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眉头紧皱,“你发现了什么?”

    思虑再三,采薇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抬起头,直直地看到端木青的眼底,“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夫人是否知道?这些人原本就是出现在文雅轩附近的。”

    闻言,露稀和端木青俱是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采薇此时已经敛下心神,眼神也渐趋平静,“虽然这些年府里头无人提过,但是当时对于夫人带着小姐突然出现,据说府里掀起过好大一场风波。”

    这件事情端木青从来未曾听说过,只知道秋恬是孤女,端木竣跟随祖父奔走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因为战争失散,直到自己两岁才回到永定侯府认祖归宗。

    眼看着端木青阴晴不定的神色,又想到那一晚上的银面人和今天的凶险,便顾不得许多了。

    “我也是从我娘嘴里听说的,但是夫人回府,让原本一心以为自己会扶正的李姨娘欢喜落空,府里便有传言,说夫人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还有说小姐不是侯爷亲生女的言论。”

    “后来在老夫人和侯爷的大力镇压下,才将那些流言都堵住了,府里当时还打发了好些人,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侯爷觉得亏欠了李姨娘,也有些对不起老夫人,便将府里的中馈交给了李姨娘。”

    想不到当年竟然是这样一副情景,端木青有些惊讶,更加惊讶的是,老夫人竟然会帮助她们母女两个。

    想想平日里,老夫人虽然口里不说,但是对于秋恬,显然是没有好感的,平日里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媳妇。

    看到当自己说起老夫人和侯爷一起镇压的时候,端木青的眼睛里有一闪而逝的讶异,采薇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小姐的眼睛跟侯爷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老夫人根本就不怀疑小姐是侯爷的女儿,侯爷却又执意要让夫人坐上正室之位,老夫人不可能任由端木家的骨血流落在外,只好跟侯爷站在同一边。”

    这话说的让端木青又惊又喜,同时还有些无奈。

    惊的是,以秋恬那性子,毫无任何依靠进入永定侯府,几乎是羊入虎口。

    喜的是,母亲也算是得遇良人,到底父亲没有辜负她,一直努力护她一生安稳,在永定侯府过自己愿意过的生活。

    想到这样的命运,谁都不愿意,却不得不依从,又有些无奈。

    晴雨不定的表情,让她们三个人都摸不准端木青心里的想法。

    好一会儿,端木青才开口道:“采薇和风暖跟我去文雅轩,露稀到前面去看着点儿。”

    走出舞墨阁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因为宴会要举行三天,所以前面还是一样的热闹,虽然不少女眷已经走了,但有些和老夫人感情相好的却留了下来打算用过了晚膳才回去。

    秋恬刚放下筷子,见到端木青过来,有淡淡的惊讶,“这个时候怎么不在前头陪着祖母,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灯光下,秋恬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平和,蒙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平白的温暖了许多。

    “天变凉了,娘亲的咳嗽是不是又严重了许多?”

    每年春秋两季,秋恬的咳疾便会加重,这么多年一直这么过来,却偏生不肯延医吃药,谁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

    今日听到采薇的话,让端木青也有些怀疑在秋天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盈盈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端木青,秋恬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你有话跟我说?”

    难道这就是知女莫若母?还是说,其实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很聪明?

    端木青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秋恬了,或者说,其实她从来都没有了解过。

    依依然走到她的旁边,紧靠着她坐下来,将头埋在她消瘦的肩膀上,端木青黯然道:“娘亲还是不肯看病么?就算是为了青儿也不愿意么?”

    感觉到她的身体猛然一颤,端木青接着道:“有时候青儿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娘亲跟别人不一样,我以为娘亲就是喜欢清清静静的,不喜欢别人吵闹,但是娘亲还是喜欢青儿的。”

    “娘亲当然喜欢……”

    像是没有听到她喃喃自语般的话语,端木青接着道:“我以为娘亲会舍不得青儿的,从前我不晓得,可是渐渐的大了,也渐渐地明白,其实娘亲是谁也不喜欢的。”

