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李姨娘晋升为夫人的仪式如同老夫人的安排一般,简单不张扬。

    端木苍带着端木青端木紫端木碧恭恭敬敬行礼,然后就是下面的丫鬟婆子们行跪礼,认真地喊上一句“夫人”,也就算是从此确定了她在侯府的位置。

    相对于对秋恬的祭奠,端木苍显然对于李姨娘的上位更加的认真,想来也是因为端木紫的缘故吧!

    这些端木青都不想要理会,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将万庄银楼的事情交给端木赫,让采薇陪着他一起到练霞居去取银子。

    采薇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一个小丫鬟跑过来说,有客人来了府上,请她去后花园坐。

    今天天气十分暖和,坐在花园里晒太阳确实是一件十分舒心的事情。

    也不知道会是谁这样郑重其事的说要见她,端木青换过衣服就带露稀去了。

    早上的霜刚刚融化,长青的叶子泛着晶莹的水光,风吹过,在大太阳底下,倒也不觉得冷。

    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身穿蓝色云翔符蝠纹锦衫的男子坐在太阳底下的软椅上,安静悠闲地喝着茶。

    在他旁边,一个淡粉色宫装少女言笑晏晏。

    “九皇子和八公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端木青盈盈上前,行了个大礼。

    馥甄公主不过八九岁的样子,看到端木青有些讶异道:“你怎么穿得这样素净?眼看着都快要过年了,母后说这个时候就应该喜气洋洋的才是。”

    微微欠了身,端木青带着淡淡的笑意,“家母过世不久,臣女尚在热孝中。”

    闻言,馥甄吐了吐舌头,带着十分的歉意,“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起话来十分随和,并没有身为皇室公主的傲慢,时时处处透露着小女孩子的天真烂漫,倒是十分难得。

    不知道是因为德妃娘娘对她的宠爱,养成了这样的性格,还是因为天性如此,就是皇宫也没有办法改变她。

    “没事,”端木青笑着摇头,又看了一圈花园的景色,“公主若是觉得无聊,倒是可以去找我四妹妹玩,她正好与公主年龄相仿,只是她身体一向不好,这样的冷天很少在外面走动。”

    “是吗?那太好了,你这么漂亮,你妹妹肯定也是个美人。”

    还没等端木青说话,她就径自对露稀说道:“你们家四小姐住在哪里?你带我去好不好?”

    此时采薇不在,端木青身边就只有她一个人,露稀不由面露踟蹰。

    “公主让你去,你就好好带路,可得好好仔细着。”

    听到这句话,露稀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馥甄的丫鬟们一起簇拥着她往舞墨阁去了。

    如今外人已经走了,端木青也懒得跟他绕弯子,直接便开口道:“不知道九皇子今日来找我可是因为昨天的几支箭失了准?”

    想到过今天见到她会发生的几种情况,但是却还真是没有想到她会直接提出这一桩,不由脸上变了颜色。

    只是如今已经坐到了这里,断然没有被唬住的道理,再说这事情到底还没有说清楚,自己断断不能立刻便交了底,只好暂且跟她打着太极。

    “大小姐这是什么话,我想这当中只怕是有什么误会。”

    听到这一句,端木青冷冷一笑,登时放下茶杯,站起来转身就走。

    赵御鸿也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今年已经十六岁的他已经开始在朝中走动,什么样老奸巨猾的人他也算是见过。

    也参与过一些谈判,态度强硬的也有,可到底他是天之骄子,西岐不管是谁,也都会给他面子,何曾有人这样一言不爽,掉头就走的。

    心下也不由又羞又恼,偏偏他自己心里清楚,绝对不能就这样让她走了,最终还是只能够妥协,拉下脸面,“大小姐留步,赵御鸿今日来找小姐是有正经事情要谈的。”

    “我想我的所作所为已经足够清楚明白的表示了我的立场了,也可以表明我的态度了,我只喜欢交明明白白的朋友,今日一见,只怕九皇子与我并非一路人。”

    端木青的声音冷若冰霜,平白的给这冬天又添上了一层寒意。

    说到底还是要他承认昨天放冷箭的是他罢了,只是这一承认,也就承认了自己是认识那拈花大师的。

    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他不承认就不是真的,至少眼前的这个少女是知道的,就算不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也有七七八八了。

    “我并非要否认,只是不知道大小姐是如何确定昨日是我。”

    这才转过脸,只是脸上毫无表情,端木青淡淡道:“我昨天在那老僧身上放了千里香,凡半个时辰以内,靠近他半丈之内的人都会沾染到此香的味道,三日不散。”

    赵御鸿忍不住举起袖子闻了闻,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早上馥甄说他身上香香的,他还以为是她随口开玩笑的。

    “你早知道我就在那里?”

