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两个人同时回过神,十分有默契的一个人抬头,一个人低首。

    似乎世界突然间一片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喂……你一个姑娘家哪里惹来的仇人?下这么狠的手?”还是韩凌肆先开口,却又带上了他语气里特有的懒洋洋和漫不经心。

    可是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语调,却立刻瓦解了刚才的尴尬,“我一个姑娘家,哪里会有什么仇人,倒是你,大皇子,整天无所事事,哪里来的仇人?会下这样的狠手?”

    “你……”今天好心帮她,竟然还被她反污蔑了一把,“那现在我们两个人都出去,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看谁死得快。”

    “你真是好笑,经过这么一遭,谁还会认为我不是你一伙的?我又是个弱女子,自然拿我比较好开刀啊!”

    “只怕你自己心里有数那群人是冲着谁来的吧!”

    掐了掐时间,端木青懒得理他,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一般,立刻就听到端木赫的唤她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韩凌肆敏锐地扑捉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了然,顿时暗生恼恨,感情这个丫头片子是早就算计好的,知道端木赫这个时候会来找她。

    此时惊动了人,外面自然不会再有危险,端木青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腰,“喂,我们可以上去了吧!”

    韩凌肆勾了勾唇,突然想要戏弄戏弄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捏了她的下巴,颇有些欣赏味道的看着她的脸,“有本事你自己上去啊!”

    “堂堂东离大皇子,不至于这样为难一个女人吧?”

    “我不介意。”

    看他那老神在在的神情,端木青真的不怀疑,他会真的为难自己不上去,心里不由暗骂,这是什么男人啊!

    可是此刻再不上去,等到端木赫带着人走近了再一起上去,指不定会让人想出什么来了。

    难道要向他服软?才刚冒出这样的念头,立刻就被自己否决了,当然不行。

    正纠结间,突然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根长藤,心下一喜,狠狠地扫过尺寸之距的男人。

    韩凌肆原本正在想着这个小丫头片子会怎样像自己求饶,却突然感觉到她射过来的视线,竟然带着狠意,立刻心生警觉。

    端木青飞快地拔下自己头上的银簪,直剌剌地刺向男人的胸膛,韩凌肆心下一凛,伸手就拍向面前的女子。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端木青接着他一拍之力,脚下朝着土体一点,便飞身跃出,立刻伸手抓住了长藤。

    等韩凌肆回过神,才发现她正双手抓着树藤,脚蹬在山体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是她使诈,就连那个眼神也是算计好的。

    端木赫的这个妹妹果然不简单,能够伪装到连眼神都让人难辨却还这样年轻的人,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心头不知道从哪里萌生出一丝兴趣,韩凌肆飞身上了坡顶,瞧了瞧那根长藤的顶端,正绕在一颗三人粗的大树上。

    唇角勾起一丝笑容,韩凌肆伸手微微运劲就将长藤给掐断了,瞬间,端木青的命运就抓在自己的这一头上。

    下面的端木青同样感觉到手上的长藤时松时紧,还没等她探明白,就看到上面韩凌肆的手里正拽着另一头长藤,笑得有些欠扁地看着她。

    “你……”

    “我怎么了?”

    端木青真心无语了,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个跟女子计较的男人。

    “青儿,你在哪里?”

    吊在藤条上,端木青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到如同天籁梵音的端木赫的声音。

    “飞远,你妹妹在这儿。”却是那韩凌肆的回答。

    等到端木赫感到的时候,就刚好看到自己的好友正费力的将自己的妹妹从小悬崖的下方拉上来。

    “这是怎么回事?”飞快地奔过来,将端木青扶上来。

    “我刚巧路过这里,就听到呼救声,没想到是你们家妹子,原来是掉到下面去了,还好这里有树藤,才将她给拉了上来。”韩凌肆一贯的语调,让熟悉他的端木赫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会有假。

    此时他也顾不得琢磨他说的话了,立刻上上下下地打量端木青,“青儿你没事吧?摔伤哪里没有?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端木青被端木赫采薇露稀团团围着检查,一眼就瞥到那边清清爽爽好整以暇的男人。

    在低头看看自己,白色的披风上面已经满是黄泥,就连头发也都散了两缕,胡乱地落在肩头。

    “我没事,就是想出来透透气,谁知道走着走着就迷了路,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端木青此时也只好顺着他的说法,睁着眼睛说瞎话。

    再三确定端木青没有事情之后,端木赫才有心思跟韩凌肆说话,“君昊怎么在这里?”

