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却笑吟吟地走上去扶着老夫人在椅子上坐下,又亲自端着粥碗,吹得不烫了,端到她面前。

    把汤匙递给了老夫人方才转脸看向李姨娘,“今儿是小年,父亲让姨娘这么早过来,自然是有好事了。”

    老夫人见端木青如此言笑晏晏的样子,心下越发的怜惜了。

    端木紫带着端木碧一同过来,见到大家都在很是吃了一惊,但是立刻便收敛了神色,笑朝着老夫人行礼,“祖母起的好早,倒是我来迟了。”

    外面下着小雪,端木紫一件银狐小袄,毛茸茸的衬得一张脸越发的红润透亮,头上一支红宝石莲花玲珑簪熠熠生辉。

    老夫人笑道:“今日打扮倒是俏得紧,年轻人就该这样,身上的小袄和头上的簪子都是极好的,我瞧着应该是内贡的吧!”

    听老夫人这话,端木紫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脸上却带着矜持的笑容,“这都是外祖母给的,皇后娘娘的特意寻了几块上好的银狐皮到齐国公府,外祖母便赏了一块给我,又见簪子年轻透亮,索性一并给了我了。”

    老夫人眼中有一丝冷然闪过,脸上却犹自带着亲切的笑容,拉过端木青的手对端木紫道:“你姐姐倒是个不会打扮的,天天这样素净,我看惯了她这个样子,陡然间看到你,只觉得满屋子都亮了。”

    还不等端木紫答话,便吩咐了紫鸢,“去,把我那个白玉响铃簪拿过来给大小姐。”

    端木青正要推辞,老夫人却已经摆手,笑道:“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当年太后和我都还年轻时,关系不错,我们一起打了一对,一人一支,她那支给了端宁公主,我这支便给你吧!”

    众人一听这话,暗暗咂舌,这还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虽然不是金贵的材料,但是这跟先太后共有的,就是有银子那也是买不到的。

    “可……”

    还想要说什么,却又一次被打断了话头。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现在你虽是在孝中,但这只簪子是银质的,镶得白玉,不算是违例制。”

    原本听到那簪子的来历,端木紫只是暗暗恼恨,老夫人竟莫名待她这样好。

    现在听到这话,立刻脸涨得通红,端木青在孝中,她又怎么不在?

    只是大表哥在西北立了大功,齐国公府得了好些封赏,这银狐皮和宝石簪子表姐妹们都没有,她如何不欢喜。

    想着端木青事事凭着身份压自己一头,这才得意忘形带了出来。

    此刻只觉得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红得耀眼的簪子上头,似乎烫得头皮都有些发疼。

    “母亲也真是为难大小姐了,大小姐向来对二嫂孝顺,这是阖府都知道的,这都快两个月了,我看大小姐穿的衣裳不是白色就是靛青,让人看着就觉心酸。”

    周氏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又向来厌恶端木紫和李凝霜,自然是怎么恶心怎么来了。

    偏偏在明面上李凝霜是个妾,她是三房的正室夫人,她是长辈,端木紫是晚辈,不可能跟她对着来。

    眼见着差不多了,老夫人把碗一推,正色道:“行了,今儿一大早老二叫你们来也是为了一件事情我要宣布。”

    整个荣禧堂顿时鸦雀无声,安静地等待着老夫人接下来要说的话。

    “如今已近年关,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多不胜数,二夫人如今已经去了,作为永定侯府,先前虽然夫人不打走动,但毕竟在那个位子上,我们家不比得别人,这样的事情是随意不得的。”

    “但是此时老二还在孝中,且如今孩子们也大了,不适宜再娶,李姨娘管理府中中馈也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意思是,便在家里将李姨娘扶正了,也不必大操大办。”

    老夫人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宣布今天晚上一起吃小年夜饭一样,可是落在众人耳朵里却是各有想法。

    相对来说,林氏的表情比较平静,从那道圣旨开始,皇后就一直在给李凝霜体面,加上齐国公府的大公子跟朱玄国达成协议的消息传来,这个决定是迟早的事情。

    端木紫母女两个自然是心愿得偿,只是不能大操大办未免有些失落,可是这个消息放出来,齐国公府和皇后娘娘那里还能不让人知道么?

