,端起面前的果酒,笑着朝那边轻轻摇了摇,果然看到他露出放心的神色,同样端起酒杯。

    凉亭里早就安排好的乐师开始缓缓奏起了音乐,丝竹绕耳,却并不觉纷繁,反倒是一种优哉游哉的自在田园乐。

    配合着着碧水蓝天和端木紫纷若艳荷的装束,实在是相得益彰。

    在众人惊艳的视线下,却有一人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手帕,长长的指甲刺得手心生疼。

    水袖一挥,端木紫便随着节奏起舞,脚下舞步走得飞快,却不觉急促,身上的舞衣随着身姿摆动,摇曳如荷,清丽如莲。

    发间缀上的白色细小珍珠,与泛着珠光的衣裙交相辉映,生生一室光辉。

    柔软的腰肢,灵巧的四肢,扭动如水,轻盈如燕,加之少女的娇态,怎能让人不心动。

    随着节奏的拔高,端木紫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身舞裙也跟着旋转起来,众人此时已经看不到那个舞动的人了,只觉得千万朵牡丹在热烈的绽放着,含羞的摇曳着。

    纵然是看过各色舞蹈的皇子们,也被这一支舞震惊,个个呆看着,说不出话来。

    一舞落幕,端木紫随着旋转的身子,轻伏在地,在慢慢抬起头来,笑靥娇柔,“臣女此舞名为,如桃牡丹,灼灼其华,真正国色,凤凰惊鸿。”

    皇后显然很是高兴,赏赐不迭,下面的皇子们也脸带惊艳之色,更不要说那两个世家公子了。

    端木紫笑着退下,背着上位,得意地朝端木青瞥了一眼,刚才听她那话,还以为她会动什么手脚,却原来不过是吓唬人而已。

    端木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不出什么表情,好像根本就不关心此事一般。

    李氏见到皇后和众皇子的样子,自然是满心欢喜,也装作不经意一般看了一眼端木青,眼底却有一道狠厉的光芒闪过。

    早就留意她们动作的端木青自热是没有放过这一个眼神,表面上不着痕迹,却暗暗留了神。

    只见德妃旁边一个小丫头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端木青唇边亦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咦?仙鹤!”坐在一旁的景逸小公主突然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众人闻言,齐齐往外看去,果然看到御掖池的荷叶中间,两只白鹤交颈起舞,翩跹羽翅,在阳光下,白花花的一片,落在碧色的荷池中,如同夜空中的明月。

    宫中养有仙鹤人人皆知,只是从未见过如这般场景,且仙鹤向来被视为仙家之物,此时这分明就成了祥瑞了。

    于是皇帝便领着众人往前观看,一时间称赞声不断。

    直到两只仙鹤离去,众人方才跟着重回座位,有了这一段插曲,皇帝显然兴趣十分高涨,便领着众人重回席上,

    “今日恰逢皇后寿辰,见过众千金别致的寿礼,又有仙鹤来朝,实乃是瑞兆呈祥。”说着便举起酒杯,邀众共饮。

    “哎呀!”突然淑妃尖叫一声,惹得众人侧目。

    本来十分高兴的皇帝因为如此,面上稍有不悦。

    “回皇上,许是闻到果酒的香味,刚才一只果蝇飞到德妃娘娘的酒杯之上,臣妾见德妃娘娘正要饮下,吓了一跳。”淑妃面色绯红,指了指旁边德妃的酒杯,有些羞赧道。

    被淑妃惊吓,那果蝇早已飞开。

    听到她如此说,皇帝不以为意,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娘娘不可!”淑妃身后的宫女突然大声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