    “谁跟你一样的,有这个要陪,那个要护的,”韩凌肆斜倚在一棵竹子上,“早就跟你说了一起来这里讨梅花露,你却一直推三阻四的,没有办法,我只好一个人来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端木赫笑道:“确实是这几日朝中家里的事情都比较多,走不开,是我不对,对了,你的露呢?”

    韩凌肆一脸的懊恼,指着刚才端木青爬上来的地方,“掉下去了。”

    他的瓶子什么时候掉下去了?端木青不有狐疑,跟着端木赫一同往前一看,果然看到那白瓷葫芦在底下碎成了好几块。

    “这……”谁都知道这露价值几何,虽然他们俩关系好,可是毕竟是有价难求的东西,到底心里还是有歉意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露我赔不了你,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赔给你绝无二话。”

    听到这话,韩凌肆立刻来了兴趣,挑了挑眉,眨着眼睛看着端木赫,“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么?”

    一人笑脸盈盈,另一个却立刻皱紧了眉头,“昂,你真是不死不休啊!”

    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点头,“算了,给你就给你好了。”

    韩凌肆立刻爆发出了放肆的笑声,就连采薇和露稀都皱紧了眉头,虽然不知道二少爷答应了给他什么,但是看二少爷的样子也知道,必定是他本身也十分喜爱的。

    她们小丫头不读书,却也知道君子不夺人所好,这个堂堂的东离大皇子竟然还不知道这一点。

    一起回去的时候,端木青忍不住寻了个机会,瞧瞧问起,“你到底要我二哥的什么东西?”

    韩凌肆眨了眨眼,“你二哥可是个真君子,那傲云剑说送给我就送给我了。”

    “你!”端木青自然知道那傲云剑的来历,那是先帝送给当今圣上,当今圣上又送给了她大伯端木靖的,端木赫过继到了大房,这把剑自然就成了他的了。

    心里有气,却说不出来,更加想不到端木赫竟然为着这么一件事情就依照诺言将傲云剑送给了韩凌肆。

    看到她气恼的神色,韩凌肆忍不住心情大好,又悄悄在她耳边补上一句,“空云大师的露,味道真是不错。”

    心下猛然一惊,转脸去看他,就见他一副欠扁的样子砸着舌,“就是一口气喝上七两未免也太浪费了。”

    这一次不等她说话,就飞快地跑向了端木赫,“飞远,我们过几天去清墨轩选几方好砚吧!”

    那边聊得欢畅,这边却是乌云密布,就连采薇露稀和端木素都察觉到端木青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

    这是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愤怒的端木青。

    回到永定侯府,府里上下就已经在开始准备李姨娘扶正的事情了,端木青径直走到端木竣的书房。

    见到女儿过来,端木竣显然是十分讶异的,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这一次不管不顾地进来,想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端木竣本来正在跟幕僚谈事情,听到女儿来,就立刻让那幕僚退到了后边的房间里。

    视线范围之内没有人,端木青就不管了,开门见山就道:“我今天来找爹爹就是为了明天李姨娘扶正的事情。”

    端木竣带着和蔼的笑容,“青儿,你有什么意见就直接说。”

    “爹爹要将李姨娘扶正,原本就是我跟爹爹提的,自然也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落爹爹的面子去反对,只是有一件事情我要爹爹务必答应。”

    说的这样郑重,端木竣也收敛了神色,正色道:“你说。”

    “不管怎样,我不允许她住到文雅轩去。”

    原来是为这件事情,端木竣松了一口气,原本就担心将李姨娘扶正,这孩子受委屈,此刻听到她这样的要求,只觉得有些心酸。

    叹了口气,端木竣扶着她的肩膀,用和缓的语气道:“你放心,我原本就没有打算让她住到文雅轩去。”

    端木青这才露出一个笑容来,“那青儿就不打扰爹爹了,先行告退。”

    “好了,这件事情你不想参与就不要参与了,快要过年了,今年我想让你祖母带着你一块入宫贺岁,你好好休息。”

    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了,也就不在意,只是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到隔在内室和外室只见的屏风上。

    小寒:明天就双休啦!亲们玩得愉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