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车夫早就吓得瑟瑟发抖,哪里还能说的话出来。

    原是为了不引人注意,端木青特意嘱咐车夫走这天人烟稀少的路,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档子事。

    见此情形,知道躲是躲不过的了,干脆就扶着采薇的手下了马车,感觉到她的颤抖,端木青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当看到女子的脸时,心里忍不住惊呼,只因为这个女子她认的,前世她是赵御风一个幕僚的小妾。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是她那一身清冷的气质,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今生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看着架势,似乎还是个练家子。

    “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如此……”说着视线在她身上溜了一圈,才又开口,“是有何事?”

    原本是看到马车是永定侯府的,料想里头的人定然是个主子,只要将他截下来了,弄点儿钱不是难事。

    看她样子应该是永定侯府的小姐,可是却似乎丝毫不害怕她手上的剑,“少废话,让你的人去永定侯府报信,准备好一千两白银过来赎人。”

    看样子是绑架了,而且是为财绑架,只是这一千两白银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

    微微一笑,端木青笑道:“看姑娘的样子向来也不是干此营生的,这个世上能用钱解决的,从来都不算是是事,姑娘若是信得过我,我们做笔买卖如何?”

    这个女子显然不简单,前世成为赵御风幕僚的小妾,只怕也是一颗棋子,能让他瞧上的人,定然不简单,只可惜,她对这个女子没什么了解,此时只能试试看,将她争取到手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很简单,”端木青微微一笑,“永定侯府是什么人,姑娘就算不了解,也不会一无所知吧!看姑娘的气质实在不像是打家劫舍之人,此时需要这银子,大概是有掣肘之处,这一回,你绑架了我,拿到了银子,难道永定侯府会如此善罢甘休?岂不是又惹了一桩麻烦?”

    上上下下将端木青打量了好久,面前的女子确实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带给她一种二三十岁的感觉,那一双眸子里透出来的神色,有种让人难以怀疑的自信。

    “那你的意思是……”

    “我给你银子,甚至于可以试着帮你解决难题。”

    “你要什么?”黄衫女子也不含糊,天上没有掉馅儿饼的事,这个道理他们刀口添血的人更是明白。

    “我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端木青这样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她立刻心生警惕,“你到底是什么人?”

    “永定侯府大小姐。既然你都看到马车上的标记,怎么会猜不出我是谁。”端木青带着淡淡的笑容,“你放心,我并不需要你们把命卖给我,就算是交个朋友也可以。”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没有不相信我的理由,因为我没有理由要骗你,也没那个能力,像你们这样的人,要我的命,应该……不难吧!”能让赵御风看得上眼的人,怎么可能会差?

    虑及此刻自己的处境,黄衫女子犹自带着警惕,“先给我银子。”

    “没问题,”端木青淡淡笑道,吩咐采薇回练霞阁拿银子,“我和你在这里等采薇回来。”

    那女子见她一副自在的样子,心里难免有些紧张,难道她让那丫鬟去找救兵了么?

    “你不用担心,就算是我的丫鬟回永定侯府搬救兵,那也跟你原本设想的差不多,你可以选择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悠然地坐在车辕上,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不太喜欢这秋日的阳光。

    见她这个态度,黄衫女子也不好真对她兵戎相见,但还是走近了一些。

    采薇急急忙忙地带着水三娘过来,看到端木青好好地呆在那里,松了一口气,“小姐,银票。”

    端木青没接,而是扬了扬下巴,让她直接给那女子。

    水三娘头上却密密的都是汗,感觉阳光下那女子手中的剑十分晃眼。

    黄衫女子却并没有接过银子,而是定定地看着端木青,好像想要确认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将这银子这样送给她。

    但是对方的眼眸清澈如水,实在是看不出一丝诡计的味道。

    一时间,整个巷子寂静一片,端木青也不急,依旧悠闲地坐着。

    “大小姐,请救小女一命。”突然间,黄衫女子便拜倒在地,清脆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端木青眼里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便笑道:“有什么事,上车再说。”

    说完就径直进了马车,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

    采薇跟着便走了进去,水三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这剑光,只觉得心里发颤,立马跟在后面迈进了马车。

    很是讶异端木青的反应,黄衫女子突然有一种上了当的感觉,可是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咬了咬牙,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车夫,回练霞居。”采薇温柔的声音响起,车夫才从呆愣中反应过来,捡起马鞭掉头回去。

    一路上没有人开口说话,车厢里因为坐了四个人,显得有些拥挤,彼此间呼吸可闻。

    黄衫女子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线,心里一直七上八下,不知道这样跟着这个小女孩走,到底对还是不对。

    水三娘的手脚还犹自发软,虽然她做生意抛头露面的,到底没有见过这么光明正大的绑架,更诡异的是,绑匪和肉票最后还坐在了一个马车内,跟着肉票走了。

    再抬眼看自己的合作伙伴,还是稚嫩的一张脸,还是小小的一个人,却偏偏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回到练霞居,端木青带着人直接上了楼,也不要水三娘派人来照顾,让采薇动手沏了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方才笑道:“好了,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黄衫女子跪倒在地,方才开口道:“我叫黄芪,是听风楼的人。”

    “听风楼,”端木青喃喃自语,蓦然间念头一闪,“宫氏听风楼?”

    一听这话,黄芪便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果真不简单,养在深闺中的小姐怎么可能会知道听风楼的存在。

    但是实际上,端木青却想起了前世,赵御风暗中结交的势力中,就有听风楼的存在,担当是这件事情他并未让她参与,只是一次不小心听到,后来自己查到的,当时还觉得不错,家族的深仇大恨报起来又得了一重保障。

    “是,听风楼一直都是由宫家人掌管,单司刺杀任务,杀人拿钱。”黄芪的声音里已经十分的平静了,但是心里却在打着鼓,这是有关于她身家性命的大事,此次不说,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是谁?听风楼怎么了?”端木青脸色如常,心里却已经在暗暗盘算,实在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接得下这个包袱。

    “听风楼分九级十八等,越往下人数越多,能力也越弱,我是第三正级,听风楼老掌门遇害,门派上下混乱,副堂主联合一群狗贼趁着众人暂时回不来刺杀堂主,想要趁机夺位,我们拼死杀出追杀范围,跑到这里,堂主已经身受重伤,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他呢?”听到这一袭话,端木青已经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也就是一个夺位之战了。

    “东郊二十里处的山神庙里。”

    想了想,端木青蓦然起身,从她头上拿下一个白玉簪子,迷了眯眼睛,交给一旁的采薇,“去找二哥哥,让他拿着这根簪子去找人,然后和他一起到这里来。”

    对于这件事情,采薇心里一百二十个不理解,此时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安静地退了下去。

    “行了,你起来吧!”端木青端起茶杯浅浅啜了一口,“能不能帮到你,我不确定,要看我哥哥有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我已经尽力去试了,至于那人的伤,你就算是得了一千两银子,也未必治得好,我可以让我师父试着帮帮你们,若是我师父也救不好他,那估计天下也就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了。”

    闻言,黄芪的眼睛一亮,激动的神色无法掩盖,“小姐的师父是……”

    摇了摇头,端木青笑道:“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晓,只是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跟着她学医,未学成功,难免堕了师门名声。”

    如此这样,黄芪也不多问,跟着端木青安静又焦急地等待着消息。

    一个时辰过去,便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心中一喜,还没站起来,就看到一个黄色的影子飞快地冲向了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