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张太医站在门前,眉头却皱了皱,似乎有话不好说。

    “太医有话只管说。”端木竣的声音有些急切,传到暖阁里,女人们越发的好奇。

    李凝霜心里冷笑,面上强作镇静,端木紫不由地蹙了眉,瞥了眼自己的娘,悄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事别瞒着我。”

    “你瞧着就好了,装病!以为是那么容易的么?”李凝霜不以为然,只露出森森的目光。

    端木紫心里有气,不想再多说,只好又乖乖地走到老夫人旁边。

    “看大小姐这样子,似乎是中了毒啊!”

    毕竟是太医,除了宫里头,京城的达官贵人们也常会请了他出诊,像这样中毒的事情也有过,谁的后院没有些弯弯道道的龌龊事情,只是到底关系到主人家的颜面,是以有些话,不好说。

    “什么?中毒?”端木竣显然没有想到,脸上的表情就此呆住。

    暖阁里的人也是吃了一惊,周氏当下便惊呼出声,随着她的声音,许多人便窃窃私语起来,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到了李氏身上,有怀疑,有惊恐,有鄙夷,有憎恶,纷纷杂杂,让李凝霜一时间竟有一种压迫得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可这件事情明明不是她做的,怎么能够自己气势上便像个过街老鼠似的,这样一想,忙挺直了腰杆,正要张口说话,却听老夫人道:“别吵,听太医怎么说。”

    听到隔壁暖阁里有声音传出来,知道女眷们都避到了那里,张太医目不斜视,脸色不变,认真道:“看症状,初步断定是八仙花的毒性,但是究竟是不是还不能够定论,需要进一步查证。”

    端木竣好奇道:“这八仙花许多地方都有,却不知道此物有毒,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八仙花外表艳丽,由于其花色繁多,从玫瑰红、深蓝到绿白色应有尽有,一旦吃了八仙花,几小时后就会出现腹痛现象,另外的典型中毒症状还包括皮肤疼痛、呕吐、虚弱无力和出汗,有的会发热,甚至有可能会出现昏迷。”

    张太医回答得不紧不慢,显得十分有经验。

    “八仙花?”周氏突然脸色变了,连带声音也变得有些不正常,低声在林氏耳边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李姨娘的院子里好像就种了一片呢!”

    虽然声音压低了,但是离得不远的老夫人和端木紫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端木竣脸色铁青,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维持着该有的礼貌,“张太医,我们府上并未有了解这方面东西之人,只怕还要麻烦张太医帮帮忙了。”

    这当然是意料之中的了,行医多年,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谦虚了几句便道:“看小姐的样子,应当是接触毒物不超过两天,还要烦请小姐的贴身丫鬟将近两日小姐吃过喝过碰过的东西交于下官查看查看。”

    采薇和露稀闻言立刻配合着将端木青平日里吃的点心,喝的茶,用的脂粉都一一拿出来交由太医细细查证。

    没有一会儿,太医便端着茶叶盒子到端木竣面前,“侯爷,这茶有问题,里面分量不多的掺入了八仙花的干花粉,就算是泡在茶杯里,也很难看的出来,而且这八仙花的香味本就不浓,晒干之后泡水更是没有什么味道,是以十分难察觉。”

    “有劳太医了,此时天色已晚,就不留太医了,日后再登门道谢。”端木竣此时也没有兴趣来往,让小厮匆匆送走了太医,便下令严查。

    一众女眷此时才从暖阁里走出来,周氏却已经流上眼泪了,带着鼻音道:“这才多大的孩子啊!就要受这样的委屈,这人就是不能太善良了,不然老天爷也要欺负,偏偏那样懂事,不肯惊动人,若不是这丫头护主,与李姨娘吵了起来,才闹来了太医,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李凝霜听到这话,几乎要气死,但是此时不是与周氏辩驳的好时机,要获取端木竣的信任才是正事儿。

    “侯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李凝霜哽咽道,“是妾身的错,只想着老夫人的寿宴不能够出差错,这些时日一直都在忙着荣禧堂的事情,没有顾及到大小姐这边,才会让歹人有了时机,今日又因为再过两日就是老夫人寿辰了,不敢耽误了,才跟露稀吵了起来,是妾身的错。”

