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赫果然扛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脸色不愉,飞快地将人放在了床上,便直接看向端木青,“青儿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一连串的问题等到这个时候才见到自己,可见也确实是憋坏了,端木青端着茶递给他,笑道:“二哥哥你别急嘛!有话慢慢说。”

    见这里这么多人,端木赫压下心头的不快,拉起端木青的手就往外走,一直走到僻静的地方才放开,“你跟我说清楚,这两个人到底是谁?他们一看就是江湖人物,你怎么会跟他们扯上关系?刚才问采薇,她竟然什么都不说。”

    心思一转,端木青笑道:“这件铺子是爹爹偷偷给我的,不信你问这里的老板娘,如今我可算是这里真正的老板呢!”

    端木赫愣了一愣,“给你的?怎么突然给你这么一间铺子?”

    端木青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者是因为爹爹觉得这些年来欠我良多吧!也或许他希望我能够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呢!”

    这都不是重点,端木赫也懒得追究这间铺子的事情,话题又转到黄芪身上去,“那么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看那男的身上的伤都是打斗造成的,还受了很重的内伤,而他本身也绝对不弱,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闻言,端木青脸上满是惊讶,却问道:“那要不要紧?不会死吧?”

    “你……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端木赫恨不能扒开端木青的脑子,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他们是听风楼的,那个男的好像是听风楼的新任掌门吧!但是他们那里出了叛贼,所以他就成了这个样子了。”装作什么都不清楚,端木青将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确实是如此,只不过隐瞒了她自己的想法而已。

    “听风楼?!”端木赫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怎么会是他们,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管了,惹上他们不是什么好事。”

    端木青却道:“如今人已经救了,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此时把他们丢下,只怕也晚了,而且我们救的是真真正正的听风楼掌门,倒不如索性救下来,还结交了朋友不是?”

    一双英目直直地盯着端木青,端木赫表情极其认真,“青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二哥哥,”端木青脸色有些不自然,忸怩了好久,才喃喃道,“那黄姑娘和那听风楼新掌门感情甚好,我……我不忍心。”

    想不到是这个原因,再看自己妹妹,脸都红成了一片,顿时哭笑不得,暗怪自己想太多,明明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哪里会有什么大事瞒着。

    可是她刚刚说的话也确实在理,此时若是将这两个人丢掉,只怕更是麻烦不断,只能暗暗叹气。

    “二哥哥,我想好了,如今他们两个人都被追杀着,所幸,暂时还没有被那群人找到,不如趁现在,我们将他们藏起来,那个宫掌门,便送到师父那里治伤,黄姑娘我带回府里去。

    师父那里,本就隐蔽,加上师父他甚少在江湖上露面,藏个人应该还是藏得住的,舞墨阁就更不用说了,深闺小姐的地方,更不会让人怀疑。”

    自己本来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想到她已经想好了,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端木赫点了点头,“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既然决定了,就快些行动吧!越拖越危险。”

    院子角落里的大树上,黄芪身姿如柳,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叫人看不出那里还藏着个人,见他们兄妹两谈完了,悄无声息地溜回了房间。

    回到永定侯府没有多久,端木青端木紫端木素和端木竣都在文雅轩,随意的聊着天,外面通报二少爷过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端木赫身边低眉敛目的黄芪,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二叔,二婶。”身姿挺拔的端木赫就算是行礼也显得十分优雅,叫人看着赏心悦目。

    指着身旁的黄芪,端木赫笑道:“这是孩儿从前军营里一个弟兄的孤妹,没想到他去了,还能让孩儿遇上他妹子,此番带过来就是想让她呆在府里,又看她和大妹妹差不多大,就想着不如让她留在二妹妹身边,不知二叔和二婶意下如何?”

    端木竣将黄芪上下打量了一遍,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生得清清秀秀,目光平和,倒是个不错的姑娘,便点头笑道:“既是你给妹妹的,我们有什么不同意的,你妹妹喜欢就好。”

    又转脸看向秋恬,“夫人你看呢!”

