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皇上,指使奴婢下毒的人就是……”珍珠说着话,突然间眼睛瞪得老大,话也被卡在了喉咙里,好半天,才“嘭”地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睛依旧没有合上。

    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端木青也有些讶异。

    采薇更是腿软,若不是端木青眼疾手快,扶了一把,只怕真的就要倒在地上了。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采薇的声音里有一种被压抑的颤抖。

    摇了摇头,端木青如是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们看着就是了。”

    她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世到时看到过赵御风他们的那些死士,若是事情败露,便立刻咬掉藏在牙缝中的毒药自尽。

    可是,李凝霜显然还没有这个能力豢养死士,而且这个珍珠显然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看着那些检查珍珠尸体的太医,端木青若有所思,心下有了几分明白。

    果然,太医院的那些老头们也没负皇帝的所托,很快便确定珍珠是死于断肠草之下。

    几乎没有任何的争论,所有人便认定珍珠乃是畏罪自杀,就连这死都是计划以内的。

    李凝霜长长地透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也好了许多,端木紫脸色有些发青,虽然还有些茫然,但是显然已经有所发现了。

    看到这,端木青心里忍不住冷笑,真是不知道这李凝霜是个什么脑子,现在这个珍珠死了,死无对证,可是所有的矛头却统一指向了永定侯府,连证明的机会都没有了。

    “皇上,此事十分蹊跷,这丫鬟原本是微臣府上的,只是不知道受何人指使,竟然做出如此诛天之举,为了皇室的安危,还望皇上派人明察。”

    说话的是端木赫,只见他表情坦荡,说话落地有声,一双英目,满是正义。

    端木青忍不住暗暗点头,哥哥可以坐到这个位置,可见也是跟他本身的能力有关的。

    口口声声完全没有替永定侯府求情,说的全是为了皇室的安危,不过就是为了相信此事与永定侯府没有关系罢了。

    皇上闻言,果然神色一松,只是迟迟不开口。

    赵御鸿却上前一步,神色冷峻道:“父皇,此事与此婢女有关的,直接便是永定侯府,若是父皇要查,那么首先要查的就是永定侯府。”

    这话倒是让端木青十分惊讶,永定侯府是各皇子努力想要争夺的势力关键,九皇子自然也不例外,却没有想到因为德妃遇刺的事情,他倒是不惜和永定侯府翻脸。

    “皇上。”德妃此时已然恢复平时端庄稳重的模样,脸上没有一点受过惊吓的神色。

    “依臣妾看,此事与永定侯府未必有关系,既然珍珠是永定侯府的大丫鬟,平日里各个命妇中走动定然十分频繁,今日宴会上,能认出来的人也必然不少,永定侯府就算真的想要臣妾的性命,也不会用这样的人。”

    “就算是要用这丫鬟,也定然会想好计策全身而退,要么推到别人身上,或者让这个珍珠造个什么谎言,而不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让她暴毙,所以,这其中还有许多疑点,望皇上明察。”

    没想到自己的母妃会出面说话,但是母妃在他心中永远都是最完美地存在,赵御鸿自然收起了声音,安安静静地站到了一边。

    听到这话,皇上陷入深思,皇后和淑妃眼中却是光芒大盛,这个德妃平日里不言不语,克尽礼法,还只当她是个深闺小姐出来的花瓶,却没想到头脑却这般活络。

    “皇上,臣妾相信娘家人不会做出如此事情,他们不会的。”端木竚此时已然是梨花带雨,眼眶儿红红的,楚楚动人的模样,首先便让皇帝的心软了下来。

    且她言语之间并没有辩驳什么,没有拿出任何的证据,只是来来回回说着不会,似乎是在坚持自己的一个信念,很有些不问世事的单纯。

    试问这样的美人,谁能够拒绝,前世在永定侯府出事之前端木青也并未放什么心思在这个后妃姑姑身上,如今看来,她还确实有些能耐,知道此时应当做什么。

    果然皇帝轻轻牵过了她的手,声音也不经意柔和了许多,“你不要急,朕并未说就是永定侯府的人做的,只是这个丫鬟毕竟是侯府出来的,自然是要好好查上一查的。”

    原本永定侯府就是各个皇子争夺的对象,这件事情的受害者德妃母子都未曾说什么,别人又怎么会去得罪?自然是表态不相信的多。

    皇帝原本就因为端木赫、德妃和端木竚的话而心里有所松动,现在见平日里都剑拔弩张的儿子们,都认为不会是永定候,心里反倒对端木竣生出了些好感来。

    看来这个永定候是个纯臣,并未牵涉到皇子的争夺战中。

    如此一想,神色便松动了,伸手招了人,“将这丫鬟好好检查一下,看看可还有什么发现。”

