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怎么来了?”

    端木青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地走过去,伸手拎了拎登上的酒壶,复又放下来,“怎么喝了这么多?”

    终于有了一丝玄月升了上来,端木竣像是没有听到端木青的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月亮。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却是夏天,她静静地站在水边,一身白色的衣服,当时我十分苦闷,一个人喝闷酒练剑,回头看到她,像是突然间走出来的仙子一样。”

    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个样子,或许是喝醉了,又或许是想起了什么,端木青干脆不开口,只是静静地坐着。

    “她真是不喜欢说话,总是淡淡的笑着,我有时候也不知道她是不喜欢说,还是不屑于说。

    但是不管是那一种,总之她比较喜欢那个样子吧!所以我也从来都不逼她,由着她用她喜欢的方式生活。

    可是我没有想到,直到最后,她离开还是没有跟我说什么,我陪她吃完晚饭,她淡淡地笑着送我出门,我觉得跟平时不一样,她似乎有些开心,我问了一句,她却说没有什么,只是让我小心路上滑,虽然不知道,但我还是高兴的。

    谁知道,天一亮,就有人来告诉我她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

    想不到父亲也有着跟自己一样的感觉,想不到他也在怀疑他在母亲心中的地位。

    这样的父亲,端木青觉得很陌生,在她的眼里,父亲总是一副谨遵中庸之道的儒生模样。

    就算是知道他曾经上过战场,也无法想象他拿长枪利剑的模样,就算是知道他曾和大伯一起,支撑起他们这一脉不断,也无法想象他拿着算盘谋财为利的样子。

    他的女人不多,却也并不是只有一个,跟天京大部分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一样,先有孙氏,还有三个姨娘,李氏,刘氏和死去的钱氏。

    孙氏去世之后,过了一年,就有了秋恬这个夫人,就算如今秋恬已经去了,他还是有两个女人。

    端木青从来也不认为端木竣会有满腔的柔情,直到听到采薇说起的过去的事情,可是到底也是听说的,此刻却是确确实实地看到父亲的感情,却有些沉重的让人不敢正视。

    她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前世自己明明一意孤行地破坏了他所有努力维系起来的关系,可是因为自己对赵御风的死心塌地,而答应让她嫁过去。

    就算是他无法抛弃整个家庭,依旧努力保持中立,却始终都不曾放弃自己,甚至于在最后知道皇帝的心意之后,故意公开跟自己断绝父女关系。

    归根结底是因为爱,因为他对秋恬的爱,因为他对自己的爱。

    端木青的眼角湿润了,重生以来,她一直都没有哭过,直到秋恬过世,但是眼泪很听话,在出殡之后就乖乖地呆在眼底,从来不自作主张,可是这一次,却偏偏的又开始失控。

    采薇和露稀回来了,提在手里的灯笼泛着淡淡的暖意。

    端木青走上前,接过两人手里的东西,轻声道:“你们回去吧!我陪侯爷单独坐一会儿。”

    看到她和端木竣两人感情好,采薇和露稀显然是喜闻乐见的,嗳了一声,便立刻匆匆忙忙地走了。

    把灯笼挂在亭子里,端木青盘膝而坐,一把断纹琴平放膝头,“爹爹舞剑,青儿为你抚琴可好?”

    记忆中最美好的一个场景是她十岁那年的生辰,她第一次搬进舞墨阁,脸上虽然淡淡的,但是心里却是开心的,秋恬牵着她的手,从这一间屋子逛到那一间,两个人都不说话。

    后来逛得累了,就在小小的后院里歇息,秋恬就用这把琴弹奏《雨霖铃》,端木竣从外面进来,刚好见到这一幕,解下墙壁上装饰用的剑,就飞身落到院子中央,舞动起来。

    那个时候她只觉得岁月静好,母亲弹琴的样子娴静安然,父亲舞剑身子飘然如鸿,没有一丝吵闹,也容不下别的声音。

    细想之下,从现在开始推算,不过是两年半以前的事情,可是对于此刻的端木青来说却是太遥远了。

    心里天马行空的乱想着,手指却灵活地在琴弦上拨动,没有任何的考虑,《雨霖铃》的旋律就飞扬出来。

    端木竣神色一怔,但是随即便施展开来,这一刻和前世开始重叠,两个人都忘记了所有后来发生的事情,似乎手指上的力气,手腕上的气劲,都是由回忆里的那些温情在操纵。

    夜,越发的浓了,不知道是一开始天上就有厚厚的云层,还是后来慢慢地飘过来的,就连那一点点的玄月也没有了踪影,天地之间就只有挂在亭角的一站八角宫灯,发出淡淡的光晕。

    冬夜的风吹过,有一种刺人骨髓的凛冽,端木青的手指渐渐僵硬,曲调也渐渐凝缓,好像停滞不前的哽咽,原本就哀婉的曲调越发的惆怅入骨。

    端木竣渐渐地停了下来,走到端木青身边,伸手覆盖住她的手背。

    曲声骤然停止,端木青抬眼看向他,在灯光下看到一双水光闪闪的眼睛。

    将她身上的琴拿开,端木竣坐在女儿身边,伸手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眼睛看着黑暗的远方,轻轻地叹了口气。