    秋恬轻轻咳了两声,方才淡淡笑道:“青儿愿意就行了。”

    端木青还未答话,端木紫却微微翘了唇,“二哥好偏心,心里眼里就惦记着大姐姐。”

    一句话说的端木赫脸上讪讪的,只好道:“要不下回我给二妹妹再找一个。”

    端木紫却不接话,只是拿眼睛看着地下站着的黄芪。

    “二妹妹若是喜欢,便让给二妹妹吧!”端木青笑语嫣然,并不看黄芪,而是看着端木紫。

    看这个情形,端木青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何必要跟她争,而且说得好像还是她不要,自己抢过来的一般,便又堆上笑容,“二哥送给姐姐的东西,我怎么好要,也不是什么了不得,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

    “那便跟着我吧!母亲给这姑娘个名字吧!”端木青喜滋滋地看向秋恬。

    秋恬想了想,笑道:“‘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卿初嫁,独采薇,露尚稀,叶已翠,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我看,便叫风暖罢!”

    露稀闻言,低声对采薇道:“想不到我们的名字是这个出处,夫人真好文采。”

    虽然声音尽量压低了,但是屋子里的人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端木紫闻言,悄悄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黄芪动作有些僵硬地行了行礼,“风暖谢夫人赐名。”

    端木青和端木赫两人难免有些尴尬,让一个江湖剑客如此行礼,实在是有些为难别人。

    端木紫却有些幸灾乐祸,到底是小门小户的人,就是连府里普通的丫头都不如,粗俗不堪,忍不住掩唇笑道:“大姐姐可要好好教教你这个丫鬟,过几日就是祖母的寿辰了,到时候小姐夫人们一堆人,可不要失了礼数,让人笑话了我们永定侯府去。”

    端木竣丝毫没有理会端木紫的话,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秋恬。

    “不劳妹妹操心了,”与方才对自己的笑容截然不同,此刻端木青脸上一脸阴沉,“我看妹妹和李姨娘走得近,还是好好提醒提醒李姨娘,祖母的寿辰上不要出了差错才好。”

    为着这件事情,李凝霜已经气了好几日了,此刻听到端木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提出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姐姐说笑了,我……”

    “娘,你这几日感觉怎么样?我看你咳嗽好像又加重了,请二哥哥到外面给你请个好大夫过来瞧瞧怎么样?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

    端木青丝毫情面也不给端木紫留,只当她是空气,完全无视,自顾自地跟秋恬说话,偏偏这一句话将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一旁尴尬的端木紫。

    秋恬摆了摆手,淡淡笑道:“不用麻烦了,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大夫根本就瞧不出来,也不知道瞧了多少年的大夫喝了多少药了,况且这些日子,素儿天天送了川贝枇杷汤来,喝着倒是舒爽。”

    闻言端木青看向端木素,后者却脸色一红,垂下头去,喃喃道:“我见二伯母日日咳嗽,从前我咳嗽,姨娘便悄悄地炖了给我喝。”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已经听不到了。

    端木青不由心生愧疚,她是秋恬的亲生女儿,每天到文雅轩除了问候问候,就是一心想要给她请大夫,却并未做过什么。

    这一世的性格改变了不少,但是和秋恬之间的关系却和从前相差不大,一向知道自己母亲就是喜欢淡淡的相处模式,是以也并不会刻意地去亲近。

    端木竣却是一脸欣慰,“素儿小小年纪便知道孝顺长辈,实在不错,有空就来你二伯母这里多坐坐,你二伯母虽然不太喜欢说话,但是却会很多东西,学学琴棋书画也是好的。”

    听到这样表扬的话,端木素受宠若惊,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谢二伯父。”

    “这孩子,一家人谢什么,你如今跟着你姐姐,二房的人多,更应该和大家多亲近亲近,想来三弟和三弟妹也是这个意思。”心里十分喜欢端木素乖巧的模样,端木竣眼角眉梢都是慈爱的神色。

    端木紫一颗心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想想这些日子因为自己娘亲的缘故被端木竣冷落,巴巴地跑到这里来凑热闹,却眼见着父亲对别人孩子如此亲热的模样,一口牙齿几乎都要被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