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采薇突然意识到,这里是靠近夫人住的地方,一颗心紧接着便蹦蹦乱跳起来,又想到风暖武功高强,端木青跟过去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自己转身便往文雅轩里去。

    看到她过来,秋恬显然有些讶异,将手里刚刚分好的线放到一边,方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小姐还陪着老夫人么?”

    按下心中汹涌的思潮,采薇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是啊!小姐想着夫人一个人在文雅轩难免冷清寂寞,便让奴婢带了些好吃的吃食过来,这把花是小姐亲自挑的,说是夫人喜欢花花草草。”

    秋恬淡淡一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你去吧!我在这里好得很,你们照顾好小姐就行了。”

    这边采薇心怀忐忑地走出文雅轩,端木青却追了一路,早就不见了风暖和那个影子的踪迹。

    听着从水面上传来的琵琶和笑语,知道在这样大动作的寻找,肯定会引来众人的目光,努力按下心中的不安,整理了下脸上的情绪,便往假山走去,假山后面有个洞,是她小时候经常躲藏的地方,从那里过,很快就可以到水榭了。

    猛然间,一阵大力从背后袭来,接着便是翻天覆地的一阵翻滚,然后便是四面八方的水往自己的四肢百骸涌过来,落水的一瞬间,似乎有个黑影猛然间闪开。

    身体在水里面无处借力,脑子却越发的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文雅轩附近?是对娘亲不利还是对永定侯府不利?

    推自己的人是谁?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是不是跟那个神秘的银面人有关?

    再不能往后想,四面八方的水不停地涌入她的口鼻中,肺里的气都吐完了,再也无法呼吸,可以看到摆动的水草在不远的地方摇摇晃晃,摇晃的频率与自己的身子一样。

    头发从眼前飘过又游走,眼眶被水浸润得有些生疼,涩涩地也不知道有没有流出眼泪。

    可是眼皮却变得沉重起来,好像承载不起水的重量。

    朦胧中,有个白色的身影靠过来,脑袋还来不及思考,就触到一个稳实的胸膛,一条有力的臂膀缠上了自己的腰,然后不知道是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带着自己一直往上游去。

    她看到水泡一排排在自己的身旁窜动,头发在面前聚拢,又散开来,聚拢,再散开。

    然后大堆大堆的空气涌入鼻口,让她立刻呛出一口水来,眼睛却再也睁不开,只觉得累得不行。

    “怎么样?君昊,我妹妹……”是二哥哥的声音,端木青听出他声音里满满的焦急。

    “没事,呛了几口水,一时间闭了气,好好呼吸一下就行了。”一个好听的陌生男生陡然间闯入耳朵里,带着让人舒适愉悦的熨帖感。

    有一双温暖的手将自己的双手叠放在了胸口,然后便覆在自己的手上。

    胃里感到一个强大的力量,陡然间翻江倒海出来,又吐出了几口水,刚才的不适感立刻减轻不少。

    慢慢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双狭长而明亮的凤眼,闪着光芒,长眉微微地蹙着,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带着沉着的气质,身上月白色长衫湿漉漉的,不停往下滴着水。

    “青儿,你醒了?”

    转眼就看到端木赫一双担忧的眼。

    努力扯出一个笑容,端木青微微地点了点头。

    松了一口气,端木赫将端木青拦腰抱起,“青儿,那边没有人看到,这里离易松斋近,先到我那里去,我让我的小厮唤你的丫鬟去给你找衣服过来。”

    端木青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眨了眨眼睛算是答应了,接着便靠在端木赫的怀里闭上了眼。

    从这里到易松斋抄近路没有一会儿便到了,端木赫匆匆忙忙地让一个小厮去通知采薇,自己将她抱进了自己的内室。

    过了好一会儿,采薇和露稀才匆匆忙忙地赶来,看到端木青的样子吓了一跳,顾不得其他,忙着帮她换衣裳,擦头发。

    直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才算收拾好了。

    喝了一大碗姜汤,身上的毛孔都舒爽了,端木青才从内室走出来。

    端木赫见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方才放了心。

    又见一旁的男子,忙介绍道:“青儿,这是韩凌肆,东离大皇子。”

    有转头对韩凌肆道:“这是我二叔的长女,端木青。”

    韩凌肆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声音里却是带着有些玩世不恭的笑意,“大小姐。”