    “父亲每次来文雅阁,你是淡淡的笑容,我来,你也是淡淡的笑容,就连李姨娘端木紫她们,你也是这样的笑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对你来说,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你不肯看病吃药,不过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愿意再在这个世界上对着我们这些不同面孔相同意义的人。”

    想不到端木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秋恬目瞪口呆,又觉得心痛如刀绞,偏生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眼里的渴求,和深深的期盼,她知道她在等待她的辩驳,可是……

    好一会儿过去了,秋恬只是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想不到自己这样说,秋恬还是沉默,端木青心里顿时觉得失落落的,鼻头一酸,几乎都要落下泪来。

    若是刚才那一番话只是试探秋恬之语,此时却是真的感觉到心痛。

    许多从前没有正视过的事情,现在陡然间全部都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实在是不知道前世的自己过得太自我,还是因为重生,改变了什么。

    可是越是这样,端木青也越发的觉得秋恬的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被隐瞒着,不然,为何连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的一个态度呢!

    但是此时端木青真的没有心情再继续问下去,此刻的她,觉得胸口破了一个洞一般,有什么东西从那里漏下去,漏下去,无边无际,飘飘荡荡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开秋恬的肩膀,端木青从椅子上起身,脸上已经恢复了从前一般的淡然,“夜深了,母亲也早点儿休息吧!女儿先回舞墨阁了。”

    说完便带着风暖和采薇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秋恬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端木青的话落在耳朵里,说不出的疏离和淡漠,自己大概很伤了她的心吧!

    采薇和风暖跟在端木青的身后,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从背后看起来,她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认真看起来,却总觉得透着一股子深深的寂寥。

    空气似乎都变得沉重,有些安慰的话涌到了嘴边,又突然变得苍白无力,到底没有力气说出来。

    还没有走到舞墨阁门口,就看到端木素带着小丫鬟从荣禧堂走过来,看到她很是高兴,露出鲜有的开心的笑容。

    “大姐姐,你去哪儿了?一下午没有看到你,二哥哥说你有些不舒服,可好些了?”

    看到她跟黄氏有些相像的脸,端木青又想起黄氏临死前求自己的情形来。

    心底里的羡慕如同野草一般疯长,那些草根深深地扎进心窝,疼得眼眶发热。

    眼见着端木青的表情不对,端木素忙撇下小丫鬟跑过来,“姐姐你怎么了?可是李姨娘又做了什么?”

    在端木素眼里,端木青终究都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而李凝霜主持中馈这么多年,府里大大小小看她的脸色行事。在她的印象里,端木青完全都不是李氏的对手。

    加之前两日的中毒事件,让她更加担心端木青的安危,颇有些

    飞快地摇了摇头,端木青扯出一个笑容,“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了,想早点儿休息。”

    “姐姐前些日子中的毒只怕还没有清干净,虽然是祖母的寿宴,但是身体重要,还是多休息才是。”

    此时实在是没有心情在磨叽了,端木青点了点头就自己回了屋子。

    将所有人都支开了,悄悄地爬上阁楼,推开小小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寥落的星空,一点两点无比寂寥。

    重生一世,她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她在努力,为着自己在乎的人努力,为前世的仇恨努力。

    让永定侯府逃离被满门抄斩的命运,让端木紫和赵御风为他们的狠心绝情付出代价。

    可是,这一刻,她却不想去想这些事情,因为就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从身体里抽走了什么。

    端木紫、李凝霜、赵御风蓦然间变得有些遥远,眼前挥之不去的是秋恬淡淡的笑容,和那一双永远沉静如水的眸子。

    好像从有记忆开始,她就永远都是那样一副样子,没有真的欢喜的时候,也从未流过眼泪。

    而前世的自己,其实也跟她差不多,无甚悲喜,直到她病逝,莫名的就没有了依仗,没有那个清净安逸的世界,于是便活在自己的怀念里,怀念秋恬,怀念与世无争的日子。

    直到遇到赵御风,那个初遇时如东风一般的男子,将她心里的冰面融化,吹皱一湖清水,学会哭学会笑,学会在乎,也学会怨恨。

    可是现在,她不知道,她和秋恬之间,到底有些什么……

    小寒:为虾米没有亲评论呢?不要告诉我,只有我一个人(仰天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