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是在闹什么?”一声严厉的吼声从门口传来,众人转脸一看,便见端木竣阴沉着脸从外面走进来。

    李凝霜还未反应过来,露稀抢先一步跑到他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簌簌地就落下了,“侯爷,您来得正好,省得小姐堂堂主子被人骑到头上来欺负了。”

    一见她这个样子,端木竣脸色更阴沉了,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动静林氏周氏都来了,紧接着连老夫人都出动了,扶着身边大丫鬟的手,脸色也甚是不愉。

    秋恬带着小丫鬟,也不理会众人,自己直接往屋里走,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看着端木竣,哪里还有人管这个。

    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能做的就只有拖延时间了,就算是小姐回来,赶得及的话,还能救回自己一条命。

    当下便哭天嚎地,抢在李凝霜的前面,声泪俱下地将李凝霜如何不顾端木青病重,非要到屋里将她拖起来,又说到这些年来李凝霜如何苛待舞墨阁,如何苛待端木青,她又是如何的大度不追究。

    这原本就是女人哭诉的惯用戏码,百八十年前的事情也要拿出来哭上一遍,其他人不疑有他,李凝霜却是恨得牙痒痒,心里明白这根本就是露稀这小蹄子在拖延时间。

    偏她说的话,又不算是冤枉她,一时间又气又恨,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同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侯爷,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啊!因为夫人身体不好,妾身以姨娘的身份主持中馈,本就让许多人不满,这么多年来,胆战心惊,恪尽职守,生怕错了一分半点。

    如今又是老夫人的好日子,更是如履薄冰,就怕出问题,今日针线房将各人的礼服都做好了,我按照老夫人的吩咐送了礼服过来,大小姐百般推诿,说是身子不爽利,就是不肯开门。

    我见早上,大小姐还在老夫人屋里说说笑笑,只当是大小姐平日里恼了我,不肯给我这个面子,心下委屈,却不敢误了大事,只好舔着脸皮在这里央求小姐,谁知道这露稀却在这里指桑骂槐,直说妾身没有能力主持这个中馈,还不如早些将对牌交了出来。

    妾身心中又急又气,心知不能对小姐无礼,只是这露稀是小姐的一个丫鬟,却也如此欺人,妾身实在气不过,方才扬言要打她板子,不过是吓吓而已,哪里就真的会动大小姐的人。”

    这一番话说得极尽卑微,好似一个在夹缝中求生存,受尽委屈的模样。

    老夫人原本就是李凝霜的亲姨母,年纪大了,到底是偏心的,闻言便道:“大小姐这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些个。”

    露稀接着就嚎上了,“老夫人您不知道,小姐昨儿晚上就有些发热,今儿一大早说是府里的夫人门都在忙着您的寿宴,荣禧堂难免冷清,就吩咐往您那里去陪着,回来就觉着不舒服,午饭没吃两口就躺下了。

    李姨娘送了衣裳过来,我们便道此时小姐不方便,待小姐好些了,试过衣裳就立刻回了姨娘,谁知道姨娘不依不挠,非要小姐爬起来不可,夫人的性子合府上下都是知道的,也少与人打交道,可是小姐到底是侯爷的嫡出大小姐,怎么能让人欺负到这个份上。”

    这公说公有理,婆说里更多,一时间院子里的人也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了。

    “素儿,你跟着姐姐在一处,你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氏见到一旁轻轻蹙眉的端木素,和声问道。

    端木素微微行了个礼,柔声道:“母亲见大姐姐为人和善,三房我又无姐妹,特意让我过来跟着大姐姐学点儿东西,大姐姐也待我同亲姐妹一样,并不比二姐姐少些什么,只是这些日子相处以来,素儿觉得大姐姐性子温柔可亲,又十分孝顺,素儿很是敬爱。”

    温柔可亲,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说得直白些就是软弱可欺了,老夫人和端木竣是什么人,自然听得出这话的意思,心里都有了考量。

    “素儿,祖母和父亲并不是要听这些,只要将今日之事说明白就是了。”端木紫走过来许久,见到李姨娘这样一副模样,只觉得大大的丢脸,此时心中窝着火,语气自然不好。

    端木素忙露出一副害怕的神色来,让端木竣顿时脸黑了下来,瞪了一眼端木紫。

    “中午从祖母处过来,我便觉得大姐姐脸色不大好,便问她是怎么了,姐姐笑说没事,躺一会儿就好了,下午我再去问,露稀便说姐姐还未起,头正晕着,我便没有进去打扰,只是吩咐露稀,等姐姐好些了来告诉我一声,到现在露稀也没说,只怕是姐姐还未好。”

    李凝霜一听,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哼,难道莫名其妙的就病得爬不起来了不成?躺了一下午,说出来谁信?”

