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我不要喝,不要喝。”沙哑的声音,显然出自端木青。

    “青儿,没放茶叶,我亲自煮的水。”带着急切和心疼的是秋恬。

    端木竣刚刚缓和的脸色,陡然间又黑成了黑炭。

    “毒妇,”端木竣看着李凝霜的眼睛里全是愤怒,“原是看夫人身体不好,你又是母亲的甥女,也算是个识大体的,才将府中的中馈交给了你,你倒好,如此容不得人,竟然连大小姐都容不下。”

    李凝霜此时哪里还敢再辩一句,只能先稳住了他,以后再慢慢图谋了。

    “侯爷,是妾身一时间鬼迷了心窍,从前看着,虽然二小姐是庶出,但是在侯爷眼里向来是不分彼此的,进来也不知怎么了,侯爷对二小姐似乎淡了许多,妾身暗地里看到二小姐委屈,难免心疼,才一时猪油蒙了心。”

    端木竣此时哪里听得进去,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对大小姐投毒就是事实,“休要在巧言令色,你如此心肠,怎能再当内府大事?”

    老夫人一听这话,分明是要夺权了,李凝霜毕竟是一个小妾,若是没有了这中馈的掌管权利,还不是任人宰割。

    虽然这件事情上,李凝霜不对之处良多,可是也还有疑点,况且她原本就是自己的甥女,再如何,心底里也还是要向着她的。

    站在老夫人旁边的林氏自然看得出老夫人的意图,生恐再下去,只怕要让老夫人面上难看,便笑着出来打圆场。

    “二弟生气归生气,母亲的好日子近了,府里头的事情正是七七八八的时候,此时还得要李姨娘来主持,什么事情等这件大事过去再说。”

    林氏毕竟是长嫂,不能不给她面子,端木竣又不是个没有心的,自然知道自己母亲心底还是向着李凝霜,况且,林氏说的话也在理。

    所以,尽管心里堵了一口气,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就发落了。

    “哼!”脸上依旧乌云密布,端木竣厉声道,“要不是看在母亲的寿宴在即,加之大嫂为你求情,今日必要发落了你。”

    这句话就是今晚的事情到此为止了,众人都是闻谐音而知雅意的,纷纷过来相劝,又不迭来看望还在床上的端木青,闹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清净了下来。

    直到所有人都走光了,舞墨阁的人才松了一口气,露稀忍不住拍了拍胸脯,兴冲冲抱过风暖的手,“多亏了有你,不然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露稀的热情,舞墨阁的人是知道的,但是风暖却从未如此与人亲近过,脸上登时便绯红了一片。

    采薇却是叹了口气,“小姐,这一招也走得太险了些,何苦拿自己的身子做筏子?”

    “不若如此,怎么能够演得这出好戏,还好我刚从师父那里拿了些药材过来辨认。”微微一笑,端木青自顾自地将自己配的解药喝下。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疑点的,众人往深里想,未必不会发现。”采薇比露稀心思向来缜密得多,也想得深一些。

    端木青有意栽培她,“事实到底是怎样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关系,重点是现在我们设了这么一个局,她李凝霜钻了进来,父亲相信谁才是重点,前头我们种了那么多的刺,现在也该痒得想拔除了。”

    采薇顿时明白了,笑着点头:“我知道了。”

    舞墨阁里,露稀和采薇都明白了,只有风暖还是不太明白,没有什么生死之仇,为何要如此相互对付?既然看得不爽,一剑解决了不就是了,何必要绕这么多弯弯道道。

    端木青也没有指望她明白,风暖毕竟和她们不是一路的人,她应当有她自己的生活方式。

    老夫人的寿宴如期而至,早几天府里的下人们就忙得脚不沾地,各地送来的寿礼也是堆积如山,礼单一叠一叠地递进来,检验,登记,入库.

    端木青、端木紫、端木碧、端木素也每日都过去荣禧堂陪着老夫人说说笑笑,看看些稀罕寿礼。

    林氏李氏周氏三个就忙着准备接待女客。

    为着端木青是“大病”初愈,还每日过来陪伴祖母,府里上下对一向传言冷漠的大小姐发生了极大地改观。

    又从各处的窃窃私语中得知上次的“中毒”事件,便有些犄角旮旯里的人传言,大小姐从前的名声都是李凝霜故意传出来的。

    能在侯府当差的,谁没有些见风使舵的能耐,眼瞅着永定侯府的风向要变了,谁还愿意将李凝霜当祖宗样的供起来。

    且这些年来,李凝霜管理内府,为了讨得老夫人侯爷们的欢心,难免有些阳奉阴违的事情,吃亏的自然是底下的人。

    如今李凝霜有了这样的日子,底下自然是议论声一片,唯恐话不够刺心。

    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李凝霜一口气憋在心里又不敢表露,偏偏正在风口浪尖上,生怕被别人拿了一丝错处,愣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寿辰当日,老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了,端木青带着端木素亲自去给她老人家梳妆更衣,端木素更是奉上自己亲手做的一个如意寿桃。