    想到这里,又将那一份失落抛到九霄云外了。

    看不得她们得意的样子,周氏脸上未免有些不好看,只是此时不是她所能够置喙的,这点她倒是清楚,也就什么都没有说。

    老夫人见大家都没有异议,便道:“后天就是好日子,我和侯爷领着你和孩子们到祠堂去,刚好苍哥儿明后两天也就回来了。”

    苍哥儿指的是端木青的大哥,端木苍,因为一直都在落阳关镇守,除了年关进京述职,其他都在外面不回来。

    就连上次秋恬过世,也都因为那边突发的事件回不来。

    端木苍是永定侯府这一辈的老大,长子长孙,很得老夫人的喜欢,而且早在十五岁那年便已经奏请了皇帝,请封为世子。

    从荣禧堂出来,端木青就偷偷带着露稀去了练霞居。

    此时的练霞居正是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店铺的货架上也多是一些大红色为主的喜庆服饰。

    她过去的时候,水三娘正在跟账房对账,忙得鬓发都乱了。

    端木青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她才看到,直埋怨伙计没有通报。

    径直进了后院上了二楼,端木青开口便问:“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水三娘笑道:“大小姐放心,那几位倒都挺好说话,且我们这里又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地方,也不是让她们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大家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会不好?况且算起来,大小姐也算是她们的恩人。”

    满意地点了点头,端木青指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她怎么样了?”

    “这可是个甜姐儿,不说话的时候,只觉得是个美丽的花瓶,跟你说起话来,还真是没有办法不喜欢。”水三娘笑得欢快。

    沉吟了一下,端木青笑道:“后天晚上春满堂我有朋友要去,不如让她去给我说上两段?”

    “这……”水三娘一听就犹豫了,她本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如今抛头露面的打开门做生意也是不得已,但是让自己手上的人去给别人说书,这样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的。

    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端木青笑道:“你不要想岔了,我对她没有恶意,也不会让她失了姑娘的脸面,你好好安排就是了。”

    说着又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水三娘如此一听,方才放下了心,道:“大小姐早告诉我不就是了,又怎么会让我心生误会?”

    “对了,大小姐要不要去见见她们?”水三娘走到门口,忽又折回来问道。

    笑着摇了摇头,端木青道:“我既然说了不会叫她们为难,就不会见她们,她们只要知道自己是我们练霞居的人的就行了。”

    水三娘退下去,打发人往春满堂去,便又折了回来。

    “这个月的盈利怎么样?加起来现在可以动用的银子有多少?”

    一听这话,水三娘吃了一惊,“大小姐这是要……”

    “我想抽调一万两银子,可以办得到么?”

    听到说是一万两,水三娘就知道端木青是量体裁衣,对练霞居的盈利情况十分了解才开的口。

    “可以,”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且这铺子本来就是端木青的,她也犯不着心疼肉痛的,“但是需要几天的时间。”

    笑颜盈盈地看着水三娘,端木青的语气里带了些戏谑,“三娘倒是个精明能干的。”

    水三娘顿时脸上绯红一片,面上露出羞赧的神色来,讪讪道“只有一点点,两三天就收的回来。”

    “你放印子钱我也不反对,只要你能够确定收得回来,且不为练霞居带来麻烦,自己能够掌控,我再无他话。”

    “实在是两个孩子可怜。”

    经过这半年来的接触,水三娘也知道端木青的为人,尽管有时候觉得她没有什么话,但是却不是那为了利益没有良知的人。

    此刻她说不管自己放印子钱,也是因为知道自己的难处罢了。

    “你跟安定伯府的关系我并不关心,只是劝你一句,你就算是想要为两个儿子好,也得要想想怎样是为他们好。”

    说着就飞快地转了话题,“那你三天之内给我准备好一万两银票,三天之后我再过来。”

    第二天永定侯府上下一片热闹的样子,因为家里多事,端木苍连日赶路,预计今天傍晚就回得来。

    老夫人满心欢喜,吩咐上上下下的人打起精神来欢迎端木苍。

    但其实在端木青心里头,端木苍对自己好像一直都不太喜欢,相对来说,他跟喜欢的是端木紫。

    从前见到自己,要不就是出言讽刺,要不就是故意刁难。

    有时候想想,身为大哥的他很多时候倒不如端木赫的沉稳。

    所以对于这个还没到,就惹得全家上下鸡犬不宁的大哥,她确实是没有什么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