    “青儿,你是不是觉得爹爹很没用?”

    不知为何他会这么说,端木青不知应该如何接口。

    他却自顾自地道:“我知道,我向来是优柔寡断的,从前有大哥在,家族里的所有事情都挑在他的肩头,什么事情都有他挡着,面对族人对我们家的排挤和觊觎,他用他天才般的商业头脑,将我们家从宗谱里划出,独树一帜。

    面对国家动荡,他口若悬河,说服父亲倾全家之力支持陛下夺位。又发挥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军事才能,带领西岐跟东离对抗,才让西岐有了现在的规模。

    可是他却是那样护着我,知道我不喜欢争,不喜欢斗,便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就连他遇上那次泥石流之前写给我的那封信上还说,如今天下已太平,端木家的荣耀也足够了,他想要去过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让我安安心心地承袭永定候的爵位,不用争名夺利,保持中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我没有想到大哥会因为一场泥石流而殒命,他留给我的担子我就算是不能挑也要挑也要挑起来,这个家是他用命挣来的,我的安稳人生也是他给的,所以,无论如何我必须要以家庭安危为重,你明白么?”

    端木青不知道大伯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说不出的惊讶和崇敬,又有些遗憾,若是他还在世,也许父亲不会像如今这样的生活。

    “爹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端木青才开口,“把李姨娘扶正吧!”

    端木竣没有说话,搂在她肩膀上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过了好久,久到端木青以为他没有听到,却突然间又听到他叹了一口气,“你觉得委屈么?”

    “爹爹不会让我委屈的是么?”从前她不确定,但是此刻她知道,父亲软弱下的坚持。

    终于浮起淡淡的笑意,端木竣紧了紧她肩膀上的手,“不会。”

    父女两相视而笑,从跟秋恬冷战开始就失去的方向在这一刻又开始明朗,似乎靠着端木竣的肩膀的时候,也找到了她可以依靠的港湾,父亲,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他说,他必须要将大伯留下来的家给扛起来,需要隐忍,那么她帮他,却不想用他的方式。

    采薇和露稀等在舞墨阁的门口,快到三更才看到端木竣打着灯笼扶着端木青过来,两人又是欢喜又是安慰,就算是李凝霜被扶正了,小姐应该也不会受太多委屈的吧!

    日子像是流水般过去,很快就到了二十四小年的日子,端木青一大早便爬了起来,带着两人往荣禧堂去。

    自从秋恬过世之后,端木青越发的喜欢往荣禧堂跑了,老夫人大概是因为看到端木青没有了母亲的缘故,对她越来越喜欢,有时候一日不见,还会打发人过来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凝霜也越发的规矩了,行事不肯错了一步,见到人都是笑脸盈盈的,端木青见到她不像从前一般冷淡,也不像后来那样相对,反而客气起来。

    倒是让她感到十分称心,心下暗想着这端木青也不过是个纸老虎,如今眼见着她要上位了,再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一到荣禧堂,秦姨娘就笑道:“大小姐定然是长着一副狗鼻子,老远就闻到了我昨儿晚上熬到现在的八珍粳米粥。”

    端木青也不客气,笑嘻嘻道:“秦姨奶奶好生小气,每次有好东西都是偷偷给祖母做,生怕我瞧见了。”

    老夫人刚好梳洗完出静房,听到这话,笑呵呵道:“从前总觉得她是个闷葫芦,拿针戳着也蹦不出一句话,如今看来,原来分明是个猴儿。”

    这边热闹着分粥,李凝霜和林氏周氏在门口碰着一起走了进来,笑吟吟道:“怪不得侯爷吩咐我一大早过来姨母这里,原来是有好吃的呀!”

    显然林氏和周氏对于一大早来这里做什么都不太清楚,眼中老夫人的眼角却扫过端木青。

    ~~~~~~~~~~~~~

    我是可爱的存稿箱,小寒此时不在,大家有木有什么想说的呀?告诉小箱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