    端木竣还未说话,林氏却道:“二弟,我看还是赶紧请个御医过来瞧瞧吧!这陡然间病了,只怕是大事呢!”

    这话意思就是相信露稀的话了,周氏见林氏都如此说了,忙笑道:“二哥,大嫂说的有道理,大姐儿向来是不肯麻烦人的,不然也不会病到这个份上也不出声,让人跑到门前来做乔。”

    李姨娘更加气愤了,大房和三房什么时候跟那个死丫头关系那样好了?但是此时风头已经转了,自己也该表个态,顺势将这局势稳住才是。

    “这御医要请,现在大家都来了,还是去看看大小姐吧!妾身刚才是太急了,也想向大小姐亲自道个歉。”

    她都这样说了,又当着老夫人的面,端木竣也不想给她太没脸,冷哼了一声,就往里走。

    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了,风暖和秋恬一左一右架着端木青走了出来。

    只见原本红润的脸上此时惨白一片,嘴唇更是一点儿血色都没有,起泛着白色的干皮,头发有些散乱,一张小脸周围的头发都是湿漉漉的,眼睛也没有什么神采,看上去十分的憔悴。

    众人都是一惊,想不到一时没有看到,她就病成了这个样子。

    李凝霜更是一脸讶异,她,不是不在么?

    露稀心头一松,长长地吐了口气,才看到大门后面众人中间采薇一脸淡然。

    由两人架着,端木青气喘吁吁地走到门口,“青儿给祖母……父亲……大伯母……三婶婶请安。”

    端木竣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女儿的肩膀,急道:“怎么回事?为何一下子便病成了这个样子?”

    “回侯爷,大小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昨天晚上就有些不舒服,今天给老夫人请安回来就越发的病了重了,偏她又不让我们惊动府里的人,只说要躺一会儿,谁知道到了晚上越发头重脚轻,外面却吵得不可开交。”

    显然说这么多的话让风暖十分的不习惯,说起来未免有些呆呆板板的,但是却有一种忠厚老实不善撒谎的感觉。

    露稀闻言就顺着杆子往上了,“我琢磨着,到底小姐是小姐,跟李姨娘说清楚了,她必不会为难,谁知道讲了半日,李姨娘还是执意认为小姐是装病,非要小姐起来,结果还闹得阖府皆知。”

    口口声声说的都是李凝霜罔顾尊卑,欺凌嫡女,顿时各人带过来的下人都窃窃私语。

    李凝霜忙道:“侯爷,不是这样的……”

    根本不等她说完,端木竣就自己扶着端木青往里走,柔声道:“既然病了,就好好躺下,院子里的事情打发个丫鬟去找你大伯母三婶婶都可以,何必要争这一口气,到底是气性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这一句话,分明是表明了态度,李氏不过就是一个小妾,上头还有林氏和周氏都可以管她,不用降低身份跟她一般见识。

    正闹着,有人叫了一声,“张太医到了。”

    李凝霜松了一口气,暗道:“我先忍你一会儿,等会儿太医瞧了,我看你还怎么装病。”

    女眷们忙避到一旁的暖阁里,端木青由两个小丫鬟扶着进房间,端木竣亲自迎接太医。

    老夫人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这些年来李凝霜做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但毕竟是自己的外甥女,只要不是太过分了,她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这件事情可就不是小事了。

    毕竟她身份是一个小妾,却逼着病了的大小姐从床上爬起来,不然要打大小姐的贴身丫鬟,还惹来了这么多人,甚至于还带了自己没脸,心下也不免有气,剜了她两眼,便由着自己两个儿媳妇扶着往暖阁里去了。

    李凝霜现在就等着太医宣布的结果,一个字也不敢说,跟着进了暖阁,众人投过来的视线只当做没有看见。

    过了好一会儿,张太医才由着端木竣从内室里出来。

    “张太医,小女的病到底如何了?为何突然间这样凶险?可是什么大症候?”显然端木竣对于端木青的病十分的关心,一出来就问了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