    闻言,立刻便来了几个嬷嬷,将珍珠的尸首抬了下去。

    看到皇帝的表情已经变得和煦了,众人自然也就知道这件事情大概就快要过去了,心下俱是一松,这个宴会也就可以继续下去了。

    皇上对于受害者德妃自然是心怀歉疚的,又见在这样的情形下,她依旧能够保持如此的镇定和端庄,似乎丝毫也不比皇后差,反而比皇后多了些女子的温婉,少了些端着点稳重,便心里喜欢起来。

    “无论今日结果到底如何,朕定然不会放过那幕后主使者,只是德妃今日毕竟受了惊吓,爱妃想要什么?朕都给你。”

    德妃闻言,温婉一笑,“若是皇上真的想送臣妾什么,便将您的那张琴送给我吧!”

    养心殿的那张琴确实是个稀罕物,德妃又一向是喜欢这些东西,要这个也不奇怪,当即便吩咐人将琴送过来。

    德妃恭恭敬敬地接了,便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好像行刺和封赏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经过这件事情,那边检查珍珠身体的嬷嬷也赶紧地跑了过来,颤颤巍巍道:“回禀陛下,奴婢们在那丫鬟的身上发现了这个图案的刺青。”

    说着将手里的纸张递了上去,皇帝一见,冷哼一声,“亡国之奴,也敢蹦跶,传朕旨意,将那丫鬟吊在天京城门口三日再扔到乱葬岗去。”

    皇后闻言,心下一凛,今日毕竟是自己的寿辰,皇上竟然下这样狠的心,这见了血光,只怕终究是不好的。

    可是见到皇帝的脸色,又将这话给咽了下去。

    既然涉及到远国的人,自然是跟永定侯府无关了,因为当年带兵灭了远国的人就是端木老爷子。

    因为这样一个刺青,反而让皇帝想起端木家的好处来,心里十分愧疚,对端木竚也就更加的温和了。

    这样的情形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皇上分明是相信了永定侯府的无辜了。

    发生了这件事情,皇后的寿辰还是寿辰,该吃的还是要吃,该玩的还是要玩,午宴过后,皇帝便又带着众皇子去接见一些来京的臣子,后花园里依旧是女人们的天下。

    “九皇子很爱护娘娘呢!”德妃正怔怔地看着远处的满墙的紫薇花,突然听到一个清浅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回头一看,立刻便认出来了,是那个有着惊人绣技的端木大小姐。

    对于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德妃并不讨厌,但是也说不上喜欢,是以,见到她来,还是按照该有的礼数,让人上茶端椅。

    “端木大小姐怎么没有在那边和其他小姐一块,却来了我宫里。”

    德妃脸上的表情依旧温和,但是端木青很清楚,那是她带了多年的面具,已经融入骨血,根本就无法剥离。

    “从小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外面的那些夫人小姐,臣女几乎都不认得,想来也谈不到一块去,干脆便避开了。”端木青也不客气,慢悠悠地喝着茶。

    一开始便知道永定侯府的情况,此时听到端木青这样说,想来也是因为那位皇后妹妹的姨娘的关系,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德妃也不多问。

    “这是我宫里自制的点心,你尝尝,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德妃轻轻地将点心推到端木青的面前。

    端木青笑着点头,“是娘娘宫里的东西,自然是好吃的。”

    “哦?”德妃闻言便笑了,“难不成我宫里的东西还出了名不成?”

    “倒不是娘娘宫里的东西出了名,而是母慈子孝的地方,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好的,自然比别的地方要香得多。”笑眯眯地拈起一块点心,慢慢地吃着,眼睛并不落在德妃的身上,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她有什么反应。

    说起赵御鸿,德妃的眼睛里便盛满了笑意,“鸿儿自小便十分懂事孝顺,能够成为他的生母,是我这一生最开心的事情。”

    微微敛了眼睑,将情绪掩在了眼底,笑道:“娘娘也疼九皇子啊!不然怎么会为了他的前程暴露自己的才智?九皇子心中必然也是明白的,所以才会如此不顾一切也要维护娘娘,实在是让人感动。”

    说者似乎漫不经心,但是作为听者的德妃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底有一丝惊诧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