    对于东离大皇子韩凌肆端木青前世不是不知道,只是从来也没有接触过。

    在她的印象中,他似乎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质子形象,西岐皇帝赵邺对他并没有可待,在天京如同其他皇亲一样有自己的宅邸,行动自由,甚至于还拿着皇室的月例,且是不低的月例。

    据说他性格温和,且是个极会享受之人,所以,跟很多世家青年都玩得十分好,这一点倒是跟端木赫相同。

    至于他后来如何了,端木青也不知道,根本就没有人关心这样一个他国送来的质子命运如何。

    想到这里,端木青又忍不住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长眉几乎入鬓,一双狭长的凤眸,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

    两世为人,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韩凌肆是难得一见的美男,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没有见过比他跟好看的男人。

    “端木青谢皇子救命之恩。”无论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命运,都与她无关,此刻他是她的救命恩人,欠下的情,端木赫自然会帮她处理好,只是这一句道谢的话,还是要由她自己说。

    “刚巧路过,大小姐就不必客气了。”摆了摆手,朝端木赫瞥了一眼,“原本是要跟你二哥躲个清静到一边喝酒的,谁知道会遇上你落水,如今你也好了,我们接着去喝酒了。”

    关于落水的事情,端木赫还有许多疑问,只是此刻韩凌肆在,又不好问出口,偏偏这个家伙是最不会看人眉高眼低的,根本不用指望他会知道避开。

    “你们两个送小姐回去,我让小厮去请个太医过来,祖母那里派人去说一声,就在舞墨阁不用出来了,晚些时候我再去看你。”

    端木赫前面一句话是对着采薇和露稀说的,后面一句却是对着端木青。

    浅浅地笑了笑,端木青道:“二哥哥不用担心了,不过是呛了几口水,没什么的。”

    眼见着人一走,端木青立刻严肃了神色往舞墨阁去。

    一进门就看到风暖皱着眉站在屋檐上,好在这个时候人大多都凑到后花园里去了,并没有什么人路过,也就没有人看到她这骇人的姿态。

    “人呢?”直觉告诉她,今天出现在文雅轩的人没有那么简单,端木青也不绕弯子,直接便问风暖。

    “死了。”冷冰冰的两个字从少女的嘴里吐出,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怎么回事?看出什么了没有?”

    风暖摇了摇头,“那人武功虽不见得高明,但是轻功却出奇的高,而且胆子极大,这样的白日里,便一路轻功往城外去了,我追到他的时候已经在城郊了。”

    “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没有,看我追了上去,直接便开打,他不是我的对手,就自刎了。”

    “调虎离山?!”

    闻言,风暖点了点头,“除了这一点,没有别的解释。”

    显然是知晓了端木青落水的事情,“若是我没有猜错,那黑衣人应该是什么人家豢养的死士。”

    “小姐,会不会……”露稀难得的欲言又止,眉眼间却是十分的急切。

    “你是想说齐国公府?”

    神色一阵激动,露稀忙点了点头,“我们最近跟那边斗得厉害,李姨娘几乎要被夺了中馈的权利,有没有可能回齐国公府搬了救兵?”

    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飞快地敲击着,神色却丝毫没有放松,转脸看向采薇,“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采薇十分诚实,“但是我认为是齐国公府的可能性不大。”

    端木青点了点头,露稀却不明白,看着她疑惑的眼,端木青有意指点她们。

    “虽然我们和李姨娘斗得狠,但是这毕竟是内宅妇人们之间的事情,像齐国公那样在朝堂上叱咤的人,不可能搅和到这当中来,这是其一。”

    “虽然我不知道死士是个什么概念,但是既然风暖都觉得那人挺厉害,而且不成功便选择自杀,想来也不是很容易得的东西,朝堂之上瞬息万变,危安有时就在一瞬间,这样的死士应当都用在刀刃上,怎么会用在像小姐这样的深闺女子身上?这是其二。”

    “李姨娘虽然是齐国公府的女儿,但是毕竟是个庶女,且对于像齐国公府这样的人家来说,嫁出去的女儿与娘家的亲厚关系来自于她能够创造的价值,李凝霜到现在还只是永定侯府的一个小妾,生出来的还是个女儿,如今眼看着中馈的权力要被夺走,她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枚弃子,李家没有那么傻,为了她而出头。”

    看到采薇犹犹豫豫地站在一旁,似乎有话要说。

    “有什么话就直说。”

    心下一惊,却直接跪倒在地。

    小寒:书城的时间乱七八糟的,好像总要推迟两三个小时,现在改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在一点左右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