    原本对端木素都不太认得的老夫人顿时眉开眼笑,连连夸奖。

    老年人的心理都是一样的,最看重的就是儿孙辈的尊重和孝顺,能不能干还是其次。

    对于老夫人的夸奖,端木素按照端木青所教的话,只说是自小周氏教养得好。

    待周氏过来,便又将周氏夸了一通。

    周氏向来不太得老夫人喜欢,突然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的得到夸奖,自然感觉极有脸面,心下也越发觉得将端木素送到端木青那里去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待到端木紫过来拜寿的时候,荣禧堂里已经乌压压的一堆人了,原本也未见得来得晚了,只是端木青她们都已经过来了好一会儿,才会有她来迟了的感觉。

    又见她一身华丽的打扮,精致的妆容,钗环首饰恰到好处。

    对比端木青和端木素两人简单大方的打扮,自然是繁复许多。

    老夫人当下心中便有些不喜,自从上一次皇后寿宴,端木紫的美名已经传了出去,街头巷尾还有人偷偷将端木紫传为西岐第一美人。

    这一次寿宴,是老夫人花甲之贺,又是在永定侯府这样的公卿家族,自然王公贵族都要前来,端木紫这是打算在寿宴上好好出风头么?

    老夫人如此一想,就更觉有气,又想到李氏前些日子给她的没脸,心下也冷了。

    干脆也不理会她,只跟端木青和端木素说说笑笑。

    “青丫头你母亲这两日身子又不好了,我与你父亲打过招呼了,不需她出去应酬,你便跟着你大伯母三婶婶,多见见客,跟那些世家伯母婶婶嫂子们,也多来往来往。”

    老夫人此话一出,荣禧堂的人心下俱是一惊,看向端木青的眼光已然不一样了。

    不看老夫人的态度,单看大小姐的能力已然让人吃惊了,这才多久,就让祖母对她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府里一直传扬着的中馈理家之权要易主了,看来是十有八九的事情了。

    林氏更是纳罕,想不到从来一声不吭的大小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简直就是雷霆手腕。

    “祖母今日是老寿星,那些个应酬的事情有大伯母和三婶婶,我去了反倒是碍手碍脚的,还不如就让我和素儿陪着您,也沾沾您的福气。”

    老夫人自然眉开眼笑,底下的人哪里还能愣着,一派的喜气洋洋。

    正说着,李氏便陪着端宁长公主进来了,屋里头又乌压压多了一圈人。

    端宁长公主是当今圣上的胞姐,地位自然不同一般,但是多年来,跟老夫人关系一向亲厚,是以别人还没来,她便先到了。

    只见她一身青鸟穿云橙红色宫装,华丽的堕马髻,红宝石的头面,端的一身珠光宝气,进门就让人无法忽视。

    两人见过礼,端木紫便立刻上前行礼。

    公主携过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便笑道:“到底是姐姐养出来的人,大小姐好相貌。”

    一屋子的人脸上立刻僵了僵,老夫人更是微微沉了脸,端木紫尴尬不已,好一阵才拉过端木青笑道:“公主可认错人了,这才是姐姐呢!”

    像是想起了什么,端宁公主忙道:“对对对,我说呢!上次皇后娘娘的寿宴我正病着,没去成,后来便听到姐妹们说永定侯府的二小姐,美貌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句话自然是用来掩饰尴尬的,端宁公主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笑着道:“我看姐姐身上这褙子上的福寿双全倒是绣得极好,就是我自小在宫里头也没见到过这样精致的东西,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啊?”

    老夫人这才笑逐颜开,拉着端木青道:“这哪里是外头做的,是我这大孙女亲手做的,这丫头向来不言不语的,倒是一手绣活儿拿得出手,但也只是小孩子的玩意,算不得什么。”

    端宁长公主这倒是真的吃惊了,将端木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正热闹着,外面又有人通报,“德妃娘娘身边的栖霞姑姑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老夫人也不明就里,若是没有记错,自己府上和德妃向来没有什么来往,她位分尊荣,这样的寿宴,大可以不表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