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退后一步,大大方方行了个礼,“五皇子大驾光临,是永定侯府的荣耀,端木青为先母谢过皇子。”

    说完立刻转头看向采薇,“奉香。”

    这分明是给赵御玄台阶下了。

    只是赵御玄脑袋里还想着此刻站在他身后十分委屈的端木紫,心下犹自愤然。

    赵御风却看得明白,飞快地走过来,拉了拉他的袖子,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得到的声音道:“五哥,外面都是人呢!为这么件小事影响你的形象,不值当。”

    转脸看着,院子里已经走进好些朝中官员,赵御玄果然收敛了颜色,和赵御风一起接过丫鬟子递上来的香,站着拜了三拜,便同往外面去了。

    端木紫愣在原地,尴尬不已。走,太没有面子;留,又没有人为自己出面。

    屋子里的人见到端木青这样强硬的手段,心下早就畏惧了,生怕她会让自己像端木紫一样,在这样的场合下跌脸。

    在端木青再一次扫过全场之后,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吩咐人将帷幕拉起来,端木青扶起一直跪在一旁烧纸钱的端木素,让采薇将她扶到里面去。

    又径自往外面去,找到端木赫和林俞岩,“二哥哥,岩哥哥,这几日来来往往祭奠的人多,娘亲怕吵,哭丧我不希望有那么多人,就我和素儿两个人就够了,而且我想多陪陪娘亲,来来往往的人,还想请哥哥多多照看。”

    刚刚一过来就听说了灵堂里的事情,端木赫和林俞岩此刻见她如此憔悴的样子,虽然有些不舍,却也只能答应。

    于是,前往永定侯府吊丧的人便发现,每有客人到灵堂的时候,就发现那里静悄悄的一片,并听不到震天的哭声,虽然纳闷,但是看永定侯府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表示,便也不好说什么。

    李凝霜原本见端木青这样行事,心里早就冷笑了,在端木紫挨了打之后,便带着她一路去找端木竣了。

    谁知到的端木竣听说之后,脸上平静得有些不正常,只是表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挥手让她们退下去,见状李凝霜心里不由嘀咕。

    但是听到他即刻前往灵堂,又放了心,安安静静地坐在清水轩等消息。

    谁知道来人告诉她,端木青只是跟端木竣说秋恬不喜欢有那么多不相干人吵吵闹闹,他就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去向老夫人解释去了。

    更让人讶异的是,老夫人对于端木青这样的做法也没有表示异议,反而开了自己的小私库拿出银子来让端木竣在原有基础上,再办得体面些。

    这让李凝霜大为光火,原本是想着端木青这样的作为,会让永定侯府在来客面前失了面子,认为永定候府对于侯爷夫人的怠慢。

    但是老夫人这样一来,立刻便让人无法再礼数上做文章,说永定侯府的是非,反而会细细打听缘由,自然也就会认为这是端木青的一片孝心,顺应死者的意愿。

    端木紫也是满心窝火,那日正是热闹的时候,来的人不少,除了五皇子三皇子还有些京城数得上名号的世家公子一同过来了,端木青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了她一巴掌。

    天京不少千金小姐们都在暗地里拿这件事说笑,就算是在丧事的酒席上,看到她过来,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瞧着她偷笑。

    偏偏她又不能不端出孝女的款子来,对着谁都要做出一副既识礼又哀戚的模样,心里恨极也无可奈何。

    为着自己日后的路,又不得不把握住机会,跟着李凝霜应酬来来往往的女客。

    这一日,忙得脚不沾地,正累得慌,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才转过长廊,就听到魏尚书的女儿和礼部侍郎的妹妹两人嘀嘀咕咕地窃笑着,隐隐听到耳光,五皇子之类。

    心里又急又气,却又不能上前理论,她虽然年轻,却也知道流言这东西你越是想要阻止,越是流传得厉害,唯有不理会它,过上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眼看着她们走远了,端木紫才气呼呼地在廊椅上坐下,伸长了脚休息。

    “紫儿,你怎么在这里?叫我好找。”

    端木紫一看,竟然是外祖家的表哥李彦定。

    原本对于这李彦定她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因为从小她就知道这个表哥垂涎于自己的美色,只是对于他,她心里还是有些瞧不上眼的。

    李彦定从开春就跟着三表哥李彦邦去了西北,快一年都没有见了,不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心里也没有平时见到他那样不耐烦。

