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苍在未时末就赶回来了,众人陪着老夫人正在闲话着等待,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接着就听到他在喊着祖母。

    老夫人喜出望外,忙迎接了出去,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的男子就神采奕奕地跑了过来。

    “瞧你,别人一年稳重似一年,你倒永远长不大的半大小子似的,”虽是嗔怪的语气,可是里头的欢喜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住的。

    “您看起来精神还好,近来天气冷得很,你吃得如何?睡得可好?早些时候听说您睡不安稳,如今可大好了?”

    还是和端木青印象中的一样,大哥似乎对祖母总有这么多的话说。

    老夫人自然是满心欢心,不断地答好。

    端木紫站在一旁,闻言抿嘴一笑,“大哥关心祖母,也该进去坐下来慢慢说才是,一群人站在风口里说什么热心的话。”

    “紫儿出落得越发好看了,”端木苍看到端木紫也是满脸的笑,“翻过年可就十三了。”

    众人说说笑笑便簇拥着老夫人和端木苍两个人复又进屋。

    坐下之后,端木苍才发现紧靠着老夫人坐着的女子。

    黛色的衣衫在花团锦簇的年关时节显得过于素净,头饰一律都是素银制的,两朵绢花也白色的栀子。

    脸上粉黛不施,一双大大的杏眼却如水般沉静,眸子亮光闪闪,犹如寒星,此刻脸上带着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笑容,安静地坐在那里。

    愣了一愣之后,端木苍才想起来,这个少女是端木青,那个跟她母亲一样冷清的妹妹。

    见端木苍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端木青起身微微行了个礼,“大哥。”

    也没有多的话,依旧安静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显然对他回家并没有很大的热情。

    对此,端木苍也不讶异,这个性情倨傲的妹妹,若非看到他,他也很难想起。

    从小,他对她就十分看不顺眼,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好像对谁都不屑一顾,偏偏二弟也不知道怎么了,偏对她另眼相待。

    可惜无论怎样对她好,她也总是那个样子,丝毫不为所动,她就是一个从内到外的冷血的女子。

    这边说了好半天的话,端木赫才匆匆忙忙赶了来,连朝服都没有换。

    只是到底性子温和些,就算是许久没见,也并未失礼,先进来给老夫人行了礼问了安,方才与哥哥见过。

    端木苍哪里顾得了这么多,一掌便拍在了端木赫的肩头,“好小子,越来越有那些个文官的派头了,可见这京里的散官是做不得的。”

    这话说的分明就僭越了,老夫人脸色一变,又见这里都是自家人,到底没忍心责怪,只故意沉了脸,“这话也是由得你瞎说的?那散官之所以有,就自然有它的价值,这是圣祖爷定下的,岂容你置喙?”

    从小生活在老夫人膝下,端木苍岂会看不出来她这是舍不得责怪自己,心里也生怕她为自己操心,;立刻便嘻嘻笑了。

    “知道了,我这不过就是这样随意抱怨了两句,反正是在自己家里嘛!”

    不等自己祖母开口便又转向端木赫,“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在一块吃饭,明天中午我们哥儿俩去烟雨楼如何?”

    谁知道对方却摇了摇头,“明天中午不行,我和青儿约好了陪四妹妹一起去静宁寺。”

    因为跟她走得近,端木赫连带着对她一直护着的端木素也十分爱护。

    端木苍却皱了眉,视线不由地落在那个黛色的身影上。

    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这事儿我知道,赫哥儿已经跟我说过了,素丫头也是想要尽尽孝心,那黄氏到底是她生母,半年的忌日,也该去一趟。”

    浅浅地笑着应了句是,端木青又轻声道:“这件事情我也跟三婶婶说过了。”

    周氏忙点头,又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是呢!我也抽不出时间陪着去,好在有青儿,如今素儿跟着她,有些我想不到的,她倒是能够照顾得到。”

    原本是一句客套话,老夫人却想起端木青如今跟端木素一样,都是死了亲娘的,不由得又觉得她可怜。

    又想到自从丧礼过后,她越发的小心孝顺,心里也微微泛酸。

    伸手搂过端木青,和蔼笑道:“青丫头行事稳重大方,照顾年幼的妹妹也是应当,又难得她跟素丫头合得来,两人在一处倒也热闹些。”

