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露稀从采薇口中知道了这个风暖的来历,自然也就不会真的将她当做丫鬟看待,而且都知道她身怀武功,跟在端木青身边对端木青来说也是好事,能够护着她的安危。

    是以黄芪也就是风暖住进来了之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只要跟在端木青身边就行了。

    见采薇和露稀在端木青的面前与别个大不相同,便知这两个是端木青的心腹,而她两个对自己又是十分的尊重,如客人般对待,心中原本因为要来永定侯府当丫鬟的不快和忐忑也抛得一干二净。

    躺在屋檐上,晚风吹在身上十分惬意,风暖身形一动不动,眼睛看着夜空,视线却不知道落在了哪里,突然从这两个月来逃命的生涯到如今这样安宁平和的生活中,有一种她从未有过的不真实感。

    这里的人和她认识的都不一样,没有刀剑,没有任务,没有血腥,这里的人忙忙碌碌的都是为了那些吃穿,甚至于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簪子吵得面红耳赤。

    这样的生活让她感到陌生,这是一个她从未涉足过的世界。

    一百多个人都生活在这个院子里,有主人,有下人,他们是一家人,叔叔伯伯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一大堆的人,好像很复杂。

    但是她就只有一个人,从小到大就只有一个人,只是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伤好了没有。

    突然一丝极小的声响落入耳朵里,猛然间回过神,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气,这样的声响她太熟悉了,是高手靠近了。

    借着星光,立刻便发现一个黑影落在了端木青住的窗户边,银色的面具尤其明显。

    正要推窗而入,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杀气,几乎是立刻,便有一丝寒光迎面刺来。

    心神一敛,堪堪避过一剑,才发现袭击自己的是一个神情冷峻的少女,暗紫色的衣裳几乎要融入到夜色里,从她刚才那一招来看,竟然还是个高手。

    不敢掉以轻心,抽出软件便与眼前的女子颤抖在了一起。

    越打心里越是心惊,却越是沉着,此女武功路数与永定候的护卫所习外加功夫相差太远,也高明太多,最让他惊讶的是,此女武功毒辣,几乎招招致命,没有花哨的东西,仿佛手里的那把剑就只有一个作用——杀人。

    同时,风暖也是十分吃惊,就连老掌门都说自己是练武的奇才,从小便接受严格的训练,加上自己的刻苦才爬到正三级的位置,在整个听风楼还没有人这样年轻就坐到这个位置。

    是随便开始接任务杀人,从小到大从未失手,除了听风楼里几个比自己等级高的人,还未曾遇到过敌手。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与自己打斗之时,虽然不敢分心,却似乎并未用全力,无论自己用几成功力攻击,他却总是能够刚刚好的避开,他到底是谁?武功到底有多高?

    如此见招拆招,双方来往足足五六百招之后,风暖开始觉得自己有些体力不支起来,心下猛然想起,端木青不过是一个深闺小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高手来要她性命,那么这个人十有八九是来找她的。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难道是听雨楼的神秘长老?难道长老也倒戈了?

    如此一想,顿时觉得前路一片黑暗,又想到还在医治的他,一时间心痛难忍,手上的剑势也不由自主弱了几分,立刻被寻了一个破绽,只觉得对方的剑气如同泰山一般压顶而来,顿时措手不及。

    “阁下夜闯舞墨阁,好大的架势啊!”幽幽间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声音不大,平淡无波,却充满寒气。

    欺身的剑气陡然间消失殆尽,风暖站定,那银面男子已经飞身落在了端木素的屋顶上。

    端木青一身素白,长发披散着,落在肩头,随着夜风起舞,素净的面孔在夜色中泛着寒意。

    银面男子目光阴冷地看了一眼端木青,依旧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小姐……”风暖走过来,才开口,就被端木青制止了,“回屋。”

    “都是我不好,连累小姐了。”风暖一进屋便冷然道,接着便拔出腿上的匕首往右臂上刺。

    “慢着!”端木青一见她这架势,委实也吃了一惊,“这人是冲着我来的,不是第一次了。”

    “什么?!”终于听到动静的采薇和露稀赶了进来,听到这话,都是吃了一惊。

    只有风暖一脸镇定,随即开口道:“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武功路数也是五花八门,难以看出他师承何处,小姐可是惹上了什么人?”