    加上这几日为了那天的事情,来和她说话的人都少了,李彦定过来,正好满足了她被人捧着的感觉。

    霎时间便露出一副亦喜亦嗔的情态来,“你怎么来了?一走就是大半年,连个消息都没有,我在这里受尽了委屈,也不见你过来给我打抱不平。”

    一回到天京,他便想要来看端木紫,谁知道听到母亲说起永定侯府的事情,想不到端木紫竟然受了她那个木讷姐姐的闲气,难免好奇。

    今日来到永定侯府吊丧,又听到说端木青当着宾客的面给了端木紫一个耳光,心下更是骇然,然后便是满腔的愤怒。

    此刻又见到自己从小放在心尖儿上疼着的人如此委屈的模样,一颗心几乎都要化掉了。

    闻言立刻走上前去,坐到她旁边,有些神秘道:“她那样嚣张,不就是因为她是嫡出大小姐,你是姨娘生的么!”

    一听这话,端木紫脸上顿时不好看了,生平最讨厌的便是有人说她是庶女,端木青是嫡女了。

    李彦定怎么会不知道,还没等她发火便接着道:“如今那秋恬已经死了,你父亲岂不是又没有了妻子么?”

    端木紫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让父亲将我娘扶正?”

    随即又迟疑道:“这可能么?”

    李彦定笑道:“你也不想想,你父亲不过四十不到的年纪,难道不会再娶?可是如今已经有两位妻子过世了,难免会有人传出他克妻的名声,那好一些的人家会把女儿嫁过来么?差一些的,你们永定侯府只怕也瞧不上。”

    “如此高不成低不就……”听到这话,端木紫也露出笑容来,“只是这事儿还得有人提才好,而且还得要让父亲非将我娘扶正不可。”

    “这事儿你放心,我保管你得偿所愿。”李彦定拍了拍胸脯,十分自信。

    端木紫狐疑地眯了眯眼睛,“你这话可当真?莫不是哄我的吧!”

    “不成功我绝不来见你。”

    听他说出这句话,端木紫才算是放了心,一想到等到李凝霜扶正了之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女,又有娘亲正室的位子,哪里还需要将端木青放在眼里。

    一瞬间心情便好了起来,眼底里都盛满了笑意。

    李彦定原本就痴迷于端木紫的美色,此刻见到她这样甜美的笑容,哪有不心动的道理,三魂立刻飞掉了其二。

    心里便踌躇满志起来,又想到等到事情成了,端木紫感激他的表情。

    对于这长廊上发生的事情,端木青一无所知。

    每一天,她都安安静静地坐在灵堂的后面,不理会任何人,就单给秋恬烧纸钱,偶尔想起从前的事情,也只是默默地垂泪。

    端木素跟在她的身边,知晓她心里的苦处,又想起黄氏过世的时候,原本不是特别多的泪水也会汹涌起来。

    采薇一开始就得了端木青的命令,始终都在照看着端木素,眼见着她的样子不对,立刻便让人来将她扶到后房去休息。

    风暖犹如一尊菩萨一般站在屏风旁边,将灵堂前面的人堵在外面,任是谁也不能进来。

    刚开始还有个和李凝霜交好的妇人想要替她叫叫板,还没靠近屏风就被风暖一脚踹到了外面。

    端木赫和林俞岩立刻上前作揖不迭,说是端木青思母过甚,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也不要任何人陪伴,永定侯府特意请了个人来保护,一个不小心以为她是什么歹人,才出手无状。

    那妇人被踢了一脚,几乎没去半条命,偏偏永定侯府非要将这件事情解释为不小心,又得罪不起这样的人家,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被抬了回家。

    从此后哪里还有人敢到后面去看上两眼,再者,那秋恬又从来不跟天京的贵女们打交道,谁会愿意为了一个毫无交情的女人挨上一下子。

    是以这停灵以来,端木青守在后面倒是无比的清净,根本不用考虑乱七八糟的凡尘俗事。

    这一日,前头匆匆忙忙地跑进一个小厮来,看到端木赫便忙道:“快快,二少爷,快带着大小姐四小姐到前头去接旨,宫里头有圣旨下来了。”

    端木青和端木素相视一眼,都不知道这时候是什么圣旨下来了。

    端木赫问起小厮,小厮说来得急,也不知道,几个人只好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下,便一同往前厅去迎接圣旨。

    小寒:我就是想要上个新书关注,容易么我,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