    这个少女心思缜密,早就算好了他就在那里,还故意一个人前往,只怕连他会赶尽杀绝也都算计好了,所以她才可以如此毫发无伤地站在他面前。

    此时再看端木青,赵御赵御鸿有些不敢相信她就只有十二岁。

    端木青却没有回答,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在默认。

    走到端木青面前,赵御鸿认真做了个揖,“昨天是我的不对,在这里,我向大小姐赔礼道歉。”

    这才露出笑容来,端木青又转身坐在了座位上,将冷茶倒在一旁的花根底下,给自己续了杯水。

    此刻才是谈事的时候,赵御鸿在对面坐下,“只是我一直很奇怪,实在是不明白大小姐为何要帮我呢?”

    这样的问题不知道以后还要面对多少,端木青心底里叹了口气,总不能说是因为她前世被赵御风害惨了,今生来找他报仇的吧!

    “九皇子怎么想都可以,或者你也可以解释为有缘,我只在乎结果,原因我想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根本就不重要。”端木青神色淡淡,好像在说什么小事一般。

    赵御鸿却蹙了眉,在深宫生活多年,又在朝中打滚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危险,什么样的人能够掌控,他虽不能说全然掌握了,却也能自诩了解了不少。

    最怕遇到的就是没有所求,找不到行事原因的人。

    “既然大小姐不愿意透入,那么你这样帮我,我该那什么来回报大小姐呢?”

    端木青清楚的知道他的心思,也知道这样的怀疑确实是不可少的。

    “既然九皇子愿意跟我如此爽快的交谈,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其实我不过是一个深闺女子,所求也不多,只是想着略尽我微薄的力量,帮着九皇子提醒一下您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不过是想要高攀个朋友罢了。”

    赵御鸿眸中亮光一闪,她这话是在暗示什么吗?

    端木青蓦然间又正色道,“只是我希望九皇子能够明白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只与我端木青相干,跟永定候府没有关系,若是九皇子会错了意就不大好了。”

    永定侯府原本就是各大势力争取的对象,端木青对他蓦然间青目相待,他还以为是永定候的示意。

    原本看她小小一个女子竟然敢掺和到皇族大事之中,心中以为是有了永定侯府的支持,心里已经是佩服了。

    此刻听起来,似乎这都是她一个人的作为,不由得他不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子,心里却慢慢滴怀疑起来,她的年纪摆在那里,这些事情她是如何得知的?

    “才听得人说九皇子驾临,我与妹妹找了半晌没有看到,还以为是传错了,没想到竟然已经在花园里了。”

    爽朗的男生从不远处传来,端木青和赵御鸿一转脸就看到一身朱红色长袍的端木苍和真碧色八幅裙的端木紫站在一起。

    尽管端木苍向来行事不羁,但是该有的礼数却是十分的周到,恭恭敬敬地上前行了礼。

    眼角却忍不住瞟向坐在那里气定神闲喝茶的女子,他的妹妹。

    赵御鸿又岂是笨人,端木苍对端木紫的亲昵,和对端木青的视而不见,一一落在眼底,虽然心里纳闷,却只当一件事放在心底就好。

    “一直知道永定侯府的后花园景色宜人,今日太阳又好,所以就直接过来了。”赵御鸿说这话神色淡定,丝毫没有窘迫。

    端木紫忍不住撇了嘴,这大冬天的,就算是再好看的花园也没有什么景色吧!

    本来正在闲云阁热闹地置办东西,接受那些小丫鬟们的孝敬,蓦然听到九皇子来访的消息,便急匆匆地往荣禧堂去了。

    谁知道赵御鸿却并没有去荣禧堂,却遇上端木苍,同样奇怪,转了一圈,才发现他竟然跟端木青在这里喝茶。

    心里又想起夏天那一次,赵御鸿看端木青的眼神,不由心里妒火大胜,实在是想不明白,堂堂的九皇子怎么会这样看不明白美丑。

    她和端木青两个人站在一起,不是瞎子就能够看得出来谁更优秀。

    偏偏此刻她和大哥在给皇子行礼的时候,她还不可一世的坐在那里喝茶!

    心里一激动,嘴里的话就毫不客气了。

    小箱子:我是可爱的小箱子,小寒说周末要发奋码字存稿,大家有啥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