    其他人犹可,唯有端木紫和端木赫两人脸色有些不对劲。

    自从秋恬过身之后,老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端木青越来越好了,眼看着娘亲都要扶正了,却还是对自己越来越疏离,端木紫百思不得其解。

    端木赫却是奇怪众人对端木青的态度。

    从前似乎除了紫儿和二弟,几乎都没有什么人跟她来往的,怎么过了一年回来,大家突然跟她亲热的感觉。

    心底又想到过世的秋恬,顿时又觉得有了解释,或许是因为大家疼惜她如今没有了娘的缘故,又怕李姨娘扶正了会让她不好过。

    端木竣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到晚膳的时候了。

    老夫人抱怨道:“儿子多久回来一趟,你倒好,好像完全不在意一般,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连忙向母亲赔过罪方才转脸看向自己的大儿子,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这个儿子从小就不在自己身边养着,自顾自地形成了他豪放不羁的性格。

    眼看翻过年头就二十的人了,却还不肯定心成家,倒是白白地将端木赫耽误在那里。

    可是,不管这个儿子多么的不羁,心底里对他到底还是觉得亏欠,只是自己作为父亲,一直这样这么多年了,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煽情的话来。

    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端木竣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只说了一句:“回来就好。”

    坐在老夫人身旁的端木青清楚地看到端木苍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浅得让人难以发觉。

    若不是前世自己也曾那样隐忍着自己的期待,或许她也不会发现这一点吧!

    前世,每当她守在门前,等到了晚归的赵御风,而他却告诉她,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要去谁谁谁的屋子里,她也会有这样落寞眼神。

    将心比心,大哥他也是想要来自于父母的爱吧!

    用过晚膳,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外面的风吹得有些冷。

    端木苍看着送端木青回去的弟弟的身影,忍不住皱了眉头,“二弟跟大妹妹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端木紫撅了嘴,“二哥不是一向对大姐姐好么?”

    “怎么?不开心了?”

    在端木苍的眼里,这个从小爱笑爱闹还爱跟在自己后面的紫儿才算是真的妹妹,从小感情好,她这个语气,端木苍自然听得出她是不高兴了,不由觉得好笑。

    伸手挽了端木苍的胳膊,端木紫的语气带着些撒娇的味道,“才不会,我有大哥哥,大哥哥对我好就行了。”

    “你呀!”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愉悦道,“走,我给你瞧好东西去。”

    “不是都送过礼物了么?”端木紫讶异道。

    “那不是每个人都送了么?我单独留了些好东西给你。”端木苍神神秘秘道。

    心情瞬间大好,虽然端木赫更喜欢端木青,可是毕竟大哥只喜欢自己,而且二哥已经过继到大房了,多少隔着层关系,哪有端木苍来得亲。

    “二哥哥,过两天帮我一个忙可好?”静静地走在端木赫旁边,端木青轻声开口。

    她当然看得出来他突然间提出送自己回去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感觉没有那么孤单罢了,既然他有这个心,她又怎么会拒绝。

    “什么事情?说得这么认真?总不会叫我给你谋个一官半职吧?”

    难得他如此口吻,端木青抿了嘴笑,“这官职我倒是不稀罕,二哥哥若是真想我开心,给我捞座金山来如何?”

    “那我还是把你扮作小子,给你谋个九品芝麻官吧!”

    端木青也撑不住笑了,若是这样的话是出自端木苍之口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一样温文尔雅的端木赫说出来却是更加的好笑了。

    “到底什么事情啊?”

    看到她笑了,端木赫也松了一口气,端木苍回来,所有人都盯着大哥,偏偏大哥一向看她不顺眼,怕她心里难免失落,才想方设法逗她开心。

    “我想入股万庄银楼。”

    “什么?”端木赫简直以为他听错了话,停下脚步诧异的看着她。

    端木青也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他,路旁的灯光照在她的眼里,闪闪发光。

    “我说我想入股万庄银楼。”

    “怎么突然想到这一茬,是没有银子用么?还是你遇上什么麻烦事情了?二叔不是给了你一间铺子了么?”

    就知道避免不了这一番口舌,但是她之所以要入股万庄银楼,是因为她知道万庄银楼来了一个新的掌柜刘永。

    前世就是这个刘永原本濒临破产的万庄银楼做到西岐最大的银商,因为得到他的支持,赵御玄反而成了赵御风最大的对手。

    只是这话如何能够对端木赫说得?

    谢谢梦兰亲的月票,小寒一定会努力哒!╭(╯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