    口口声声是为了老夫人的寿宴,来来回回都是体察不全,到底不提中毒一个字,好像完全与她无干,端木青在内室听着,心下微哂,想不到李氏此时倒聪明了一回。

    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让端木竣十分烦闷了,此时听到这样的哭诉,更是恼怒,“行了,到底事情如何,等查出来自有定论,你先消停会儿。”

    这么多年来,虽然她只是一个姨娘,但是仗着出身高,又有皇后撑腰,府里头还有老夫人的后盾,从来都是横着走的,何时这样没脸过?而且端木竣当着在场的这么多人的面呵斥她,无异于当面给了她一个耳光。

    顿时又羞又气,只想站起来辩解,端木紫一见,立刻拉了她的衣袖,“姨娘这是做什么?此时姐姐屋里出了这样的事情,父亲在忙着找凶手,你不帮着还在这里添什么乱?你那些小事这时候还称得上是事么?”

    果然端木紫比李凝霜还是要聪明些,四两拨千斤地让李氏下了台,字里行间却都是在将她摘干净。

    像是故意一般,端木紫才说完,采薇便捧着一个大盒子过来,目光怨毒地看了李凝霜一眼,方才含着眼泪跪到端木竣面前。

    “侯爷明鉴,这一盒子是中秋的时候李姨娘发到我们舞墨阁给小姐的茶叶,小姐前两日将德妃娘娘赏的茶叶喝完了,才拿出来喝,奴婢也不知道这一大盒里头有没有那害人的东西,但是茶盒里的就是从这里取的,还忘老爷给小姐做主。”

    说完,便肩膀耸动着哭了起来,采薇不比露稀,从来在众人面前都是一府温和知礼的模样,话语不多,却十分温柔可亲,是以,她哭起来的效果自然跟别人不一样。

    秦姨娘忙道:“好孩子,老爷在这里自由定论,你也别哭了,小姐还在屋里头要人照顾呢!你和露稀两个人都这样跑出来了,谁照顾小姐?”

    采薇一听,忙给端木竣叩了头,又匆匆忙忙进屋去了。

    端木竣直到此时才回过神,直接便将手里的茶叶往李凝霜的头上砸去,“你还有什么话说?”

    被盒子打中,李凝霜才算是完全懵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是有人说端木青出了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才向老夫人说起了礼服的事情。

    原本是为了抓到端木青偷溜出府夜不归宿的现证,谁想到,先是在院子里跟个小丫头大吵一顿,被讽刺得七荤八素,随即便来了一堆人,不明所以的来看热闹。

    本以为绝对不在的端木青却被人扶着出来了,瞬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自己,虐待嫡女这个罪名就扣上了。

    早上还好好活蹦乱跳的人此时病了谁信,还以为太医来了刚好可以戳破她的谎言,谁承想,又闹出了中毒的事情,而且下毒的黑手,此时已经直指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凝霜懵了,难道一开始就是错了,心神陡然间一亮,一定是的,肯定是端木青早就设计好了这个计谋,就等自己钻进来。

    一想到此处,李凝霜的指甲便嵌入了手掌心,没想到这个小贱人竟然这么狠毒,舍得拿自己的身子来陷害自己。

    “侯爷,这件事情……”

    还未等李凝霜说出口,端木紫便一下跪倒在地,出声打断了她的话,“爹爹,姨娘也是一时糊涂,想来也是女儿的错,这些日子以来,也不知道怎么,紫儿总觉得爹爹越来越喜欢姐姐,越来越讨厌紫儿,这么多年来,从未这样过,紫儿心里难受,闷闷不乐,又没有人可以说。

    姨娘经常到紫儿屋里坐,紫儿有时候忍不住便会抱怨两句,姨娘怜惜紫儿,一时间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爹爹要罚,就罚我好了。”

    端木竣没想到自己一向认为是解语花的女儿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嫉妒之心,不由瞪大了眼睛,愣在当场。

    坐在屋子里的端木青却陷入了沉思,看来端木紫确实有她的过人之处,这审时度势的能力就是她前世万难望其项背的,怪不得自己会一败涂地,看来要收拾她也不是件特别容易的事情。

    此时外面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都在等着端木竣开口。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儿,倾城的容貌带着哀戚,眼睛里却是倔强的神色,睫毛上还挂着点点的泪珠,让人生怜,心下便软了几分,喃喃间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咣当”!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