    自从那一夜之后,端木青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银面人,虽然想起过几次,却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又来了。

    “我除了两岁以前跟着母亲在外,后来便一直都在永定侯府,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得罪了谁。”

    “会不会是夫人?”

    “不会,”端木青想都没有想便否认了,“母亲性子冷清,在进府之前一直带着我在小巷子里租了个屋子,靠卖刺绣度日,很少与人打交道,不可能会跟别人结上梁子。”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露稀顾不得许多,急忙忙问。

    采薇到了杯茶,端到端木青手里,“要不要跟老爷说下?”

    端木青也陷入了沉思,究竟是为什么会被这样的一个人盯上?

    “算了,这件事暂时没有头绪,我们仔细些就是了,”端木青摆了摆手,如此没有目标的思考,也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干脆先放一边,“明天我们去小儿胡同。”

    灯光下,风暖的眸子陡然间便亮了起来,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云千见到端木青,脸上没有一丝好颜色,一语不发,只让小厮带着风暖去了后院,任端木青站在院子里。

    两个时辰过去,风暖从后院回来,眼中盛满了笑意,看到端木青还是自己离开时候的样子立在屋外,顿时收敛了神色,沉默地站在了她旁边。

    夕阳西下,从旁边看过去,阳光落在她的睫毛上,发着闪闪的亮光,瞬间,似乎全世界都浸润在这一份温暖中。

    秋虫声起,金乌西沉,一丝丝寒意染上背脊,端木青的身姿依旧笔直,眼神同样坚定。

    云千从屋子里出来,看到院子里的端木青,心底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还是气愤难消,“知道错在哪里了么?”

    “不知道。”端木青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迟疑。

    “哼!不知道!”云千顿时被气得头顶冒烟,“站在这里一下午,你竟然还是一句不知道。”

    “徒儿确实不知,自拜师以来,师父并未对徒儿立过规矩,是以徒儿也并不知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还望师父明示。”不卑不亢,端木青挺直了背脊,看着云千,却没有一丝的倨傲和不尊。

    “好好好,你倒是性子倔强!”云千冷不丁丢下一本书到端木青身前,“你要多管闲事,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这样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自己有多少能耐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哪一天死在谁手里的都不知道了。”

    说完就自己往房间里去了,让小厮将她们送出门去。

    端木青捡起脚下的书,才发现,竟然是一本《毒典》,开篇扉页,借着暗弱的光线,是几个刚劲有力的小楷,“凡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医毒相声,有医无毒,虽有却弱,有毒无医,未之有也”。

    看着已经被紧紧关上的大门,端木青一揖到底,“徒儿谢师父赐教,定当谨记师父教诲,不负师父所望。”

    云千站在灯前,小心地将手里的毒箭捣碎,唇边却溢出一丝笑容,小徒弟还是挺有意思的。

    回到舞墨阁的时候,前院灯火辉煌,院子里传来一阵吵闹声。

    端木青带着采薇和风暖站到了暗处。

    只听到李凝霜冷笑道:“我奉老夫人之命给大小姐送礼服过来,大小姐好大的架子,竟然门都不开。”

    露稀一脸不耐烦,“我说了多少遍了,小姐身体不太舒服,早早地歇下了,姨娘把衣服放下就是,等小姐精神好些,试过了再跟姨娘说就是了。”

    “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离离老夫人寿辰就剩下两三天了,就让小姐现在试穿一下,立刻就可以拿去改了,又不是只有小姐一个人的礼服,这一大家子呢!”李姨娘倨傲道,“大小姐当真就病得爬不起来了么?”

    “李姨娘,中午姐姐就躺下了,说是身子不爽快,此刻定然是难受得紧才没有起床,您先让别人试试吧!”说话的是从东厢房走出来的端木素,孱弱的身体,素白的衣裳在灯光下尤其显得单薄。

    “李姨娘若是嫌当家太累,府上又不是没有能够主持中馈能力的人,何必巴巴地要把对牌都握在手上,何苦在这里哭累。”露稀反唇相讥,丝毫不退让。

    “你……”没想到端木青房里的一个丫鬟也这样嘴皮子利索。

    心下一狠,扭头对旁边的李嬷嬷道:“李嬷嬷,带人将这个目无主上的丫鬟给我拉下去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